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愿为闺蜜
变成蚯蚓,切成碎末

把自己切碎
把自己归于腔肠类
身体就是一切
无脑,
不需要脑!

美女当前
一切都己忘掉
在欲望与冲动面前
男人——
无脑!

是进化的痕迹
还是设计的精巧?
求偶!求偶!
忘掉一切烦恼

你若是一条鱼
我愿是蚯蚓
我愿是水草!
只要你游在我身旁
或是一口把我吞没!

你若是飞禽
我愿是那高枝
我愿是只小鸟
让你歇脚
或是努力追着你跑!

只要诱惑足够的多
只要机会足够的大
我愿把自己切碎
直到变成末末!
那洒向人间的
是一个男人爱与欲的烈火

 

鸡汤还是毒药

不必为眼前的失落和挫折灰心
幸福往往就在街头的拐角

换一个思路
转一下念头
你的世界就会开阔很多

在男人世界里寻找不到的温柔
也许在闺蜜中可以遇到

只要扩大你爱的的胸怀
伴侣在哪都能寻着

天上飞的
地上跑的
人间处处充满了可爱的美好

只有当你眼里不再有
男女的分别
各样的偏执
自由
平等
博爱
才不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

亲爱的闺蜜们
您觉得俺这番絮叨
是算一碗鸡汤
还是一剂毒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