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字诂林 古文字诂林1

这本2000年12月首版首印的《古文字诂林》第2 册,扉页上是恩师王元化先生的题签:“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惠存”,此书显然是王先生赠送给交大人文学院的,那么,怎么会在我手上的呢?

先说一下此书是何以到达王先生手里的。

八十年代中期,华师大中文系古文字教授李玲璞(笔名李圃)主编的《古文字诂林》,因无经费难以为继,反映给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成员之一的王元化先生,王先生打报告后该项目获得了拨款。

《古文字诂林》每册整理出版后,他们都会送一本给王先生。封面上古文字诂林是王先生手迹。

先生生前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或私人或机构的赠书,这些书有些转赠给来访者,有些存放在上海图书馆工作室。2001年春,王先生打算将存放在上图工作室的图书全部转赠给交大人文学院,他所题签的这本是让我带给时任交大人文学院院长胡某的。

王先生为什么打算赠书给交大人文学院呢?

2000年我从香港返回上海之后,王先生竭力主张我到大学去任教,他希望我一心做学问,我答应之后,开始打听哪间大学值得去。

六十年代毕业于华师大中文系的学长王明光其时正在交大人文学院任系主任,他听张生说我想进入大学任教后,热心邀请我到交大人文学院,王明光先生对办好一个中文系的激情与热情,我这辈子没见到第二个。他希望新建的交大中文系能够象八十年代中期的华师大中文系那样轰轰烈烈,在全国有巨大的知名度。

王先生建议我去同济人文学院,当时在同济担任党委书记的程天权对王先生非常尊敬,经常来看望王先生。如果我答应去同济将很顺利。

但王明光兄说动了我去交大。他说动我的理由是交大人文学院有钱,钱用不完,还有一个刊号,也没人懂得怎么办人文刊物。而同济大学的财务在各个分院,人文学院穷得叮当响,什么事情都做不成。这个理由彻底打动了我,我一直在寻找创办一份高质量人文刊物的机会。

我将这个理由禀报给王先生,王先生立即提笔给交大党委书记和校长写了推荐信。

交大党委书记和校长收到信后转给人文学院,人文学院书记和院长为此一起来拜访王先生,王先生还宴请了他们。

王先生向人文学院承诺:如果吴洪森去了交大人文学院,他愿意为交大人文学院主持一个国际学术讲座,以他的名义邀请海内外著名学者来交大轮番讲座。

我承诺除了教书之外,愿意额外创办一份由王先生担任顾问的学术刊物和主持交大人文学院著名作家驻校计划。

那天晚上大家都说得兴高采烈。

之后不久,我还去交大人文学院试讲了一次,人文学院要求我九月开学后就开始讲课。

消息传开后,有些朋友如吴俊等都表示愿意一起去交大执教。

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到五月底,我打电话给胡院长,他吞吞吐吐说没办法让我到交大来任教了。

我明白了,一定是“有关方面”在阻扰我进入大学。

我报告给王先生,王先生也一时愣住了。而这时程天权已经调到教育部去了。

又过了一年多,交大主管人事的退休之后,特意登门向王先生解释此事,说凡是进入大学的都要报有关方面审核,有关方面对吴洪森的结论是:此人不宜进大学。

这本王先生题赠给交大人文学院的《古文字诂林》就这样一直留存在我手上了。

(写于2017年3月7号胃病初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