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的抗争不应总是产生满含挫败感的悲情主义,从这个意义上,大概很少有人反对将连岳和李义强视为厦门的城市英雄,PX项目迁出厦门的消息传出后,在厦门地方网站小鱼社区上,作为反PX运动中的知名人物,连岳和李义强享受了来自网民的衷心赞誉,尽管没有鲜花和桂冠,没有热闹的颁奖仪式,但是可以肯定,连岳和李义强的名字从此再不会被厦门人和厦门这座城市忘记。

暂时不谈李义强,只谈连岳。惭愧得很,在厦门PX成为公共事件之前,我对连岳并无了解,只偶尔在报章上看到过他的名字。借助《厦门人民这么办》一文,连岳走进了很多人的视野,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在厦门鼓浪屿居住着一位体制外的独立作家,他在《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城市画报》、《外滩画报》、《潇湘晨报》等媒体上辟有专栏,而且,和几乎所有的70年代作家一样,他也在网上开设了博客,这就使他的声音能够更快地被传递出去。

连岳的博客名为“连岳的第八大洲”,今天,这个被德国之声“2007国际博客大奖赛”评为“最佳中文博客”的网址已被封锁,它的辉煌在2007年5月底达到高潮,然后再也无法被访问,这足以显示厦门PX事件的敏感性,以及在敏感事件面前权力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本质。

这样的权力是难以被撼动的,而当它以政府的身份与来自海峡对岸的逃犯陈由豪的资本力量结合起来,很难想象一串串文字能对它起到制约作用。

连岳却不认输。一方面,作为厦门人,PX项目使连岳时时面临生存的威胁;另一方面,作为长期面向公众讲话的自由作家,他不缺乏公民的责任和担当。

与赵玉芬的体制内发言不同,连岳发言的对象是普通民众。不能否定赵玉芬等人在反PX一事上的巨大作用,赵玉芬等人的提案构成了连岳话语的道义基础之一:

1、首先,你不要怕,议论全国政协的头号提案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2、如果你有BLOG,上论坛,请转载这篇新闻:《厦门百亿化工项目安危争议》;转载国内合法发行的报纸上的新闻也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3、如果还是害怕,就在近期之内多跟你的朋友、家人、同事议论这件事——他们说不定全不知情。

4、如果你还是怕,那就告诉最好的朋友及家人。

5、如果你不怕,还应该告诉漳州、泉州的朋友,他们一样处于危险之中。

6、说清楚下面几句话就可以了:

7、这是105位全国政协委员反对的化工项目,他们中包括了最权威的专家。

8、PX项目至少应该离城市一百公里才安全。

9、厦门人至今被剥夺了PX项目的知情权,这反证了它是违反民意的。

10、它将使厦门经济倒退,物业贬值、游客减少;而且厦门人还将由此落下软弱与愚蠢的名声。

11、你得癌症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12、不需要你有太勇敢的举动,只要你让你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以后,厦门之死你就没有责任了。

这12条中的每一句话都是讲给普通厦门人听的,在意识到权力内部的分歧无法阻止PX项目的建设后(事后我们得知,除了赵玉芬之外,还有副省长级的官员反对过厦门PX,但他的反对声音在权力的小圈子里占据不了上风),连岳理智但不乏勇气地用文字召唤群体的力量,这个年轻而不曾被体制驯化的独立作家,即使长期生活在民众参与权被剥夺的原子化分割社会中,仍然本能地相信人们具有联合起来参与社会事务的能力。

在12月初的《厦门人民怎么办2》中,连岳又提出如下建议:

1、不要被阴谋论与悲观情绪击败;

2、请尽快阅读环评报告,《厦门晚报》、《厦门商报》12月6日已全文刊登;

3、请鼓励更多人直接到厦门市图书馆(厦门市体育路95号文化艺术中心内)领取文字本《厦门市重点区域(海沧南部地区)功能定位与空间布局的环境影响评价》,这是合法的散步,以人气表示我们的反对;

4、不要只停留在口头抱怨,拨打专线电话0592-5745678,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我们要将反对送达;

5、反对没有门槛,人人有发表意见的权利,长可数十万言,短则只需“我不同意”四个字;

6、将你的意见(及相关部门的回复)发表在自己的BLOG上,跟贴在相关的新闻后面,可能的话,形成给媒体的文章;这些备份同时也是证据。

7、只有数量充分多的、质量充分高的反对意见,才能提高环评质量,也才能使合谋做假的可能性降低;

