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王林-赵薇王林到底还是死了。正如著名作家十年砍柴数十天之前的神预言,他没有来得及被正义审判,便匆匆驾鹤西游。一代大师,给人世间留下的,不仅仅是唏嘘和叹惋,更多带走的是达官显贵们不可言语且重重包裹着的神秘世界。

王林的故事,已经有众多媒体做了披露——上个世纪90年代末,湖南著名相声演员奇志与大兵的代表作品《办班》,也对横行中华大地的各类气功大师,作了极尽能事的讽刺。然而,王林最终还是被打扮成一代大师,成为众多达官显贵的座上客,成为众多商贾英豪竞相追逐和热捧的偶像。个中缘由,无疑是非常复杂的。但说到底,还是因为有着共同的利益。如果不是为了追逐一个共同的利益,谁又会真的相信这个世界几十米外能戳死人,脸盆里面能变蛇诸如此类的大笑话呢?

由此,我想到了美国著名学者孔飞力的名著《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本书主要说的是浙江德清县的一位农民因痛恨侄子对其虐待,想求助当地石匠在修桥的时候,在立桩之时将有其侄子名字的符粘在桩子上,希望每次的捶打能消磨他的侄子的灵魂精气,但石匠不但没有答应农夫的请求,反而将农夫告到县衙门,因为石匠害怕农夫正在做一些罪恶的勾当而牵连自己,农夫希望石匠做的事便是民间所说的“叫魂”。之后,对这一妖术的恐惧突然在中国爆发。从大清帝国最富庶的江南发端,沿着运河和长江北上西行,迅速地席卷了大半个中国。愚夫愚妇们受这种妖术恐惧的支配相信妖术师可以通过人的发辫,衣物,甚至姓名来盗取其灵魂为自己服务,而灵魂被盗者则会立刻死亡。从春天到秋天的大半年时间里,整个帝国都被这妖术恐惧动员起来。小民百姓忙着寻找对抗妖术、自我保护的方法,各级官员穷追缉流窜各地频频作案的“妖人”,而身居庙堂的乾隆皇帝则寝食不安,力图弄清叫魂恐惧背后的凶险阴谋,并不断发出谕旨指挥全国的搜捕。

孔飞力写作此书的目的,就是为了揭示一个统治集团在到达所谓的盛世之时,内心所暗藏的种种恐惧和不安。虽然时间过去了200多年,当代的达官显贵政商名流们的心理状况却并没有多大好转,他们整日与气功大师们厮混在一起,同样就是为了消灭内心的恐惧和不安。因此,他们往往会被一些看上去非常可笑的杂耍所迷惑,进而相信气功大师们可以帮助他们克服疾病,消灾解难。

遗憾的是,王林既非大师,也没有妖术。剥开他的真面目,其实就是一个老泼皮——雇凶杀人、私藏枪支、非法行医、诈骗等等,无一不是流氓行径。然而,究竟又是谁在帮助这么一个老泼皮一路走到今天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谎言。当王林向世人撒向一个谎之后,就必须要用另外一个谎来遮掩,另一个谎遮掩不住的时候,只能再继续撒更大的谎。而那些选择相信他的达官显贵们,实际上就是被一个接一个的谎言所笼罩与欺骗,或许他们当中某一些人心里也清楚这一切是假的,但如果不选择继续相信下去,就是和其他人为敌。至于首富马某,影星赵某,主持大腕李某之类也选择相信,那不过是为了捧王林背后金主的臭脚。说来说去,王林大师的本质就是达官与商贾之间勾连的一座桥梁。在王林的身上,达官可以寻求一种心灵上的平衡与安慰,商贾则通过王林搭上达官手里权力的顺风车谋取个人私利。

说到底,在当代中国,绝大多数人是没有接近政治权力机会的。但由于中国多年来的传统,政治权力的掌控者,往往对民间一些有着所谓特殊能力的大师怀有一种天然好感和信任。因此,一些完全上不了台面的江湖术士被底层官员包装打扮,成为有特殊能力的大师,进而成为媚上的工具——王林如果不是一开始首先便给当地底层官员带来巨大好处,我相信,他肯定不会走的这么远。

从上个世纪80年代至今,大师这个称谓自从被气功练习者们滥用之后,变得一文不值了,甚至如今还成了“耻辱”的代名词,实在让人既可气又可笑。与传销、庞氏骗局、电信诈骗等等诸多中国式骗局一样,气功骗局今后仍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存在。中国要消灭这些骗局,不仅仅是要提高国人的智商以及文化水准,更重要的是规范权力运行,让民主与法治深入执政者的内心深处,不要再让江湖术士的胡言乱语蒙蔽了双眼。

2017年2月11日于株洲家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