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5日

《保鲜剂》

首先喜欢上
你的肉体
才再喜欢上
你的灵魂
有灵魂挺好
它是你肉体的
保鲜剂

《地铁出来的某某某》

从地铁C口出来
右转就是刘家窑桥了
有时我慢慢踏上台阶
走到桥上
有时则飞跑
——那是看到
特8路车
开到桥面中间
即将停靠站时

《生活的某个瞬间》

昨天晚上
闹闹妈已睡下了
闹闹精神很好
在奶奶的床上
有节奏地踩着
嘴里唱着
我跟她奶奶
一旁看护
满眼欢喜

《诗人妻子的肖像》

诗人的妻子
年少时都很开心
结婚之后
就开始忧心忡忡了
个个都还有
紧锁眉

《爆粗口》

搬到良乡南关
上班就得早起
今天我跟妻子
一如既往地
早六点半来到
十字路口
又遇红绿灯
妻子又要急急地
抢那几秒

我很是生气
爆了粗口
虽然稍后
我解释了
但现在下班路上的我
还是感到后悔

《保持快乐的秘诀》

每天看看
《北京文学》
上的北漂文章

《刘傲夫文学奖》

想想死后
后辈会设立
这么一个奖
我现在就
哑然失笑

《职业编剧》

大我三岁的他
少年时
诗很好
我把他当成偶像

二十年后
北京方庄的一个傍晚
我们终于相见
坐在一起
人到中年的他说
早不写诗了
写的几部电视剧
上了卫视
但没火
哎,职业编剧
就是前面被人操了
还要撅起屁股
让导演和制片人
再从后面操
只要有操就好
我们是影视圈的
妓女

《不如调换一下》

清明节
加上周末
才三天假
如回老家祭祖
有两天在
来回的路上
国庆节
七天假
在祖国母亲节日这几天
我觉得回回老家
给祖辈们过过清明
则刚刚好

《清明节家族群里的直播》

这次做清明
轮到伯父家
伯父带着他的儿子
我的两位堂哥
去到家族逝去的先人
那里上坟
到了我父亲坟上
我看到伯父
燃香,点蜡烛
双手合十
拜了又拜

父亲生前跟伯父
有点不和
2015年正月
在我跟妻子的结婚典礼
父亲主动示好
两老又和睦了

这次长兄来拜
真希望父亲
能感受到
能像生前高兴时那样
开瓶好酒
自斟自饮

《四月的发现》

每年四月
北京国际电影节
你会发现
文艺青年
一下冒出了
好多
影展电影票
你很难跟他们
抢到

《太辽阔了》

清明节
妻子带着女儿
去山东了
我跟母亲
留在良乡镇
没小孩闹的房子
一下显得
空空荡荡
这多像二十年前
我的四个姐妹
去了广东打工
在家乡做小学老师的我
跟着父母
住在山脚下的
黑瓦黄泥屋里
那栋楼上楼下各大四居屋子
三副南方的小身架
在里面移动
那房子实在是
太辽阔了

《中国诗歌现场》

后口语诗人稿纸上

《一碗热水》

一碗热水
你不动它
它就会变成
凉水

凉水还会
继续变冷
如果执意要喝
你可能就会
咳嗽
声音大得
惊动了楼下
那位半睡半醒中的
老人

《体型问题》

我瞄了一眼
放弃了
两个胖子中间的
狭缝
选择了
两个瘦子间的
宽阔地

我刚落座
旁边瘦子
立即站起
走向了我
刚嫌弃的
那个缝缝

《一生总结》

讣告里
往往写某某某
逝于某某地
我就在想
人的一生
估计就是从出生地
到死去地
这段距离里
碰到几个人
做了几件事

《挺闹心的》

作为大诗人
一想到自己死后
老家的山沟沟
每年,世界各地的诗人
粉丝
都会过来
看看,走走
我就感到
挺闹心
但我也不会
拒绝
不是每个诗人故居
都有人来闹的

《你的前世》

点开花伴侣
(一种
植物识别软件)
对准了妻子
它显示
“北京忍冬
(毛母娘)”

《优衣库》

每经过该店
我总会产生一种
马上进入
夜总会的
兴奋

《地铁所见》

一小学生
坐防爆球上
玩魔方

《列车缓缓》

2000年独自
来京,慢速列车
即将进入北京西站时
一下变得更慢
那种缓缓
让我有些沉重
又有着隐隐的欣喜

现在,每天上班
下班,都要经过
西客站
西客站的速度
当地铁慢下来
我的大脑一下就会
接入到2000年的
那个九月
火车那头是
我的妈妈,表哥冬林
火车这头
是迎我的老乡传有
还有郭斌

《炒房》

朋友小方
将自己的房子抵押银行
贷款买一50几平的
商住房
手续还在办理
未想出了政策
以后商住房
买者必须连续
60个月
未断交过社保
必须全款
再卖也只能
卖给公司
小方急了
说不要那已交的
十万定金了
但卖家不放
他要小方
再赔偿总房价的
百分之二十

《南方诗人》

南方多草木
雨水
一个诗人
诗里如没这些
他对南方
该是多么的厌恶
一个诗人
诗里仅有这些
可不可以说
他对南方
爱得深沉?

