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潘金莲开着试到半夜才熄火的兰博基尼,去往公司,一不留神转错了路口,转到了相反的路上,紧接着又加入了堵车的行列,堵在一辆蓝色大巴的后面,这时剧组打来电话。

潘金莲:喂~您好~我可能要迟到一会~~

剧组:还迟到什么呀,我们都出发了,走到半路才发现你没来~

潘金莲:啊~那怎么办呀?我走错路了,正在堵车~

剧组:你自己想办法吧,中午之前赶到基地,到停车场找尾号167的蓝色大巴,找车上留守的工作人员报到吧~

潘金莲:啊~我不知道去基地的路怎么走啊~~这可~~剧组大巴车的尾号是不是86——167?蓝色金龙大巴?

剧组:86——167~86167~对啊~~你怎么知道~~

潘金莲:我就堵在这辆大巴后面!好了,现在我跟着你们走,不会迟到了!~~挂了。

这一天,独自出国旅行的曹操在慕尼黑机场搭机飞往罗马,意外跟同机的另一位中国人坐在一起,曹操一看到这个人的眼神就莫名紧张,此次航班只有他们两个亚洲面孔。

曹操:真巧,您也是去罗马看看~

另一人:嗯。

曹操:敢问先生贵姓?

另一人:我姓刘,你姓什么?

曹操:在下姓杨~

另一人:你姓杨,那谁姓曹啊?梦元教授。

曹操:您~您~这是~

另一人:甭改姓了,穿越入口有你的古今简历照片,我看了三遍。

曹操:您是~

另一人轻轻吐出两个字:刘邦。

曹操:哎呀!失敬失敬!高祖在上,孟德有礼!飞机上不便行大礼,高祖恕罪~恕罪~

刘邦:甭来这套了,如今物是人非,你我随遇而安吧。

曹操:难得一见,孟德有幸~孟德有幸~

刘邦:有幸无幸,尚不可知,你我入乡随俗吧。

曹操:孟德有幸,孟德愿追随高祖~

刘邦:没必要~~后世与前朝无关,到了罗马各走各的,后世比历代前朝都要险恶,你我各由天命吧。

曹操:高祖所言,正是我心中纠结,这后世看是无比发达,人情冷暖却走无底下坡之路,叫人不知所终~

刘邦:你那望梅止渴之术,再度发扬光大,你还有何不安?

曹操:~高祖恕罪~我那只是对兵卒的玩笑,哪里想到后世之人用来行骗天下啊~

刘邦:这后世之人如同幼儿,不通古人之良善,专修古人之差错,可谓去其精华取其糟粕。

曹操:~罪过~罪过~,依高祖之见,这后世未来去向何方?

刘邦:这个简单,秦之后有我,我之后有你,你之后有晋,隋唐宋元明清,哪个不是退回去重新再走一遍。

曹操:那这后世将退到哪里重新再来呢?来到这里之后,我查看了历代史料,明白了循环因果,却参不透这后世走向?

刘邦:那你说太平天国之后,中国是何状态?

曹操:~洋务运动~发展经济~

刘邦:那你说十年文革之后,中国是何状态?

曹操:~对外开放~发展经济~~噢~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是说这后世已经在重复前朝的历程了

刘邦:姿势不对,再来重睡。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