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是个优秀的女人,是个追求完美的女人。她从小在夸奖声中长大,习惯地认为她是受命运眷顾的宠儿,生活的美好之于她属天经地义,她出生在这世上就是为了追求并取得成功和幸福。在一生中她总是佼佼者,别人怎么也比不过她,像考名牌大学啦,保研啦,出国啦,读博啦,进大公司啦,高薪啦,豪宅名车啦,等等等等。但她怎么也没料到在她生命的旺季,她的生活会变得如此支离破碎。她开始变得悲观绝望,开始埋怨生活的不公: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辛辛苦苦、兢兢业业一辈子,为什么到头来所有的倒霉都轮到她,而别人轮到的都是好事?她又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在别人眼里她和她的婚姻、她的丈夫、她的生活是那样幸福、完美、令人羡慕,而如今她却成了别人的谈资笑柄,连混得再差的出国打工的都比她强。离婚后对外界舆论的担忧甚至超过了对离婚本身的怨恨,终于在长期的焦虑郁闷煎熬下,琼病倒了。起初她的腹部没由来地隐隐作痛,后来她的经期开始不规律。在拖了一阵后,她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发现子宫里长了个十里米的肿瘤。在等待化验结果之际她的心掉到了人生的最低谷。万一是晚期恶性肿瘤,凯文怎么办,还有日渐年迈体弱多病的父母?她不能让父母承受这样的打击,她不能告诉父母,但手术之际谁来照料儿子?她左思右想,心急如焚,想不出好办法,最后她决定再一次到琳的诊所征询琳的意见。

从上次咨询到这次再见时隔不过两年多,琳吃惊地发现都快认不出琼来了-她憔悴消瘦、脸色晦黄,彷佛老了十几岁。琳动了怜悯之心,把琼扶到沙发上后,沏了茶,然后慢声细气地开始询问琼的近况。得知了琼的困境,琳安慰琼把儿子交给她照管。琳的老母和她住一起,自从琳的儿子去了哈佛,老母一人在家也无聊,正可帮她照料凯文。琳还说她能在琼的治疗过程中帮助她,她认识当地几个很好的肿瘤医生,可以多听听不同的专家治疗意见。但琳也知道琼是个很好强、要面子的人,她是这样劝琼的:

接受帮助不是软弱乞讨,因为人不会总是风光,总有背时的时候,只要在你强大的时候也对软弱的他人伸出援手。面子很虚无,却是个绊脚石,它只对你重要,别人其实并不在意,因为他们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没时间来注意你的事情。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别人也都觉得他们最重要,但事实上每个人都很渺小。顺利时不要得意,认为自己取得的一切理所当然,小瞧别人不如自己;倒霉时不要灰心,妒嫉别人的运气而幽怨自己的命运。人大都只把自己光彩的一面示人,而掩藏晦暗的另一面。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上上下下的,没有下也就无所为上,没有阴就无法衬托阳。没有挫折的人生只能是一条直线,因为正负相加必为零,阴阳平衡才是道。笔直的人生像一杯白开水,看入不入你的口味。更何况,人生大半不在你掌控之中,甚至对自己都会常常身不由己。人改变不了外界和别人,所以纠结这些只能给自己徒增烦恼。要解脱,只能改变自己,不是身体,而是心态。人生其实就是心态,有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人生。好的心态即“阿Q”精神,但这不是自欺欺人,因为心态好可以改变人的精神状态,有利于内分泌调整,免疫系统增强,进而促进身体健康。同时好的心态也会感染到周围的人,自己的正能量被周围的人吸收并反射回来,更进一步改善自身的处境。反之亦然。所以有有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人生。很多东西人无法选择,但自己的心态是可以选择的。选择爱而不是恨,选择宽容而不是狭隘,因为善良会被回赠,邪恶总有报应。善良就是智慧,仇恶就是愚蠢,所以真善美一体。放下自我,摈弃执着,走出过去,面对未来,积极乐观,从新开始。不必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只要自己把握好自己,再大的坎也能跨过去。

琳的一番话对琼是极大的宽慰和启发。她接受了琳的帮助,把儿子交给了琳,自己住进了琳推荐的当地最好的肿瘤医院,接受琳推荐的著名肿瘤医生的治疗。同时琳悄悄给军写了电邮,告诉了琼的病情。

军一接邮件后,心急如焚地火速赶回美国,正赶上好琼的手术。那几天军一直守候在琼的手术室和病房外,焦急和痛心让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也让他想了许多。与琼的离婚让他父母很生气,尽管他俩对儿媳多有挑剔,但他俩不认为为一点小事会过不下去,琼再不贤惠也是个读书达理的知识分子,人品家庭都没得挑,何况为了宝贝孙子,如此草率离婚属很不负责。但是军的女友已有了身孕,并不断地催婚,眼看木已成舟,如强行阻止将造成新的伤害,故老俩口只得同意了军的再婚。正当新婚妻子快要生产之际,琼病倒的消息传到了军那里,军不加思索地来到琼身旁。世事的难料,生命的不测促使军反省、思考,也使他成熟、悲悯。他认为琼的病是他造成的,他要赎罪,他一定要保住琼,他要用全力使她恢复健康、快乐。

所幸的是琼的肿瘤属良性,但医生认为琼的子宫瘤再生的机会很大,还有可能癌变,建议摘除了子宫。手术很顺利,军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却遗憾心痛,因为琼从新建立家庭的希望小了很多。

在悉心照料了琼三、四个月后,眼看琼已完全康复,精神面貌大有改观,凯文也从琳外婆那里回到家,军遂安顿好娘俩回国了。那时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已三个月。

经过这一磨难后琼变了个人,想开了许多,逐渐开朗起来。毕竟人还在,而且又回复了健康,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在生命面前,再大的不幸、损失都暗然失色。这一经历也让她变得宽容豁达,军的默默关怀照料使她感动。她和他摈弃了所有恩怨,在结束了婚姻两年后他俩成了最好的朋友。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