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9 李柳杨 幻想家

诗-李柳杨

诗 | 李柳杨

海洋馆

流形线体
从鱼鳍到海藻
进化不全的人类

劳动节

为了赢得
鹰的脸
国家特意培养
运动员

所有的人
都在欢呼

承诺
是读一遍就破碎的
明信片

人民

黑色幕布
展示过无穷的金块
闭灯后
破碎如河底石流

空中吊栏

页岩

每一年
留在它身上的
只有
薄土一层
轻敲几下
就碎

打开之后
它的内部
一片空白

通往未来

无题

先知们已经死去很久
有人正引导我们
接受无神的论调
“加快建设!”
有人在喊

新的公园新的天
少年们烧烤和摇摆的河滩
曾是遗弃死婴最多的地方

忘却某人并不像忘却关掉的灯

我的心只能选择愚蠢而不是睿智
我情愿它盲目地在人海中探头
受惊后像条小蛇一样
匆忙地消失在草丛深处
但不会停止回顾

等待

我用你离开的那种声音
在我的身体里种了一棵树
它正旷日持久地使我的内心
变得单一、纯粹

因为漫无目的
因为身处泥海
我渐渐可以分辨出自己的影子
一条晒得近乎透明的鱼干

和虚构的人对话

玉素普在村子下面挖洞
我在房间里面回忆某人

我们无法相遇
像阿米亥和牧羊人
隔着锡安山对喊

风湿挂在我的腰上
疼痛对于玉素普
并非真实可感

他将洞挖到扎麻底下
独自逃走时
我正对着一个苹果
练习接吻

注:玉素普,小说《凿空》中的人

痕迹

现在
某些词语
还是会不经意地
从我嘴里蹦出来

像是你某天夜里
从我身体钻出来后
突然在大腿内侧
找到的那颗
迷人的痣

童年

念小学时 她还是喜欢吃水果的
毕竟那时 什么都可口
某个星期天 外公会给她杀鸡吃
扭住鸡头 咔 一刀下去
溅出点血 滴在碗里 给弟弟吃

每次一听说谁家要杀鸡
必定眯着眼睛跑过去看
但因为这血腥 她还是庆幸
自己不是男孩 不必喝鸡血

五年级时 模仿名著
写言情小说 给隔壁班的男孩看
被班主任抓住 并向她严重警告
“我没有看懂你写的什么
但我也能读懂你的小心思
不要乱搞小动作 好好学习”

她最擅长 用果冻壳捉蝌蚪
暑假制定的学习计划 没有坚持满一天
作业留到最后一晚 还没写完
但只要哭一哭 也就睡着了

吴冕说他梦见我了

他说在梦里我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
我确实有条白色的裙子,还破了个洞

他说他并没有看见我的脸
那他怎么知道那就是我呢

但他确定他梦见的人是我
即使他并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听他这么说之后
我真的觉得应该买条像他的梦
一样白的白裙子
如果有人看到了它
请寄给我

小狗

住在四合院里的时候养过一条狗
某天我偷偷尾随着它来到一片荒野
它朝地平线的方向奔跑了很久
直到太阳快要落山
才停了下来
驻足远望

我一直不清楚它每天
跑到那么远的地方都在琢磨什么
直到今天我离开北京城
跑到偏僻的乡下喧荒
看到一条一望无际神秘的河流
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自由

我想要一个白色的浴缸
放在旷野中央
每天午后趁着阳光
露天沐浴

像婴儿可以
肆无忌惮地
在大庭广众之下
赤身裸体一样

我有对这个世界
坦白的欲望

蒲公英

我采了一些蒲公英
把它们摆齐
放在太阳下面晒

一只蚂蚁跑了过来
把每一株都从头到尾闻了一遍
兜了一圈又掉头走了

我正在想它要做什么
一只瓢虫飞到我的左胳膊上
又跳到我的右手上
踩了两脚
也飞走了……

一个清晨
我被窗外的鸟
所唤醒
它们正停在香樟树上开会
叽叽喳喳 说个不停

我很想知道
那么多鸟聚在一起
会聊些什么
便打开窗户向外探头

就像夸父追着太阳跑
我也追着它们看了很久
但除了月亮投射在我和它们身上
一样漆黑的影子以外
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突然发现
我对于这个星球
依然一无所知

赞美小霞

我不是忘带钥匙
就是找不到眼镜
不会骑自行车
也搞不好煤气
最擅长的事情是
每星期把自己弄伤
几回

听说我有了舍友之后
身边的朋友都很惊讶
她们迫切的问我:
“她到现在都没有叫你滚蛋吗?”

“真的没有!”

我见到过爱情

我很少会对别人心动
这种情况几乎没有
上一次恋爱
甚至还有点迫不得已

但是
我见到过爱情
它像是冬天飘落到我手心里
第一片雪花
展示完
就化了

街景

一个被撞死的孩子
躺在马路中央
人们围着那一滩血
将路堵的水泄不通

不远处
某条狗
正埋头趴在树下
认真地舔

先知

在我的内部,有一种声音
像海豚般婴儿的呓语
自遥远的星星的灯塔
向我的嘴唇
发出地窖般的疑问

缺席

我有一种强烈的渴望
从所有的事物中
消失

我的存在对于我而言的悲观
是自由对于我
永远的缺席

易巧军是个船员

他跟我说每次上船
必须准备若干岛国大片
有些人还准备充气娃娃

他说他的房东也是跑船的
本来快退休了
老婆卷了所有的钱跑了
只能又回来跑船

他还说有时甚至要打捞尸体
真是恐怖至极

他叙述的如此悲惨
让我觉得
似乎只要船员没有了船
工人们没有了工厂
国家没有了政府
打仗没了军队
人类就会获得幸福

清明

每隔一段时间
就会有个朋友向你抱怨道
我想去死

但一般来说
劝都不用劝

我给你个建议

1

西毒何殇说
他要给我一个建议
这个建议就是
把我给别人提的建议
写成一首诗

我想了想
已经记不清我都给哪些人
提过建议
可当时
我是那么认真

2

经西毒何殇提醒
我曾刻薄地批评过
一个大学教授

那又怎么样
我上学的时候
也是这样
觉得老师讲的不好
就把她拉了下来
自己上去

3

哦,我好像还给伊沙提过建议
他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说:
“我要是把诗写成O那样
立马就去跳楼自杀!”

我的意思是
正因为O写的不好
才要有人
站出来
改变那种写法

过马路

马路这边有一个人发小广告
马路那边也有一个人发小广告

有时我会顺手把马路这边的人
发不完的广告
递给马路那边的那个人

所以我一直感觉
马路那边的人
想揍我

葬礼上有个好看的男孩
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我说了几句俏皮话
很快我们就一起跑到了仓库里

为了寻找一种 奖
我们打开了所有的酒瓶盖
喝的烂醉
并第一次品尝到了 死

谎言是如此有必要

他们把音响带进山里
对着喇叭唱民间小调
为了独享一份清净
我编了一个谎

就在他们停下了音乐的一瞬间
风占据了我的口腔

意外的蓝

我们坐了很久的车
去大港区看海
君儿说
我非常有幸
见到了最清澈的渤海

所以那一天比往常的日子
要新鲜一点
因为意外的蓝
我们甚至发明了
新的词语
形容海雾

幻想家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