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3572a3-a5f8-4787-993c-2c3d6ca234a6
四川成都警方在六四27周年临近之际,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当地地一名制作「铭記八酒六四」酒的男子符海陆。(public domain)

今年四月,成都“四君子”被中共当局起诉,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事由,仅仅因为,这四名巴蜀子弟,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 ,因去年制作“铭记八酒六四”的酒瓶,其中的“酒”字,与“九”同音,意为“铭记八九六四”。成都女诗人马青在网上转发了酒瓶图案,竟也遭拘留一个月。

这一酒瓶事件,从传统上说,属于隐喻文化;社会学意义,属于行为艺术;从文明层次,属于言论自由。其中,没有任何一条,可以构成关押和起诉的理由。即便中共自己的“法律”条文,都无从依据。更不用说,还扣上那么大一条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一个酒瓶,就能颠覆一个大国政权?只能解读为,当权者神经太过敏、这个政权太脆弱,中南海的心理虚弱,与它自我打造的威风八面和固若金汤的表面形象,全然不符。任何明眼人,都可以“透过表面看实质”。

一切都得从六四屠城说起,因为有了这一桩弥天大罪,共产党就需要制造无数弥天大谎,去百般遮掩。于是,对任何真相揭露者,都急忙封嘴;对任何历史触及者,都横加迫害。非法监禁“铭记八酒六四”的四君子,只是28年里从无间断的迫害之一。为此,这个红色政权,不断犯下新的罪行,反人权罪,反民族罪,反人类罪。其实质,就是用新的罪行,去掩盖旧的罪行。以至于,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1989年,邓小平调动数十万解放军,合围北京城,最后悍然下达屠杀令,血腥镇压了中外历史上规模最大、最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邓小平下令屠城的动机何在?

今年二月,国内一家名为“中国报导”的网站,刊登长篇报导,题为《邓朴方是如何成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以罕见翔实的资料和大量确凿的证据,揭露了以邓小平长子邓朴方为首的邓家族腐败的惊人内幕。

1983年,在邓小平授意下,当局从国库拨出2600万人民币,交由邓朴方,作为其“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和“中国肢体伤残康复中心”的活动经费。以此为出发点,经由海内外大举募捐和大规模倒卖违禁商品,坐在轮椅上的邓朴方,很快拥有177间官倒机构,雇用13000多军政人员为其敛财活动效力,财源滚滚而来。

除邓朴方之外,邓小平的其他子女和女婿,个个敛财有术,聚财有方,纷纷成为商界龙头老大。次子邓质方,四方集团总裁;长女邓林,东方美术交流会会长;次女邓楠,东创集团老板;幺女邓榕,深圳华业地产集团主席;女婿吴建常,香港金辉集团主席、东方有色金属集团主席、银建国际集团主席;女婿张宏,科学院科技开发局局长;女婿贺平,中国保利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新海康集团副主席、新鸿基工业副主席;邓小平妹妹邓先群,总政治部工程部长……

后来,更有“后浪超前浪”的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安邦集团董事长,中国数一数二的亿万富豪,动辄甩出数十亿美元大手笔的海外收购大户。“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在邓小平的号召下,邓家族的子子孙孙、五亲六戚、七姑八婆,带头成了“先富起来”、而且富得流油的少数人中之少数人。

回头来看邓小平六四屠城的动机,就再清楚不过了。权力,既得利益,腐败,就是邓小平下令开枪的最原始动机。所谓“制止动乱”、“稳定压倒一切”、“集中精力搞建设”,都是屠杀的借口和幌子。

六四之后,中国官场腐败大规模发展,如洪水泛滥、洪水决堤。上至最高领导人、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至省市大员,下至县官、村官,无不巧用权力,捞得盆满钵满。更把巨额赃款转移海外,酿造出“国际记者联盟调查报告”、《巴拿马文件》等惊天丑闻,轰动国际。

腐败,大规模的腐败,无可救药的腐败,不仅印证了邓小平六四屠城的动机,而且成为六四屠城的直接后果。

最近,有网友传来别致的“中国简史”,用最简单的语言叙述中国历史,比如:秦始皇说:我修;孟姜女说:我哭;陈胜说:有种;项羽说:我举;刘邦说:我斩;于是,秦亡了……那么,说到六四,就应该是:邓小平说:独裁;学生说:民主。邓小平说:腐败;学生说:监督;于是,开枪了…..

