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年
鲜血早已干涸
中原却并没有多少劲草
到处都是荒芜
甚至
连地下水都没有一寸干净

二十八年
弹孔早已抹平
星星的弹孔中
却并没有涌出
血红的黎明
一切不仅还在沉睡
而且
睡得更沉、更深

二十八年
历史长河无非一瞬
于我们却是最好的年华
尤其全部的青春
伴随这最好年华、这全部青春的
难道只有悲情
以及
无尽的沉沦?

世界多么美丽
却被玻璃墙阻隔
二十八年过去
我们没有趟出路
没有摸到门
世界所有的美丽
于我们都只是遥远的风景

二十八年
刽子手固然失败
再锋利的剑
也截不断一个民族的记忆
再华丽的词藻
也无法遮掩他们的狰狞
但是,必须承认
我们也并没有赢

不是所有的牺牲
都能够换来新生
不是所有的苦难
都必然推动前进
二十八年了
我们拿什么来救赎自己
拿什么来告慰
每个仲夏之夜
从厚厚的云层中
那些凝视的眼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