XJP40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九大组局习近平不搞论资排辈?》有麻州的网友提问如果十九大不沿袭“七上八上”,是否意味着王歧山连任,李克强驾空,新常委会内江派甚至团派一个都没有?

笔者不久前已经在 专栏为文《十九大王歧山可能出任党中央副主席?》,介绍了如今已经贵为党内“九千岁”的王歧山已经是真真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文中引述了一位台湾政评人士的观点:习近平志大才疏,色厉内荏,而王岐山足智多谋、精明干练、通晓术数,没有王岐山扶佐,习近平寸步难行,更不用说对敌“庆亲王”了。王岐山之于习近平,就象赵高之于秦二世;魏忠贤之于明熹宗。笔者本人则在另外一篇文章《习近平十六岁那年即已经和歧山大哥“苟富贵毋相忘”了》中把习近平和王歧山之前的私人情谊类同为中国历史上的陈胜和吴广。

习近平和王歧山当然不相信更不愿意自己会是秦二世和赵高的下场,但被中共教科书奉为农民起义军英雄的陈胜和吴广的下场他们更不愿意与之类比。

王歧山之于魏忠贤,除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一点相像,更相像的还有王歧山的中纪委在中共党内早就被人类比为当年魏忠贤把持的东厂和锦衣卫。

而王歧山与魏忠贤最大的不同则是对皇上的态度。历史教科书记载:魏忠贤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人们“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

如今的王歧山则不是,他领导下的当代“锦衣卫”所做的一切真的不是为了王歧山个人,而是对当今圣上”庆丰帝“习近平的“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使然。

当年陈胜自封为楚王后,一度封吴广为代理王,笔者因此联想到在十九大上有可能恢复党主席制的习近平也不是没有可能利令智昏,一不做二不休,就只安排一个副主席,交给近半年世纪前即已经和他睡在一张土坑上相拥取暖的王歧山去坐。

笔者的上篇文章中已经提示过: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几个月,海外中西文媒体就开始了所谓新科政治局常委“大竞猜”游戏,无论猜中猜错还是猜得八九不离十的,都是把整个政治局常委的产生过程描述得既复杂又曲折,即恐怖又血腥,不但跌荡起伏,而且惊心动魄,不但杀机四伏,而且险象环生,但事实上不但远没有那么复杂,而且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就象中国小学一年级和美国小学三年级的算术题一样简单。

至于今年晚些时候就会在十九届一中全会上正式公布出来的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会组成人选,习近平已经有了腹案是毫无疑问的。或许有这样一种可能,无论是王歧山本人还是习近平那里,本来并没有做十九大召开时已经六十有九的王歧山再连任一届的打算,反到是因为外界媒体纯属主观臆测的忽悠文章和评论给习近平提了个醒,也把王歧山撩拨得“退意全无“。当然,也不排除是习近平,更可能是王歧山本人暗示外界媒体为他的十九大连任做舆论铺垫。

当然,王歧山是否能够在十九大上留任,甚或出任党中央副主席兼任中纪委书记一说,笔者本人的信息来源也不过是”(中南)海内传闻“而已。

按照已经开过的十八大和十七大的筹备先例,在党内干部会议上为新一届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走一个“党内民主推荐”的过场,都是发生在该“大”召开的当年五月份。如此说来,习近平本人就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会的组成人选以及他本人是否在已经把“核心”地位“合法”化了的前提下一不做二不休,趁热打铁,一鼓作气,干脆自封党主席,都还是有可能在五月之后产生变数的。

假如五月份的“党内民主推荐”会上无论怎么暗示,提醒,呼应拥戴王歧山连任的与会者只有小猫三两只,届时无论习近平做何打算,王歧山本人很可能就“高风亮节”了。

假如习近平在恢复党主席制的问题上多少还有些犹豫,或者说江泽民和胡锦涛等党内元老都不置可否令习近平举棋不定,但五月份的党内民主推荐会上以栗战书和李鸿忠为代表的一大票“拥核派(拥戴核心派)”直接在会场上“发难”,甚至假借“民意、党心”声称如果习近平总书记不象毛主席一样也当主席,自己治下的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绝不答应,他习近平自然就会“顺应党心、民意”,假惺惺地说一句“无论是当总书记还是当党的主席,都是毛主席说的‘人民的勤务员’”……。于是,全场起立,在习近平的带领下齐声高歌《满怀激情迎九大》。这是习近平和栗战书、李鸿忠、王歧山,当然还有李克强等“文革一代“当年最喜欢的革命歌曲,深深的”无产阶级革命烙印“决定了他们这批人即使患了老年痴呆症,即使已经认不得爹娘,认不出子女,也还会清清楚楚记得“长江滚滚向东方,葵花朵朵向太阳。满怀激情迎“九大”,迎“九大”,我们放声来歌唱,我们放声来歌唱……“

对这首歌李克强肯定和习近平、王歧山等人一样至今“满怀激情”,但无论是激情何等高涨,喜迎而来的十九大上虽然留任他的可能性远远大于让他干满一届就走人的可能性,但他中共执政史上最弱势的一届总理,比李鹏更为弱势的一届总理的标签已经没能可能被去掉。

笔者曾在《习近平正在以国家主席的名义弱化国务院总理》一文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中南海里的红孩子”之一习近平被内部确定为这个政权的领导核心接班人之后,第一要务就是到他“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升起的地方”韶山朝圣上香、祭鬼拜神之余的“肺腑之言”竟然还能令在场听众不由得联想起文革初杨成武著名文章《大树特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绝对权威》的内容。事后由“毛家红烧肉”饭馆老板娘在“毛左”誓师大会上传达的习近平总书记“最新指示”的内容是:“‘毛泽东’这个名字是最响亮、最有震憾力的。因为毛泽东有一颗太阳的心”;“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韶山的骄傲,湖南的骄傲,全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大好局面……”。

此言一出,感动得左派文人和毛家遗少们个个泪流满面,口口声声“大家从习近平总书记身上感受到了毛主席那样自信大度的风采,领悟到了毛主席当年发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战略意义。我们也越来越切实地感受到,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甚至用“共产党的中央政权终于重新回到我们自己人手中”、“事实已经证明习近平同志是毛主席的合格接班人”这样的语言来欢呼和称颂。

事实上的口口声声“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习主席)”的习近平上台几年以来,不但师法毛泽东师法得有模有样,而且从个人集权的角度已经令毛泽东在地下发出了“这小子居然比我更擅权”的感慨。

之所以说习近平比毛泽东更擅权,最重要的表现就是他习近平对李克强手中行政权力的挤压和侵占是当年毛泽东从未对周恩来使用过的。相比较而言,当年的毛泽东对周恩来的恩威并施,收放自如。较多的时候都是放手让周恩来独挡一面,以至当年的周恩来在党、政,乃至军队行使指挥和调度的权限是邓小平时代开始后没有任何一届国务院总理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毛泽东生前对周恩来一直有一定程度的提防是毫无疑问的,但他对周恩来的放心使用,是习近平没有师法到李春强身上的?原因为何?与其说习近平大权独揽,小权也不敢分散是他“事必躬亲”的行事风格,不如说是因为他完全没有不怕被推翻,不担心被取代的毛泽东的政治底气!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