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7时53分,胡耀邦因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逝世于北京医院。终年73岁。发病及逝世详情见《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http://is.gd/n8TwXq

在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播出胡耀邦病逝消息前,此消息已在京城流传。中午政法大学同事陈小平告诉我此消息,悲愤中决定带领师生送花圈到天安门广场,造成事实上的游行。

胡耀邦家人刚把会客厅布置成灵堂,刘少奇遗孀王光美、老战友李昌等首批吊唁者就来了。当天仅签名者逾1300,包括李鹏、乔石、胡启立、李铁映、吴学谦、芮杏文、阎明复等中共负责人,夏衍、张友渔、朱厚泽、平杰三、李锐、于光远、红线女等各界人士。

胡耀邦逝世时,其女儿满妹正在西雅图市的如约到健康和医疗服务中心进修,住在修道院,为了回国奔丧求助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没有自报身份,遭拒绝。终夜哭泣,惊动修女,捐助买了回国机票。

13时30分,北大开始出现“耀邦同志永垂不朽”、“英灵永存”等横幅标语,不久出现发泄不满情绪及抨击当局的内容,如“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15时后,人民大学、清华等6所高校陆续出现悼念性的大字报挽联。

13时30分,北大开始出现“耀邦同志永垂不朽”、“英灵永存”等横幅标语,不久出现发泄不满情绪及抨击当局的内容,如“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15时后,人民大学、清华等6所高校陆续出现悼念性的大字报挽联。

“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这句流传北京各高校的话,出自著名女作家冰心悼念胡耀邦的文章,不知为何,文章尚未发表,此话已广为流传。

中共中央要求公安部、安全部尤其是北京市要密切注意北京高校特别是天安门广场的情况。从各大学到天安门广场的行动,公安、安全部门进行了全方位跟踪。各高校官方根据中共北京市委要求,试图引导学生悼念活动,防止有人借机煽动闹事。

当年知识分子待遇很差,经过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思想苦闷。加上胡耀邦87年初因反自由化和镇压86年底学生运动不力而下台,知识分子普遍觉得欠他人情。

当年知识分子普遍支持学生,大学青年教师带领学生上街。六四后中共当局总结教训,收买知识分子,曾一次性拨款18亿元给清华、北大,作为教师津贴,三年花完。可知如今知识分子为何德性如此之差。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

在 “吴仁华: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有 1 条评论
  1. 即便共匪想要予以打擊,也存在舉證困難。當事人畫了多少人冥幣,難於統計,而且將共匪綁票者自己陷於二難——費了好幾年,好幾個月,好幾個星期,觀察統計,卻不制止?制止了,一張一百面值的人冥幣,損失費用夠一分人冥幣嗎?居然立案了,那就成笑話了;共匪印發了多少人冥幣,把秘密說出來吧,否則怎麽計算損失呢?
    不才如此而為,好幾年了。畫了多少,讓共匪統計去吧,不才不知道。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