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丁仲礼先生,您到底是什么人?

Share on Google+
柴靜

柴靜(public domain) Photo: RFA

前两天写了篇评论柴静採访丁仲礼先生的小文,为柴静打抱不平。今天在天涯论坛上看到一枚长帖,题目是《号外!!柴静严厉批判中科院副院长丁仲礼!!谁给柴静的底气》,阅毕绝望。主帖尚好,虽然歪曲柴静的观点,但还没有直接的人身攻击。跟帖就惨不忍睹了,无数花样翻新的咒骂、侮辱,霉烂下流到无法引用。这是人类历史上未曾经见过的大堕落,任何最高级的形容词都无法描述它的肮髒。谓予不信,可以打几个关键词“天涯 柴静 丁仲礼”,自己去看吧。有人说都是些“五毛”,我不信五毛有这么多,为柴静说公道话的人这么少。而且,这个採访是旧闻,为何重新炒热?有网友想明白了:柴静对丁仲礼的採访,当时没多少人声讨,为什么现在一通狠骂,不过是因为《穹顶之下》的缘故罢了。有网友说这个长帖是个粪坑,我认为粪坑至少要乾淨一百倍。排泄物是五穀之轮迴,自然现象,而这是个污秽到极点的心灵的地狱!过去骂人,最厉害的就是骂“畜生”,但没有哪一种畜生会肮髒到如此程度。据说柴静销声匿迹了。我想,任何一位有尊严的人,尤其是女性,是无法与这个肮髒的人间地狱共处的。一个国度,倘若肮髒到这种程度,环境污染加上心灵毒化,什么人才能在其中有尊严地生活呢!

丁仲礼

丁仲礼院士质问柴静:难道中国人不是人吗?(视频截图)

在我的经历中,还没见过哪一个犯了弥天大罪的人遭受过这样的羣辱。而柴静之罪,却是为了爱她的同胞,不忍她的同胞们生活在雾霾中。

最蛮不讲理的是,他们所恶毒咒骂的,是柴静在採访中根本没说过的“去工业化”、“私有化”,还有——“中国每年要花1万亿元购买碳排放权”。这句话是谁说的?是丁仲礼先生。他很会说话,一开口就是“假如”:“假如告诉你,中国今后从2020年以后,每年花一万亿人民币去买二氧化碳排放权,你会怎么想,你觉得公平不公平?”而且,这不光是他说的,也是他计算的,怎么就变成柴静的罪状了呢?某网友终于发现了一位持异议者,感叹道:“国观现在基本变成了大便集中营,居然只有你这一个不同意楼主的帖子!”认真读下去,头脑清醒又不说下流话的还是有几个。一个网名叫“浩子儿”的先引用了楼主开篇的一句话:“柴静的立场:中国人不该享有西方人同样的碳排放权。”然后写道:“——这个所谓的柴静立场是楼主这样的人总结的吧?人家明明只是说为何中国碳排放这么多,污染这么重,你却跟我们说西方国家有也有排放啊,为啥中国不能排放,西方才多少个人啊,算人均我们没有他们高呢!所以得出结论:我们就是应该排放。那么,为何政府现在要节能减排呢?楼主这样的人何不去问问政府:难道中国人不是人吗?为啥政府要节能减排?呵呵,真是一群疯子!”

还有一位清醒者叫skyteethtpc,一针见血:“什么狗屁砖家,表面上坚决捍卫中国的污染权,其实不过是利益集团的走狗。雾霾正是贪官奸商利益集团一手制造的,因为他们为了牟取暴利,肆意践踏环保法律法规。暴利到手,他们就全家移民美国,留下老百姓在雾霾中挣扎。柴静揭露了他们,于是他们就出动走狗,疯子一样拼命造谣诬蔑攻击柴静。……骂着骂着,才发现雾霾红色警戒了,自己成了忠心看守狗肉馆的狗。”

再回过头来说说丁先生——这位用一大串专业术语、数字来欺负柴静因而大受追捧的科学院士。关于那个“每年1万亿”,丁先生说的是一个“假如”,把他的“假如”说完整了应该是这样的:假如中国不节能减排,假如不严格执法,假如继续纵容废气超标排放,再假如中国政府签订了有关的最苛刻的国际协定,那么,根据他自己的推算,从2020年开始,每年要花1万亿人民币向节能减排优秀的国家购买二氧化碳排放权。稍加思索,丁先生这一系列“假如”毫无现实的可能性,仅仅是个“假如”。我也想提一个“假如”:假如丁先生真的为我们十几亿人争来了他认为公平合理的“人均累计排放权”,那么,雾霾毒水的浓度将会翻几番!我想请丁先生再计算计算,到那时这块名叫中国的土地上还会有多少人类存在?

几年前,柴静曾悲愤地说过这样一段话:“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30年你们拼命毁文化,后30年你们拼命毁物质。夜以继日地挖取地下资源贱卖掉,强拆地面的民房,污染河流空气,用高税负和低工资榨乾百姓,我们的子孙没有了生存资源。你们的子孙移民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唯恐不及。”

丁仲礼先生不仅是地质学家,还是科学院副院长、全国人大常委、政协委员、民盟副主席等等,上网一查就知道了。位高权重。只是猜不透他的心思。丁先生极富煽动性,信口就把“污染总额限定”、“碳排放权交易”这些行之有效但需要略加解释的方法简化为一个“中国每年花1万亿”。于是,爱国贼们便搥胸顿足,义愤填膺了。真实的情形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弦易张,国际社会就要中国出钱购买超出分配额的排污权。中国政府会自掏腰包吗?当然不会,百分之一百二十会按照同样的原则把这笔钱分派给那些超标排放的违法企业。“如果”有些太烂的企业拿不出这笔钱,就自动破产,不需要中国政府再去动用强制手段。这样一来,国人最痛恨的那些杀人企业就被国际协议解决了。这岂不大快人心!写到此,于是也想问一句:丁仲礼先生,您不是希望中国人永远生活在毒气毒水之中吗?您到底是什么人?

来源:RFA

阅读次数:1,1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