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啊!
你那痛不欲生的火焰,
燃烧我,
燃烧我。
有一天,
我那与暴君一同化为飞灰的灵魂,
会回来找寻,找寻。

这茫茫人海,
从此不再有希望。
一生承受孤苦的歌者啊!
请告诉我:
如何将美好留在人间。

有一天我死去,
在茫茫岁月的末梢。
青鸟啊!
请为我衔来一滴,
蝴蝶的泪。

崇山那头是我的故乡,
没有人等我回去,
除了爹娘。
也许我再无眼泪,
它们已随着长河归落大海。

是啊!是啊!
我秋海棠的故土。
谁在为你重新融化一个,
被寒冰之轮碾碎的黎明?

荆棘要是开花,
孩子的笑脸,
不再滋润心田。
请问你:先生,
谋杀自己和谋杀上帝,
哪一个更可怜?

【注】这首诗是在意识到彻底失恋的当即,花一分半钟写的。

民主论坛 2006-01-0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