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4

捶!父亲大喝一声,捶是我们家乡专门用来赶猪的,在我家乡,赶畜牲各有不同。赶狗叫“塞”(SE),赶驴赶马那就更加细致,叫这些畜牲往左右,往前后,都各有不同。

赶猪就叫,捶!

父亲大喝一声,捶!

父亲虽然是个文盲,不识一个字,但是,毕竟是老江湖了,一生什么牛鬼蛇神,妖魔鬼怪,蚊虫虾蜢没有见过?何况是一头猪?这哪里能让他放到眼里?也是我没见识,见到一头猪,又是京北牌的,就被吓了一跳。竟不知一声捶就全部解决了。

就这样,猪竟然自动消失了。好玄幻!我是在写玄幻剧吗?

闲话休提,且表正事

且说,我和父亲说话。

我知道,说着说着,似乎漏嘴了,当我意识到,才知道自己似乎已经大逆道了。

父亲倒淡定,他面不改色,似乎是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我的话在他,仿若就是风。

我一时又伤心想来,父亲已经是八十四岁了,我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没有他一生为我的牺牲,如果真是不让我上学。我真能比他活得好,那怕是一点吗?在这样的八十多年的辛劳,苦难中,他能活下来,他还能养活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并且每个人都健健康康的。每个人都成家立业。这需要怎么样的智慧和努力呢?

我说,伯,我说话太难听了,我不是你娃的吗?不是你生的嘛,我的难听话不对你,我对谁说,对朋友说,朋友马上不理我,对老婆说,老婆马上就闹离婚,就是不离婚也几天不理我,对领导说,马上让我滚蛋走人,炒了我。只有对你说最保险。

我伯说,这话还用你说,我不知道?我要是和你一样子,我理你,你哥是大的,五十多了,你问他啥时候对我高声说过话?只有我说他!就你是老小,自小给你贯坏了。由着你,谁和你一样子?

你哥你俩从小上学,你伯我容易?难不难?你俩自小,邻居就给我说,你孩子上学,媳妇享福,孙子享福。你看你累成啥了,你孩子上学上得还不够?识几个字算了,回来也能帮帮你。我想,我们人老几代不识字。你祖爷时,就是我的爷,因为不识字,省钱买了一块地,让别人帮着签地契,那人生坏心,写上了他自己名字,你祖爷都不知道。结果变成人家的地。

从你爷那时,就生心,说家里一定要供一个识字的。我小时候乱,读不了。让你叔读。他读书不上心。你哥读,你也读。我看你自小读书象喝书一样,我能让你下学?能让你不上?跟我种地?我要让你种地,你能不种?

现在你硬了。看不起你伯我了?你数数你身上的毛,才几根?你少得了我是能活了。你伯我会不会坑你?说你会让你往坏处去?

我说伯,我咋不知道,我刚坐牢出来,马上就去接你,是为啥?你年轻时候脾气不好,和我妈经常吵架,打架。我们都生你气。现在你老了,谁生过你气?都对你咋样?是因为啥。有你这样的父亲,我们还能咋样?还能不孝顺你。

我说不下去了,眼睛有点湿润了。父亲看我这样,吭了一声,装着鼻子不舒服,转过头去,也在抹眼泪。

我说,伯,我做人,不应该做好人?我做事,不应该做好梦,我小时候,你是这样教我的,你自己难道忘了?我从小看着你孝顺我爷?

王清营-微信公众号1

为防失联,请加微信。

王清营-微信

王清营-微信公众号2

文章来源:作者微信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