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关系充满悖论。很多问题,看上去不通的,实际上通;看上去通的,实际上不通。

有人大胆假设,别看共产党大反台独,说不定暗地里正在悔不当初。如果在当初,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开展务实外交,争取国际社会双重承认,中共不去大力封杀,两岸关系便可长期稳定。这种形式的台独(如果你叫它台独的话)对共产党有什么不好呢?

第一,两岸关系一旦稳定,双方的经济交流便可充分展开。这就不象现在,台湾老担心你大陆把它统过去,交流时不能不小心翼翼,戒急用忍。第二,象现在这样,中共为了实现统一,或者说为了防止台独,不得不把大量精力投入军备竞赛。如果干脆容许台湾获得国际人格,由于台湾绝不会在军事上威胁大陆,中共就可以免去军备竞赛的沉重包袱。第三,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的最大麻烦,台海形势稳定了,中美关系也就理顺了。第四,因为中共坚持台湾问题纯属内政,因此台湾发生的事情也就必然对大陆产生最直接的影响,譬如台湾的民主化就对中共构成最直接的挑战。如果台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外国”,这种影响反倒隔了一层。再说,弱小的台湾不肯得罪中共,它很可能会以不干涉别人内政的理由对中共反人权反民主的做法保持沉默。这对中共专制者不是更有利么?问题在于,容许这种形式的台独(如果你把它叫台独的话,其实它还不算台独),由于双方都还保持了未来统一的目标,因此对中共来说并没有失去什么,中共不会因此而背上所谓李鸿章的罪名。中共本来就从未拥有过台湾,不曾拥有,何言失去?若照眼下的路子走下去,今后十年二十年以至更多年恐怕也不可能实际地拥有台湾,还不是一样吗?

我承认上述假设并非毫无道理,但事到如今,中共已在封杀台湾国际外交空间的路上走得太远,依惯性只有继续走下去,没法回头了。我相信,当吕秀莲说两岸是远亲近邻时,她的确是在向大陆表达善意,但中共却不领情,还要对她大批判。因为这种说法触犯了中共标榜的民族主义,而这种民族主义是当今中共的意识形态,是它的“政治正确”。天知道中共是不是真心相信这套民族主义(想一想钓鱼岛)。很可能,中共只是把民族主义当做权宜的工具,而且是有选择性的应用,譬如在台湾问题上一直是不遗余力的大事渲染,在钓鱼岛问题上则是一惯性的轻描淡写,因此它可以把后者轻轻搁置,对前者却欲罢不能。

台湾方面也有它的悖论。本来,台湾民主的成功实践是对中共的强大沖击:台湾能,大陆为什么不能?可是在眼下双方争辩中,大陆却好象占了上风,因为是中共出题逼着台湾新政府回答。中共出题曰“一个中国”,台湾新政府这样答那样答,中共都不满意,顶多说你有点进步,但还是不能及格。我们知道,在争论中,谁出题谁主动,谁出的题目能成为争论的主题,谁就主导了争论本身。

问题在于,台湾新政府知道现在还不能公开讲独立,它又不肯明确谈统一,这就让中共看出破绽,揪住不放,置对方于被动。当年国民党政府就敢理直气壮地讲统一,它讲的是在民主基础上实现统一,这当然是踩到中共专制者的痛脚,对专制者而言分明是“来者不善”,但是因为它上顺天理下顺人心,既能获得大陆人民的好感,还能争得中共开明人士的认同,让强硬派暗中恼怒却难以发作,反而无法发出战争威胁。事实上,九八年辜振甫访问大陆就打出民主牌,表达先实现两岸民主化为未来讨论统一议题创造条件。台湾新政府完全可以延续此一政策。民进党作为民主政党,对两岸未来走向采取一种更开放的态度,并不是自相矛盾。◆

2000年5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三辑 统独问题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