《开门》

用单位的门禁卡

家里的防盗门
开了

《笑》

我笑绿萝长盆里
绿萝笑我水泥屋

《沉寂》

你要多沉淀
不像诗的别写
更别发出来

结果他
一辈子没写出
一首
一生都搞
沉淀去了

《春分之后》

轨道两旁的
静物
浮出了夜色
它们用
明亮的脸庞
迎来送往
我和妻子
对它们
报以微笑

《良乡人民的身体问题》

迁居良乡
发现该地
足道店
密密麻麻

行走街上
我每每会留意
来往人们
的腿脚
看看是不是
都有点问题

《碎金》

我嗅着
你的身体
它浓烈得
像一只
烂桃

《精神线上的人》

作为地铁值班员
经常能看到
有人在我们站
下车
然后坐上
返程的一趟

这些坐过站的人
要么忧伤
要么高兴
都是精神太
他妈集中了

《发型师》

风一下给你
推到左边
一下又给你
推到右边

《风中乱柳》

一赤裸女人
向大地
索要高潮

《我们家的豆子》

少年在冬日的田野
收割豆子

他左手抓住
凝结冷霜的
豆荚枝干
右手镰刀
试图砍割

少年将豆子
从荚里剥出
大人们将它
磨成豆汁
做成豆腐

少年带着
罐装好的豆泡
咸豆腐乳
骑车去上中学

那是他一周的
下饭菜
也是一生口味的
最开始

《星空》

一张
千疮百孔的
蓝肺

《长腿女人》

两棵好白桦
街上走猫步

《小广告》

有一天
下水道堵了
你来到门前
寻找墙上的电话
终于打通了一个
你松了口气

下水道通了
你递过一杯水
跟那个
曾在你门墙上
印广告的人说
幸亏没改行
不然都不知
找谁去呢

《老恋人》

妻子骑着摩拜
我踩踏ofo
一起来到了郊外

我们把橙红
和大黄
停靠在湖边

回头看
它们姿态放松
正在谈恋爱

《夜晚目睹一对男女扛抬一辆摩拜单车》

车警报器叫着
一头被屠夫揪住待杀的猪

《红月》

是谁——
叼着如此硕大的烟斗
一整夜
在走

《四月》

愚人节和清明节
总是连着
当有人告知
说我父亲
已不再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知道的
我定会把他这句话
当作开玩笑

《鲁迅全集》

在书房
很有必要放一套
这情况有点类似
你肥胖了
去俱乐部办了一张
健身卡
你别骂
我也知道
这类比
经不起深究

《钱壮人胆》

文学杂志编辑
薪水少得可怜
在金融机构的
妻子面前
自信心从来不足
幸好他还
兼职电影编剧
一年有一两次
工资外的
万元收入
每当收到
汇款的那晚
也是这名编辑
胆子最大的夜晚
他会主动要求妻子
过性生活

《绿导诞生记》

很意外地
考进了电影学院
学影史
没想到比同级导演系
学生还更快
执起了导筒
剧组的人可没那么好
摆弄
为了震慑他们
她首先把头发
剪短
并染成了
深绿

《碎金》

火车射进了山洞
山一下绿了起来

《两只燕子》

早上六点
我和妻子
起床洗漱
六点二十
我们整时出门
从始发的苏庄站
徐徐开过来的地铁
正等着我们
春分之前
这一切都还在夜色里

城际列车
穿行于京郊房山大地
这时候我会把
列车上的妻子和我
比作晨间
展翅齐飞的燕子

《雄安新区》

花了二十年
终于成为
北京人
政府却说
要迁都了

《碎金》

我坐的火车
迷了路

《雄安新区》

就要建立了
北京很多企业
就要迁过去了
但搬不走的
是我所在的行业
文化这东西
还真有点特别

《取关》

就是取消关注的意思
譬如今天
我取关了一个叫
民谣与诗的公号

《给校花正名》

初中时我认为
成绩好的李金兰
是校花
现在回头看
还是成绩差
长得好的陈春红
才算
对了,后者现在代理
随便果
一种养生排毒食品

下载Zine,免费制作精美的图文分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