8、即使只是表面上给你发表意见的权利,也要用足,这是可能走向实质改变的第一步;

9、请鼓励别人,厦门公民正在完成中国维权史与中国环保进步史上的一件奇迹;请鼓励你认识的人参与(即使他不是厦门人);

10、厦门万岁。

按照权力部门一贯的逻辑,两份《厦门人民这么办》都可以算作“宣传煽动”,因为连岳不只是发表对于PX项目的反对意见,而是很具体地建议民众以何种方式群起反对,也许连岳的价值就在这里,当他意识到向权力讲话无效的时候,他根本漠视权力,当他意识到只有个体言论力量还不够的时候,他敢于召唤民众。

由于这样的态度和勇气,2007年5月28日,厦门警察找上了连岳的家门,但因为缺少相关法律手续,连岳拒绝给警察开门,并把此一过程用文字记录下来、公开于网络,而警察似乎也没有下定决心采取进一步行动,毕竟,连岳是一个具有全国影响的知名作家,厦门警方可能还难以评估对这个人采取更进一步行动的后果。

按照我的理解,连岳的知名度一方面保护了他自己,另一方面,也鼓舞着2007年6月1日上街“散步”的厦门人。很难确切说出连岳的文字对于鼓舞民众散步起到了多大作用,但在2007年5月底、6月初,连岳的名字在厦门市民中的旗帜性作用是无庸置疑的。连岳并未号召人们 “散步”,但受到鼓舞的人们总比最初的发言者更为勇敢,事实上,处在巨大压力之下的连岳本人没有上街,最终将民众的愤怒与力量显示给政府的是那些骄阳下 “散步”的游行者,和历史上的很多事件呈现给我们的那样,无名无姓的民众才是最具力量的——即使是面对非民主政府的时候,但是,民众的力量往往有要借助 “名人”的形象感召力得以凝聚,即使是在最平民化和“后现代”的社会中,名人崇拜心理也是普遍存在现象,比如说在美国,一个好莱坞明星出面组织反战游行的号召力显然大于一个籍籍无名者。因此,在2007年的厦门,赵玉芬和连岳是无可替代的。

在当代中国,作家是一个被边缘化的职业,与政客、富商站在一起的时候,作家只能自惭形秽,而不要指望享受镁光灯的关注。但在PX这样的公共事件面前,作家的身份却具有天然优越性,他们“能说会道”,而又因为常常发表文章的缘故,名字广为人知。对连岳这样的独立作家来说,与一般名人相比,抗争的代价相对较小,既没有几十年混得的官位,也没有被众多大盖帽管着的私家产业,只要手里有一支笔,作家便能维持个人生计,于是他敢于逆着中国社会“舆论异地监督”的潜规则,站在反PX运动的风暴眼上大声呐喊。

所以,2007年的厦门注定少不了作家连岳。正如一位网友所说:“谢谢你,连岳。因为在那个欺骗与恫吓纷飞的初夏,是你撕破他们虚张声势的嘴脸,告诉我们不必害怕,捍卫家园是每个人天经地义的权利••••••因为当一切尘埃落定,是你引导人们开始思考公民社会的本质和未来,给当事人智慧而中肯的告诫。”

当连岳的名字象火炬一样在2007年5月的厦门人中传递,当连岳的名字象彩旗一样飘扬在2007年底的厦门人心中,我真切地感受到厦门人对于连岳这个名字的亲切、敬重和自豪,尽管只是通过网络文字,却能感受到他们说起这个名字时喜上眉梢的表情;而连岳也在分享“厦门人”的荣耀,《南方周末》将2007年中国年度人物授予“厦门人”这一群体时,我们不可能说出每一个厦门人的名字,但是“赵玉芬—连岳—李义强”显然可以作为2007年厦门的共同代言人。

