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紫:四月山林(外四首)

Share on Google+

微紫3这座热烈地受孕着的巨大花园

光线在遍山树叶之上迷醉

一个季节和另一个在瞬息间交迭

产下红色经血和绿色胎儿

一只巨大的孔雀开屏了

从晨昏到正午

我惊异于这奇异的感应

仿若星空旋转

这是纯粹生长的时刻

忘却一切;山野被紫雾弥漫

在时间巨大的镜面上

映现万物生长的痛与沉醉

 

水园林一角

在水园林一角

人用铁丝与竹子的天网将它们拘于一起:

鸳鸯,水鸭,黑天鹅,白天鹅,鹤,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

池塘,人造喷泉、小溪,鸣响不息,模拟山水的自由与快乐

忽然看到它,黑长的身子趴在一段竹棍上,爪子陷在铁丝隙里

它小若松鼠,细黑毛的腿爪将体温强烈地透射来

它是异形的,原谅我天性恐惧动物——

它们的神态总像异形的人囚禁于动物的形体内

它的眼神灰暗、倦怠、绝望,不准备作任何企图

我不敢与它对视,只快速逃离

天空的太阳将长久地炙烤下去

我不知道,

它还将在这异形身体的牢狱里囚禁多久

它也不知道

 

世界只爱他的死亡

他对世界爱了一生

而世界只爱了他的死亡

因为世界的本质,只需要

泥土去补充,和着水

去创造坟冢之上的春天与花冠

人们的心,制造着不完满的事物

人们的痛,像水汽蒸发在空中

那诱惑与推动着我们的

是生殖之爱,与运河上空

新鲜,幽静的月亮

 

到达

每一个早晨都可能是

最后一个霞光铺满的时刻

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完成?

除了幸福,还有什么别的意义?

这花木,流水,四季在既定的轮转里

万物生命的情节,无时不在发生着

微小,卑弱,明亮,高大的事物,

在我眼里终至到达平等

一个钟——走时准确的钟

流传在人们手里

当它表针僵硬的时候

人们在停顿与静默中悔悟一生

 

我不确认

我不确认,我们是否熟悉

是否会交谈,但我确认我们

都有孤寂竖立的血管和神经

像树挨着自己的影子

你们死了,获得了堂皇的名字:

索德格朗,塞克斯顿,普拉斯……其中有的极尽美艳

我确认我抚摸过你们

手指的温度,胸腔里的痛苦,眼神直达底部的阴影——

那是世界的残缺

那是,某一个时间

我走近你们,拜访

像一切女人与女人之间交流的方式

倾慕又嫉妒,防范而相爱

——友谊如果没有距离,就容易倾塌

不涉痛苦,不谈

所秉承的共同的疾病

只谈谈春天,谈墓地红草莓的味道

那美妙的电流对死亡的再次灼伤

来源:诗人文摘

阅读次数:5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