(2017年5月23日)

By editor

《陈破空:六四,邓小平下令开枪的动机 –从“铭记八酒六四”说起》有12条评论
  1. 明確目標,一經確立,光複祖國,無所動搖;選擇方式,審時度勢,靈活多變,並不拘泥。如此當然不是哪些每逢三八婦女大會就去爲一桶食用油,給共匪站街的老孽畜們所能理解,“沒有辦法呀……”跪在地上,不想辦法,怎麽可能有辦法?
    時機未到,民眾尚未覺悟,在公有制下主動積極罷工並不明智,被動消極怠工卻很常見。“大鍋飯”“能者多勞”“鞭打快牛”都是公有制下常見狀態。既然共匪準備“國”進民退,那民眾消極怠工,拒絕給惡魔磨刀,同樣是幾乎沒有風險,唾棄共匪偽政權,偽政府方式方法。

  2. 補充:給人冥幣上的毛賊澤東畫出衛生鬍再消費,以此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覺悟民眾,達到“煽動顛覆”效果,但在任何司法審理中,卻不能司法認定如此行為与狗屁“煽動顛覆罪”存在必然聯繫,不喜歡惹事的朋友隨意推說自己厭惡毛澤東,也就矇混過去,而後繼續畫就是了。倘若足夠數量民眾都能數年如一日,養成習慣隨身攜帶記號筆畫了衛生鬍消費,那共匪偽政權奴役壓迫民眾的日子也就到頭了。如此覺悟民眾,示威,抗議,唾棄共匪偽政權的方式方法,已然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內容,不需要去廣場,無需集會,普通參與民眾幾乎毫無任何風險。實在躲不過去,就說被不才愚弄欺騙了,讓共匪偽警察找不才來就是了。不才換個場地抗爭,在共匪偽法庭上,与共匪偽司法過招,共匪只能暗殺不才,“抓捕”“羈押”“審理”“判決”?哈哈哈哈哈哈哈,狗腿子是給自己找麻煩,吃不了,兜著走,連那身混黑社會的制服,流氓執照都保不住。
    提醒哪些準備暗算不才的狗腿子們,不才這麽狡猾,潔身自好,不可能吞餌上鈎,留著你們的美女賄賂高級土匪頭目去,少在不才邊上轉悠。如果想要做什麼,已被看穿,還用做嗎?蒼蠅一樣盯著不才就是了,你們能做什麼呢?暗殺不才嗎?為國為民而死,不才深感榮耀。

