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的朋友W先生是某私募基金的操盘手,规模不大,1个亿的样子——当然,最初的规模其实是很小的,只有几百万。但就是这最初的几百万,带给他第一桶金。那么,这是一桶什么样的金呢?原来,他在2005年初,挖掘了一个以房地产为主业的股票,名字叫香江控股。当时,这个股票真的非常熊。2005年7月曾经创下过2元的最低股价,然后再经过2年的折腾,到了2007年初,也不过四五块钱。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房地产业是正是从2007年开始,有了一波疯狂的上涨。但这种上涨,是事后涨上来大家才感觉到的,在当时,显然不可能会有人想到房价竟会冲到九霄云外上面去。所以,W先生把好不容易募集的六百万资金全部投入到香江控股上面,是需要超人的胆量和气魄的,绝大多数的操盘手都做不到。对此,W先生对我做了详细解释。

解释的结果,让我一下子信服。因为W先生对香江控股这个企业做了地毯式的调研,无论当时的主营收入,还是历史经营数据。无论公司日常经营,还是公司未来前景。无论董事长翟美卿的个人传奇故事,还是售楼部小姐的工作细节……可以这么说,假如出一张有关香江控股基本面的考试卷,翟美卿女士还不一定考得过W先生——我和翟董事长是微博互粉的博友,翟董事长业余生活很丰富多彩,尤其酷爱国画,记得曾经晒过一幅牡丹图,引来网友们的交口称赞。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至少从对企业的关注度来说,W先生超过了翟女士。

后来的走势,有目共睹。香江控股从2007年的2月份开始,走上了漫漫牛涂。先是轻松破6元,然后7元、8元,10元、18元、28元,最后于2007年9月26日创下了33.8元的历史最高纪录。当然,W先生并没有抛在最高点,他不是神仙,只有神仙才可以抛在最高点,但也很不错,28元的位置,他花了好几天功夫全部清了仓。六百万投入,在没有使用任何杠杠的情况下,经过两年多时间,变成三千七百万,翻了整整六倍。不要说股神巴菲特,即使被誉为过去100年最牛逼的股市天才利弗莫尔,也肯定自叹不如。

这样成绩的取得,首先当然归功于他能耐得住寂寞,毕竟,2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中国股市向来以波动剧烈著称,剧烈的波动往往带来巨大的差价,这种差价诱惑着每一个正在参与的投资者。W先生死守香江控股,不管外界多么的风云变幻,的确需要非凡的定力。当然,这种定力必须建立在对企业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上。如果对企业不够了解,如果对企业的经营漠不关心,如果不时时刻刻关注企业的发展状况,恐怕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就会对继续持股的信心产生动摇。那么,你很可能就会中途下车,最后的成功便离你远去。

故事说到这里,应该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股神”养成记。然而,现实往往更具有戏剧性。虽然香江控股如期涨到了33.8的最高位,但之后,却跟随大盘开始大幅下跌。这个时候,W先生心中的热血开始沸腾了,无论香江控股的经营业绩以及未来发展目标,还是翟美卿董事长个人经营能力,在他看来,都足以支撑30元到40元一线的股价。于是,在香江控股跌破18元大关之后,他重新进行了吸纳。虽然,出于谨慎考虑,他吸纳的并不太多,但之后连续的破位和下跌,又逼得他不断进行补仓。结果到最后,他投入近两千万才罢休。而这个时候,香江控股最低又回到了2元的价格,他过去2年的利润,仅仅几个月时间,吐回了一大半。真可谓前一日上天堂,后一日下地狱。

虽然,后来的香江控股重新涨了上去,但再也见不到当年的辉煌,最高也只摸到13元,之后便开始了漫漫横盘之路。现在,最新的价格不过3.88元。

这就是说,W先生在过去的八年时间里,虽然用抗战精神支撑对香江控股继续持有的信念,但他毕竟没有赚到钱,相反,白白浪费了八年的宝贵时间。如果不是剩余的那笔钱在另外一只股票上又捞了一大把,恐怕他早就被客户们抛弃。但不管怎样,一个原本可以进教科书的操作案例,被他玩失败,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这个故事带给人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在这个案例中,W先生犯了一个大多数人都非常容易犯的错误,那就是当我们持有一个企业较长时间,并且获得很好的回报后,往往会产生一个错觉,好像我们了解它的前生今世,好像它就是我们自己的儿女,所以,就应该无条件的信任它,支持它。哪怕中途发生了意外,或者出现了不利消息。我们都不自觉的,有意识的忽略。其实,在过去几年,房地产经过几年快速发展,明显产生了巨大泡沫,但W先生仗着自己对企业的了解,试图用不断的补仓来平衡、坚定自己的判断,结果这种对企业已经扭曲了的“忠诚”,最终害了自己。

心理学上将这种现象称为禀赋效应。当人们拥有一件东西后会倾向于比用有前对其的评价更高。中国古人对此也有一个经典的称谓,即“敝帚自珍”。

说到底,我们就是要时刻警惕“屁股决定脑袋”。在投资上面,这样的悲剧,实在是太多太多。W先生故事还算是好的,至少,他只是把一个完美的案例操作的不那么完美。更多的人,自以为对某某项目非常了解,投了小钱之后,发现大有潜力可挖,于是倾其所有,结果因为种种原因,血本无归。还有些人,看到某某投资公司宣传年利息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甚至百分之五十六十,起初,当然是不信的,试着投一两万,发现,居然真是那么回事,于是五万、八万,十万、二十万的投了进去。结果,自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我们在投资上面,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三思再三思。最保险的仍然是,在信息搜集的时候,不仅仅要搜集正面信息,同时要搜集更多的负面信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有意无意的关注正面信息,一旦谁要是总说负面信息,就会被厌恶,被怀疑是否心理不健康,不阳光。但事实上,有时候,恰恰就是负面信息才能够纠正你认识事物的偏差,才能够有效避免“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发生。

2017年3月2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