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是一只特立独行的小兽
只有在他们面前才是我温顺的时候
无辜的眼神
和粉红色的小舌头
凉凉的鼻尖
顶着你的手

来呀,来驯服我呀!
用细绳捆住我的双爪
再在我嫩嫩的胸前笞出个十字伤疤
趁着他们背过身去了
趁着没有人讥笑怒骂
来呀,来驯服我呀!
做我彻彻底底的主人
在黑夜里尽情玩耍

太阳出来了
你拉着我,一个男人和一只小兽
别人只看见我蓬松的大尾巴
风情万种地摇摆
只有我们相视一笑
各怀鬼胎

 

等待

我是一只被钓上岸的鱼
张大嘴巴
苟延残喘地呼吸

等着你一刀砍下来
开膛破肚
或者一念之间把我扔回水里

要么粘你一手的腥
要么七秒之后
忘记所有事情
忘记你

 

决定

走投无路的时候
还可以写诗
还可以跳舞
还可以望望夜空
还可以迎着风散步

现在痛的
只会笑了

你真的不要我了?

 

再见

你要说什么
我说“嘘……”

安安静静地抱抱
这是你答应我的最后一个要求
就这么赤身裸体
就这么面朝着你
笑嘻嘻的模样
眼泪汪汪

所以别说话,亲爱的
你走了以后
我还可以这样看着太阳
安安静静地
被这片模糊灼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