  3. 拿出勇气堂堂正正做个中国人
    即使是成年人,您能选举有立法权的人大代表吗?既然不能,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过是没有民众授权的非法伪政权;即使是成年人,您能选择执政党吗?既然不能,那么共产党政府不过是未经民众认可的非法伪政府。即使是成年人,您能选择国家元首吗?既然不能,那么无论是毛泽东,邓小平,还是江泽民,胡锦涛,乃至习近平都只是窃国大盗,奴役人民的匪酋而已。马列主义不是中华文化,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不配使用“中华”;人民不能直接选举地方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不配使用“人民”;国家元首,地方首脑均非民众选举产生,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不配使用“共和”;国家是全体民众的利益集合体,当中华民国大陆沦陷区财富分配严重不公,基尼系数已然达到0.61, “中华人民共和国”早已不配使用“国”。中国是中华民国的简称,只有中华民国推翻帝制,建立共和体制,是主权在民的现代意义国家,故而只有中华民国才是全体中国人的祖国,才有资格代表华人树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华人民共和国”只不过是复辟伪政权。详见辛灏年先生所著《谁是新中国》及其系列演讲视频。
    在街头小广告上盖印戳并不损坏任何物件,也未构成伪政权扰乱社会秩序罪名,甚至并不抵触伪警察们禁止的标语横幅的狗屁行政命令。当下任务只是觉悟民众,使得民众不再惧怕伪政权,只是要求环卫工净化满是小广告的街道,只是迫使物业公司粉刷满是小广告的楼道,凡是涉及民众情感的小广告不要加盖印戳,否则不道德,比如寻人启事,寻狗启事。至于共匪用以继续欺骗民众,学习雷锋的宣传画报正是最合适的目标物。不必把印戳盖到伪政府满面墙的谎言上以示抗議,无需盖在作为伪政府基层单位——居委会捧臭脚的横幅上用以示威,当民众觉醒,维护自身权益,共匪伪政府如此糟蹋民脂民膏的黑社会消费行径必将遭受天罚。倘若这类狗屎已然被贴上了小广告,那么印戳可以盖在小广告上,伪警察缉拿破坏公物者,应该是去找张贴小广告的人,而非加盖印戳者。街头小广告本就违法,且价值很低,与伪警察两三千的立案金额天差地别,倘若以经济损失立案必定成为笑话。同理,伪政府行政命令的公告与街头小广告类似,以金额计算也可以作为目标物。行动前必须观察周围,注意避开摄像头,城乡结合部摄像头较少,便于行事。只有多数民众懂得历史,明了现实,认祖归宗,乃至私家车以带有这样的印戳为荣耀,那时可以公然加盖于任何物品,包括伪警察的警车上。伪政权离开愚昧与野蛮也就不能存在,但是目前多数民众尚处于无知与恐惧之中,否则我这样的懒人也就无需自己刻製印章了。
    “驱逐马列,还我中华”,“铲除共匪,光复民国”,“打到共产党,解放新中国”“共匪窃国,奴役人民”……印戳就是缩小了的标语,在街边小广告上盖印戳就是改变形式贴标语。这是很刺激的小游戏,不但比玩儿网络游戏有趣得多,而且更能为中国民主事业尽一份绵薄力量。“奋起抗争,再奋起抗争,直到羔羊变成狮子。”各位参与者无需担心,我是主使者,策划者,始作俑者,无论哪位朋友这样做出了麻烦,不才都会主动承担煽动、教唆之责。

    孙鹰,北平沦陷区,中华民国一百零二年四月十六日
    补充:担心孩子们看不懂,在民众尚未普遍觉悟时就把印章盖在街边大中型广告上,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此文复印件背后加以重要提示——在当前时期,文章包裹的印戳只能限定使用在街边小广告,满是小广告的楼道墙壁,以及共匪伪政府贴出的公告上。如此一张复印件也可一物二用,即提供工具,加以使用说明,帮助那些已经懂得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孩子们在生活中实践;又能帮助那些懦弱的民众达到觉悟,从而不再恐惧身着制服的伪警察,参与抵制共匪伪政权。

    多年前所寫,無需爲不才擔心,不才條件特殊,刻意選擇觸犯狗屁“煽動顛覆罪”,“顛覆罪”。刻戳子太麻煩,帶上一支記號筆就能達到了。倘若連拿筆的勇氣都沒有,還能指望在槍林彈雨下,無懼生死,拿起槍嗎?

  4. 哦,推動民主法治,光複祖國,是包括炎黃子孫在內的各民族,各地區生活,各領域工作,全體中國人爭取固有自由与權利的民眾運動,並非單純的學生運動。
    比如給毛賊澤東畫出衛生鬍,任何有消費能力的中國人都可以做,倘若十張人冥幣中就有三張畫衛生鬍,共匪嚇都嚇死了,還敢綁票,“抓捕”,“審判”嗎?

  5. 補充:首先是不認可共匪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府;而後是唾棄共匪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府;最后才是抵制,乃至被迫使用暴力抵制暴力犯罪侵害的革命。

  6. 竭不才所思所想,所作所為,告知諸位,包括陳破空先生在內的民主法治推動者,切勿為了“紀念”而“紀念”。開闊視野,高處著眼;放下身段,低處著手,待到民眾普遍覺悟,共匪經濟崩潰,搶掠民財,導致群情激奮,光複中華民國,推翻共匪偽政府,顛覆共匪偽政權,達成六四死難者未能完成的事業,使得未來的孩子們在自由平等,民主法治下幸福生活,才是真紀念。
    後學小子言辭激烈,還望海涵一二。

