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驯养了一双锋刺的眼,
像一把封喉的利剑。
杀戮凶猛,
尽管间歇的晕厥,
也毫不留情的扼杀,
请再看我一眼,
换取长眠的情愿。

旦暮,
请给我一次挣眼的机会,
我一定会选择晦朔,
当苍茫大地的一粒尘埃,
随风沉淀在记忆的漏斗中,
倒流,逐流。

梦魇的耻笑,
萌发了一颗邪恶的种子,
在黑夜里愠色,
它操纵了风流倜傥的灵魂,
烟熅着痴情妄想的讯息。
我要在骨髓中灌溉仁善的乳汁,
有谁能告诉我,
在拂晓之际,
能够摧毁苍穹的诅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