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记成都酒案四君子和川渝的八九兄弟”征文

二十八年前,中国人积压已久对民主的渴望火山般爆发,两百万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前游行示威,举起大标语高呼惩治贪污、反对官倒、开放民主的口号,这是四九年共产建政以来一场空前伟大的民主运动。可是,人民政府动用人民军队对人民大开杀戒,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八九六四天安门血案。从此,中国人终生责问“怎么能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开枪”,终生与肝脑涂地血溅四方日夜游走在天安门前的亡灵们心贴心了。

六四是一个界碑,一条界河,一个拐点,不少人的灵魂被六•四的鲜血洗涤,他们对中共完全丧失信心,开始用自己的大脑思考求索,走上了为中国民主宪政奋斗的新征程!

四川成都酒案四君子,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2016年为纪念六四,制作了“铭记八酒六四”酒,关押一年后,以“煽动颠覆国家罪”起诉。之前的陈云飞,2007年六四18周年当天,在《成都晚报》刊登“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表现出川渝人不畏强暴的正气与智慧。

四川人用“吵它个二十四朵花开,哪一朵不开,掰也要掰开”,形容为人做事必获全胜的犟牛劲,四川人用“提起脑壳耍”形容盯上不平事舍命拼到底的决心,这两句俚语,入木三分淋漓尽致地刻画了四川人的性格特征,也是对成都酒案四君子等勇士最生动的诠释。

我在重庆度过了38年半,占这辈子大陆生活的五分之四,够资格称为四川人了。

这篇文章,是四川女子以她的泼辣及“真人面前不烧假香”实话实说的德性,针对一个特殊的群体喊话,对象不见得是四川人,他们不在大陆境内,而是海外“吃了天安门人血馒头”拿到澳大利亚定居的那批中国人。

天安门的杀戮罪行,激起西方的一片愤怒,澳洲政府表现了空前的人道情怀,在九十年代中、后期,一刀切收留了两批在澳的全部中国人,不分白(持有效签证)黑(签证过期)人人有份。加上随后移民澳洲的这些人的老婆老公儿女父母兄弟姐妹,总数超过二十万。包括我和我的女儿。

不少人公开表达了对澳大利亚感激不尽,决心在有生之年努力为澳洲奉献。

我们有一千条理由这样说,有一千条理由这样做;同时,我们有一千条理由审查自己是否忘记了,是否言行一致说到做到了。

我们上下三代人是“吃了天安门人血馒头”的既得利益者,我们是因为他人飞来横祸人头落地而定居澳洲过上了真正的人的日子,这种“幸运”非比寻常,而他人承受的灾难则是万劫不复的。

来源:公民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