  7. 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三民主義——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
    美國羅斯福總統提出的四大自由——信仰之自由,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
    將二者對比,不難發現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族主義內容所對應的就是羅斯福總統所言信仰之自由,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權主義內容所對應的就是羅斯福總統所言言論之自由与免於恐懼之自由;國父中山先生倡導的民生主義內容所對應的就是羅斯福總統所言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
    三民主義並未過時,三民主義救中國並非僅僅是標語口號。站起身,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深明民族大義,尚且無懼日本鬼子,俄國鬼子的刺刀槍口,更何況黃俄二鬼子們綁票,“審判”,“關押”?暗殺好了,誰在乎呢?生,無愧天地鬼神;死,無愧列祖列宗。
    子曰: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朱熹註釋——智足以燭理,故不惑;理足以勝私,故不憂,氣足以配道義,故不懼。此學之序也。
    所謂“九二共識”只是汪辜二人代表共匪与國民黨達成的協議,因為沒有民眾授權認可,所以不具備法律效應。蔡英文總統以中華民國總統身份予以否認,當然正常。
    “一中各表,互不否認。”不僅反邏輯中排中率法則,更重要的是与中華傳統文化中“漢賊勢不兩立”相矛盾,所以“九二共識”加上引號不僅僅是引用,而是表示所謂的,非法的,不合邏輯的。
    明確“九二共識”是什麽,運用“九二共識”,正大光明恢復中華民國,脫漆共匪偽政權,將共匪偽司法陷於二難,無從綁票,不能“起訴”,“審判”,否則就是共匪公然廢除“九二共識”,公開承認共匪陸獨,分裂中國。
    別誤會,不才身在北平城郊,是中華民國大陸淪陷區居民。不民主,無法治,淪陷區民眾被剝奪了一起政治權利,毫無自由可言,故而沒有公民,只有居民。
    明瞭大義所在,不計利益,承擔風險,換取美元現鈔,清空賬戶,盡量減低消費,打擊共匪偽政權經濟金融。
    當時機成熟,在民眾遭遇共匪有組織暴力侵害時候,被迫實行集體武力自衛,制止罪犯傷害民眾,打擊有組織犯罪,推翻共匪偽政權,顛覆共匪偽政府,捉拿匪酋頭目,獨立司法予以公開公正審判,使得受壓迫,被奴役民眾,重獲固有自由權利,得解放,這就是革命。

  8. 禁止民眾選擇,不是執法機構的共匪非法偽政府不是政府,只是有組織犯罪集團,壓搾,盤剝民眾所獲贓款不是稅收。“無代表,不納稅。”無論從法律,從道義上,民眾都有拒絕支付給黑社會犯罪團伙“保護費”,有能力,對抗共匪黑社會來收保護費,身著統一制服的流氓們,直接抗“稅”,乃至面對共匪暴力搶劫,暴力抗“稅”,以至於有組織暴力抗“稅”。時機尚未成熟,民眾尚未覺悟,共匪經濟尚未崩潰,尚未到達革命前夜,故而此方式只能作為覺悟民眾爲目標的輔助。此方式有風險。
    法定貨幣,簡稱法幣,是以國家主權信用背書。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是國家,沒有主權,不存在主權信用,所謂人冥幣只是有價印刷品,不是法定貨幣。看看人冥幣的狗屁“法律”,印製多少無需民眾授權認可。在毛賊澤東頭像上畫出衛生鬍,再予以購物消費,如此方法合於共匪偽政權所有狗屁法律,甚至合於叫做“‘人民’‘銀行’”的共匪出納處的狗屁規定,塗汙面積不足規定的八分之一,屬於可流通“貨幣”,能直接存入自助存款機,任何公司,商家,個人,拒收可流通“貨幣”卻違反共匪的狗屁“法”律。既,以此唾棄共匪偽政權不存在的主權信用,不具備主權,唾棄共匪非法偽政權,屬合“法”行為,禁止,阻礙,抗拒,卻是違“法”行為。共匪若以狗屁“煽動顛覆罪”綁票,“起訴”,“審判”,取證困難,無從統計圖污多少張人冥幣;不敢舉證說明超發,印刷多少人冥幣,無從確定印刷成本,否則共匪“檢察院”觸犯狗屁“洩露‘國家’機密罪”。如此而為,將共匪陷於狗屁司法二難,個人承擔風險降低。

