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新浪是有好感的,过去不仅经常在《谈股论金》栏目里发言,并且在它那儿每月还花二元租了只邮箱,同时还发手机短信息。尽管它早就封锁了我的ID,剥夺了我的发言权,我仍不抱怨,我知道自己言论有些过激,有的话语,就像我党早期在马路上游行的口号。其实,刘晓庆尽管像我一样是老三届插过队,但毕竟不是我亲眷,她的入狱根本用不着我歇斯底里呐喊,兔死狐悲、同病相怜总该有个度。再者,鬼知道她干了什么,传说中的偷漏税的那些天文数字,也显得不枪毙、不凌迟就是便宜了她。她即便以头撞墙死在牢里,也不伤我一根皮毛。我又不是她的情夫,她那些不要脸的男人,现在屁都不放一个,也不知躲在哪儿。这些与她有肌肤之亲的胆小鬼都没出场,关我啥事!我承认,是我惹毛了新浪,给塞了一嘴马粪,也是咎由自取。

新浪义不容辞封掉我的ID,提醒了我,使我彻底放弃了爱的胸怀,而且比过去更老奸巨猾,更对别人的伤痛漠不关心,哪怕孙志刚死了,老鼠关在不锈钢的笼子里,我都可以置若罔闻,现在保自己的命要紧。

目前我进新浪纯粹是为了收发邮件。我像鼓上蚤时迁那般进去,又像神行太保戴宗那般出来,原因是,时间稍长,就跳出“服务器重置”的栏框。我不明白是谁做的手脚,可我知道,新浪好为人师,老是在发送邮件时提醒我有什么敏感字眼,这真让我摸不着头脑,也不知如何改正。我发现它不仅对“89”“64”“自由”“民主”……这类字眼深恶痛绝,甚至对“宽容”“政治”“正义”……这类字眼也小鸡肚肠容不下,更不用说那劳什子“FLG”了,后来它变本加厉对“/”也不能容忍。有一次为了贪图方便,我信件结尾写年月日用了个“03‘6’15”,它也不同意那个“‘”,我只好改正为“03、6、15”,它才饶了我。吃了这么多苦头,有时我想,假如不小心用上了“坦克”“学生”“共和国卫士”这类字眼,它会耍什么态度。

现在寄封信,它如果说其中有敏感字眼,不给我发送,我一时又无法自检,我的办法是胡乱在可能是敏感字眼的词语中间加些空格,这倒管用,一般至多改正三五次,它就放行通过,尽管后来知道,它给我吃了空心汤团,有些信件其实并未到达目的地,不过,我也满足了。话说回来,它总比那个不要脸的“21CN”好呀,那网站见我顺眼,就平均每天给我一封广告邮件,不顺眼,就干脆将我的邮箱封锁一、二天,后来干脆,打开邮箱就给你一个病毒,让我不得不放弃这只邮箱。

我有个可怜的要求,就是希望新浪能否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让我晓得哪些是你们的忌讳、我们应该避讳的字眼。就像过去的百姓晓得当朝皇帝是李世民,傻瓜才在自己的姓名和文章中用他专用的字眼。我想,公布了,大家知道了,就可以减少你们麻烦,顾客也可以识相地避开这些词语,少犯错误。否则老是加空格,也不是办法。

江苏/陆文03、6、23

又:这样“打情骂俏”的短信息,新浪都不让发出!

7月4日,我在新浪网上,给一位女友发封“打情骂俏”的短信息:“有一种铁石心肠的老手,不知要修炼多少年,才能碰到。我明白了啥叫‘有时有人,无时无人’这也许是某些干部的优秀品质。”新浪网又说有敏感字眼,我在“铁石心肠”、“老手”、“干部”之间加了空格,也不顶用。真不知啥道理。后来一个网友提醒:你肯定用了“修炼”那个字眼的原因。新浪的避讳好像超过了满清,有点过份了吧,它几乎成了惊弓之鸟,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趁现在还能上境外网站,将这些旧文赶紧收放自己的文集中,对自己一生有个交代。我对网络前景比较悲观,这么狂封滥堵,估计最多再发二、三篇,我就没能力上这儿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