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妹去沈家相亲之前已经从张家姆妈嘴里得知了沈少的大致情形。饭桌上,张家姆妈一问,沈少一答,小九妹知道两个人句句都是说给自己听的。

沈家老爷年少时和浙江同乡坐一条尖头船从老家来到遍地黄金的上海滩,做学徒,学生意,闯荡数载,吃尽苦中苦,方有了一家名为瑞泰的机器厂,专门做造纸和印刷,和商务印刷所挂钩。

四九年大陆易帜后,沈家被定性为民族资本家。五十年代初期,人民政府向沈家提出公私合营。最初几年,沈家老爷在厂里担任顾问一职,除了丰厚薪水以外沈家尚有每年股票红利可拿,后来渐渐的就没有了,直落得厂子全部充公,沈少顶替沈家老爷在厂里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工会造反派红卫兵小将就来沈家屡屡抄家。为了找金条,房梁墙壁都一一凿得大洞小洞坑坑洼洼,马桶水缸都倒空仔细检查。抄家的扬长而去之时,沈家已然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沈家老爷本就年事已高,经不起折腾,眼巴巴看着自己一生心血毁于一旦,亲手训练调教的老工人对自己恩将仇报,落井下石,他死也不瞑目啊!老爷驾鹤西去不久,老太太也相继中风瘫痪在床,半年后也跟了去了。

沈家原本是个大家庭,墙上挂的全家福里的七个子女,到如今只剩得沈少一人留在上海老家。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影响了上大学选专业及就业,沈少大专毕业后被分配在上海闵行的一个厂里当技术员,到如今四十多岁,依然孑孓一身。他每天早出晚归去郊区厂里上班,再辛苦劳累,可比起插队落户到兰州和银川的弟弟妹妹,还有去了天寒地冻的北大荒的小妹妹,沈少算是幸运的。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