  9. 任何事情必須思考三個問題:要做什麽?該怎麼做?能不能做到?明確第一個問題,才去思考後兩個。至於第三個能不能做到,“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已然不是人所能解決的問題。
    明確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就該被民眾顛覆;明確所謂共產黨“政府”只是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並非三權分立下的執法機構,就該被民眾推翻,而後思考怎麼做。
    覺悟民眾是最重要的事情,必須做,覺悟民眾猶如給鐵塊儿加溫,燒紅鐵塊儿,敢伸手必引火自焚。只要民眾覺悟,共匪戈培爾博士“宣傳部”下轄大褲衩,CCAV,所有狗屁都無從愚弄民眾,只能使得民眾更加唾棄共匪;共匪希姆萊先生把持下的“印把子”“刀把子”“槍桿子”,膽敢使用暴力,乃至武裝暴力,恐嚇,威脅,殺戮只能及其民眾憤怒,引發暴力革命。
    對共匪偽警察講述——只有三權分立下,才有作為執法機關的政府,才有作為執法者的警察,“公檢法一家人”“黨是領導一切的”“服從命令聽指揮”,所謂的“‘警察’‘部隊’”不是執法者,不是警察。
    對共匪“軍隊”匪“兵”講述——黨衛軍屬於納粹黨,“‘解放’軍”屬於誰?“鐵心跟黨走”“支部建在連上”“抵制軍隊國家化錯誤思想”,共產黨只是納粹黨,你們只是黨衛隊,不是軍人。
    對普通民眾講述——圈裡的豬能下几頭小豬,由公豬母豬決定,還是由飼養員決定?從“只生兩個,消滅老三”,到“只生一個好”,直到現在的“二孩政策”,你們的生育決策權呢?沒有了生育決策權,你們是豬是人?狗對於狗窩擁有的是使用權,還是所有權?生產資料公有制下,土地是生產資料之一,房子建在土地上,民眾的住房只有七十年土地使用權,也就是房子只有七十年使用權,如此房屋買賣是不動產交易,還是七十年剩餘使用年限有償轉移?你們的房子跟狗窩一樣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你們是人是狗?共匪偽政權,共匪偽政府剝奪你們做人的權利,你們支持,甘為豬狗?下賤!
    民眾覺悟以後,狀態猶如封閉的火場,所有可燃物早已超過燃燒溫度,只要打破門窗,致使空氣流通,火場獲得氧氣,立刻出現爆燃,熊熊大火,有經驗的消防指揮只能下達命令讓消防員撤退到安全距離之外,任由大火吞噬一切。

  10. 什麽才是紀念方式?如同祥林嫂一樣,自怨自艾,還是臥薪嘗膽,對比分析,理清邏輯,等待時機,鉛刃一割,乾坤一擊?
    請願,向誰請願?猶太人向納粹黨衛軍請願,革命軍向滿清韃子請願,中國人向日本鬼子,黃俄二鬼子請願嗎?還未踏入廣場,悲劇已然註定。

  11. 顛覆非法偽政權不應該嗎?推翻非法偽政府不可以嗎?認為不應該,不可以,只能是離開皇城,沒了慈禧太皇太后,滿清韃子皇帝,就什麽也不是的八千萬爛屁股,死太監。

  12. 現代政治概念——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所謂“先民主後集中”下,民眾的“選舉”所謂“基層人大代表”的那張所謂“選票”代表了民眾什麽政治權利?沒有立法權,沒有決策權,沒有彈劾權,沒有審查權,沒有任免權,沒有創製權……民眾被犯罪團伙以法律形式,非法剝奪了一切政治權利。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國家,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只是犯罪集團。
    文化傳統概念——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不配自詡爲中國。
    如此觀點,不才當年不知道,哪個跪地上書,卻被塑成高舉火把的女孩子當然也不知道,死在坦克履帶下,槍彈中的學生市民也不知道,但現在幾個讀課本的孩子知道呢?從文字當中,起碼可以確定陳破空先生依舊不知道。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