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谁是“少数人”和“一小撮”?

玩弄文字游戏,行使语言暴力,是中共统治的一大法宝。但凡有人批评、谴责、抵制中共,就被中共斥为“少数人”和“一小撮”。中共发动了无数次残酷的政治运动。每次运动,中共都打倒、迫害、饿死、监禁、屠杀一批人或者一大批人。

“反右”,至少50多万人被划成“右派”,受尽迫害:“大跃进”导致大饥荒,4000多万人被活活饿死;文革,一亿人遭到迫害,至少数百万人被迫害致死:“六四”屠城,中共自己承认:仅在首都市中心,就至少屠杀了300多人;迫害法轮功,中共又制造冤魂数千……

饥饿、迫害、监禁、屠杀,不管受难人数多少,中共都一律称之为“少数人”和“一小撮”。这种睁眼说瞎话,恰恰就是中共统治的厚黑学:每次运动,都孤立和针对一个群体,而牢牢拉住或吓住另一些群体,所谓“杀鸡儆猴”。针对不同群体,中共轮流施展这种“杀鸡儆猴”的伎俩。一批杀完,又轮到另一批。每一批都被孤立地称为“少数人”和“一小撮”。中共独裁统治由此得以维持和苟延。

然而,让我们把目光转向中共本身:中共党员7000万,占中国人口不过百分之五;中共军队(加武警)400万,占中国人口不过千分之三。不折不扣的“少数人”和“一小撮”!恰恰是这狡诈和歹毒的“少数人”和“一小撮”,玩弄、愚弄、侮辱、迫害了中国民众的大多数!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所师从和效法的俄国共产党,即列宁创立的“布尔什维克”,在俄语里,就是“少数派”或“少数人”的意思。这等于从一开始,共产党就承认,他们自己本身,就是“少数人”和“一小撮”。

27.究竟谁反对谁?

至今,中国民运人士、宗教信徒、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等,常遭中共迫害,轻则下狱,重则致死。有天真的民众道:“你干吗要反对共产党,你不反对它,不就没事了嘛!”

事实上,在报纸、电台、电视、公开场合,共产党自由地说话、自由地活动,并没有人妨碍他们,更没有人反对他们的这种自由。但是,共产党却反对别人自由地说话,反对别人自由地活动,甚至反对别人思想。

民运人士主张民主,共产党反对他们,故而实施抓捕;宗教信徒供奉上帝,共产党反对他们,故而予以关押;法轮功学员虔诚修炼,共产党反对他们,故而施以迫害;维权人士捍卫自身权益,或为民众辩护,运用的,不过是共产党自己颁布的“法律”,共产党依然反对他们,故而予以镇压。一句话,任何个人或者团体,祇要未经共产党指使或同意,而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就将遭到共产党的监控、打击、直至残酷迫害。

显然,并非民运人士、宗教信徒、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等反对中共,而是中共反对民运人士、宗教信徒、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等。“祇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中共信奉的,就是这套恶霸哲学。于是,当民众起而抗争、捍卫自己的天赋人权时,中共就大呼别人“反对”他们了,甚至于,别人“推翻”他们了。如此地缺乏信心,如此地心虚,祇能证明,中共的统治,不仅非法,而且脆弱。

28.谁是“敌对势力”?

毛泽东时代的中共,热衷于“阶级斗争”,目的之一,是将自己的种种错失及其后果,都归结于“阶级敌人的破坏”。鉴于此法有效,毛总结道:“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毛泽东之后的中共,不再提“阶级斗争”,却换上一个新名词:“敌对势力”。目的依然是,将所有矛盾、冲突、及其负面后果,都归结为“敌对势力的破坏”。比如,动辄将一些国内矛盾,硬说成是“外国势力插手”。

鉴于中共执政,并非经由选举,即并非来自民众授权,于是,中共上下,心怀忐忑,坐卧不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在他们眼里,处处都是“敌对势力”。反对他们的,是“敌对势力”;批评他们的,是“敌对势力”;甚至,向他们建言的,也是“敌对势力”。一句话,凡是危及或触及他们既得利益的,就是“敌对势力”。哪怕有时候,这种“危及或触及”,仅仅出自某些中共当权者的想像。

