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见过那漆黑的金子啊?
那是用我们的鲜血与生命炼成。
挖呀,兄弟们!
为了明天饭桌上的糙米,
愿它没有生虫长蛆。
哎呀!我的爱人,我的爱人。
为了老人住院的开销,
愿医生不再索要红包,
哎呀!我的母亲,我的母亲。
为了来年孩子孩子上学的杂费,
愿那学校远离水火之灾,
哎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为了婴儿不再哭泣,
愿他们喝了那奶粉不会变大头,
哎呀!我的祖国,我的祖国。
在那暗无天日的井下,
我们曾挥汗如雨,满身尘灰。
可是我们从未抱怨过生活,
因为从小便知它的艰危。
你莫要提起那灯红酒绿的都市,
那里有我的兄弟在流泪。
也不要提起那阳光下的田园,
我已被逐出故园柴扉。
更不要问我要到哪里去呀,
我将不归,我将不归。

当你再见到我的时候,
你已分不清我的容颜。
我并非故意如此,亲人和陌生人呀!
请不要为我两泪涟涟。
清风明月是我的歌声和叹息,
没有人能跳出生死劫难。
只是我还有一事未平,
身后留下许多遗憾。
不过,毋须哀伤,毋须叹息,
我已长眠,我已长眠。

自由圣火 >> 诗意之学 -- 文学 (半月刊/第十九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