现代社会中,作家成为英雄的机会已不可多得,但在我们这个国度,这样的机会仍大把大把地存在着————这是一件很令人遗憾的事,包括作家在内的知识分子仍需承担思想启蒙的重任。城市英雄连岳的诞生让很多人心生羡慕甚至嫉妒,其实这大可不必,随着社会言论空间的扩大,作家乃至一切知识分子,都有责任将自己的文字良心与民众福祉对应起来,社会将会越来越需要新型知识分子的声音,而知识分子也只有在对真实社会问题的关注中,才能获得思考和发言的最大价值,正如反对磁悬浮的上海市民复制了厦门反PX的散步模式,连岳的发言模式同样是可以被复制而且易于被模仿的,在这个侵权事件频发而维权意识越来越强的时代,每一个城市、省区都可能产生自己的文字英雄,他们敏锐地感受民意、鼓舞民气,而又理性地引导民众行为,最终取得维权胜利,并为民众认可,获得广泛的社会尊重。

110年前,法国作家左拉针对德雷福斯案件发表了《我控诉》一文,引出言论历史上辉煌的一页,曾几何时,德雷福斯案件在我们听来只是一个神话,但随着中国传媒力量的发育和整个社会公民权利意识的提高,吴祖光、茅于轼、刘晓波、刘军宁、余杰等意见领袖逐渐形成引领社会话题的能力,而王朔、韩寒、鄢烈山、任志强、高耀洁、张卫星、陆军等知名人士,也成为不同领域内的意见领袖,显示独立的言论力量对于整体中国社会变迁的作用形成持续增加的影响力。可以预言,中国未来的言论史将会更加精彩。连岳作为厦门市2007年意见领袖和城市英雄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看到,知识分子作为公民社会的重要一环,通过与民众诉求的结合,完全可以用言论力量有效地促使社会朝科学、民主、自由的方向演进。

更多公共话题意见领袖的诞生是必然的,因为这是中国公民社会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

我愿为此翘首期盼。

2008年1月14日于杭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杨宽兴:连岳,一个意见领袖的诞生和启示》有2条评论
  1. 不才並非好爭之輩,但在淪陷區每每看到“代表”二字,不才就下意識厭惡反感,以至於文章內容,不才連粗略瞥一眼都懶。領袖是自封的嗎?是朋友抬舉的嗎?不必講述民主選舉總統元首,就是選個樓長也得先自己報名參與選舉,告知業主自己要做什麼,怎麽做,而後交由全體業主行使決策權利,進行選擇。這是最基本的民主選舉方式。連岳先生沒意見,杨宽兴先生宣佈《连岳,一个意见领袖的诞生和启示》……您當使用漢字的民眾是什麽?您懂得如何自由生活,尊重他人嗎?不懂得尊重他人決策權,選擇權,您覺得您是在幫助連岳先生嗎?為何不是幫助,不才尊重連岳先生,不方便表述,不才所能表示的只是——不好意思,自從不才坦然站起,即便是劉曉波先生,郭泉先生尚且与不才人格平等,不才自己會表達意見,無需任何人代表。

  2. 沒有三民主義中的民族主義,依舊“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哪裡來的“中國公民社會成熟”?
    沒有政治決策權,沒有民權,沒有實現三民主義中的民權主義,哪裡來的“中國公民社會成熟”?
    即便可以生二孩儿,依舊需要出生指標,依舊沒有生育決策權,依舊活得跟豬一樣,哪裡來的“中國公民社會成熟”?
    ……
    換而言之,只要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存在,只要是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偽政府延續,所謂“中國”只是特指中華民國淪陷區,所謂“中國公民”只能是共匪牢房里的“囚犯”,所謂“中國公民社會”也只能是“中國夢”一個級別的清秋大夢。自欺欺人,全無思考能力的知識分子,意見領袖,獨立的言論力量……不才除了嘆氣,還能怎樣?
    不才對連岳先生很尊重,對杨宽兴也沒有惡意,只是生性率真,總是表達些糊塗人不愛聽的言語,留下些共匪恨得牙根癢癢的文辭。不才很愚鈍,很慵懶,很不願意“說三道四”,但請諸位的思想認知,勇氣表達在不才之上。別鬥氣,向前一步——死。明確對手是共匪爪牙,明知向前一步即面對死亡,但依舊作出最壞打算,跨出勇敢的一步,接受一切結果——正如王公權先生所言:“大不了坐牢,大不了死,大不了生不如死。”如此確實具備了領袖的資格,絕不是領袖,更不是意見領袖。因為推進民主法治過程中,每一個人都自由平等地獨立存在,沒有上下級關係,尚且無需政治領袖,不存在所謂的“領導核心”,當然更加不需要意見領袖。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