无处不在的“敌对势力”,可能是外国人,也可能是中国同胞,中共通称为“国内外敌对势力”。中共划定“敌对势力”,范围越来越广,民运人士、法轮功、家庭教会,以及西藏、台湾、新疆、内蒙古等具有自治或独立倾向的部分,都被划为“敌对势力”。甚至于,用中共自订的“法律”维护自身或民众权益的“维权人士”,也被划为“敌对势力”。

可见,正是中共自己,与越来越多的民众为敌,与世界潮流为敌。实际上,靠暴力起家、以独裁为本、开历史倒车的中共,从来就是文明的天敌。中共本身,是全人类的“敌对势力”。

29.谁欺负了中国人?

毛泽东大搞核武器,声称“为的是不让中国人受欺负”。为此,不惜从老百姓口中夺粮,把他们活活饿死。至今,中共穷兵黩武,藉口都是:落后就要挨打。的确,近代史上,俄国人、日本人、西方列强等,先后入侵中国。就像所有其他被入侵过的民族一样,被入侵的中华民族,遭到欺凌和欺负。

这是中华民族的耻辱。当这几页耻辱的历史翻过去之后,中国人理当获得自由,扬眉吐气。但1949年之后,被称为“解放”了的中国民众,却面临骤然暴增的饥饿、迫害、凌虐、屠杀、和死亡。加在中国人头上的灾难,写在中国人脸上的耻辱,有增无减,而且无数倍地扩大。

华人遍布世界。在欧美等国,旅居当地的华人,以勤奋和成就,赢得尊严,成为当地的社会中流。在亚洲的台湾、香港、澳门、和新加坡,华人创下的经济和文化奇迹,傲于全球。其中,香港曾长期是殖民地,但香港人的富足与自由,竟为全中国人所羡慕。相比之下,最没有安全感和地位最低下的华人,竟身在中国本土!“文革”、“大饥荒”、“六四”屠城,种种人间惨祸,祇有本土的中国人,才能“领受”。

单说发源于中国的法轮功,成员遍布世界,其学员未曾在世界各地遭受迫害,唯独在自己的祖国——中国,却受尽驱赶、凌辱、酷刑、和虐杀。华人苦恋的祖国,竟如人间炼狱。谁欺负了中国人?答案不言而喻:那个自称“人民政府”的中共,对同胞的蹂躏和欺负,超过了历史上所有外侮内患的总和。

30.谁羞辱了中国?

每当国际媒体报导中国阴暗面,中共就责之为“说三道四”;每当外国领导人奉劝中共当局善待自己的同胞,中共就责之为“好管闲事”;每当持不同政见者批评共产党,中共就责之为“家丑外扬”……非但如此,中共声言,所有这些,都是“羞辱了中国”。

且不说中共本身不代表中国,祇说在漫长的历史上,但凡中国的荣耀与辉煌,何曾与中共相干?人类记载,代表东方文明的,是孔孟之道;人类记得,影响和照亮世界的,是汉唐文明;人类知道,中华民族的鼎盛时期,是“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之治”、“康干之治”等。至于近代,能给世界留下印象的,也祇有中国人民浴血坚韧的抗日战争(国民党领导、共产党阻扰)。

而中共篡政之后,带给中国的,大多是血腥与屠杀,谎言与欺骗,破坏与毁灭;留给世界的,是黑暗和野蛮,丑闻和闹剧,悲剧和惨剧: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镇压法轮功。大饥荒,大动乱,大屠杀,大恐怖……

即便今日,在其津津乐道的“经济建设”中,中共给外界塑造的“中国形象”,不过是:经济膨胀下,狂妄自大的暴发户嘴脸;兼污染大国、贪污大国、娼妓大国;而疯狂的穷兵黩武,发指的政治迫害,恶劣的人权记录,更引起全世界的不安。所有负面指标,在中共主政下,无不排名世界第一。一句话,半个多世纪以来,唯一和最大程度羞辱中国的,恰恰就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

北京之春2007年1月2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