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 潮涨潮退
星际运行 人死人生
我们只是一朵浪花
一片浮云 或者是
一个分子式 一颗小
小的 小小的 机器
制造出的螺丝钉

但纵然是死无轮回
我也要直问到——
那绞刑架上的
久已失去的
——依 据

(1968.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