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9日美国国会拨款委员会否决了2005年预算中,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所提出的一项以2千5百万美元支持中国计划生育的项目。布什政府以往已经连续两年拒绝给予人口基金会拨款支持了。估计国会的这次决定,也会第三次促成布什总统作出同样的决定。拨款委员会每年夏季进行对外援助的年度项目审批,今年民主党议员Nita Lowey提出了修正案,要求恢复拨款, 但是委员会以共和党的Todd Tiahrd议员带头,以32对26的表决,否定了这个“赞助中国强制性堕胎和结扎”的提案。

从1985年起美国有一项人权法案名为坎普-卡斯滕修正案(Kemp-Kasten Amendment), 它授予总统特权,可以撤销一切对支持强制堕胎行为的机构的经费拨款。堕胎在美国社会是一个持久不衰的争议焦点,“强制性堕胎”对一个人道和自由的社会,简直是匪夷所思的。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对中国的强制性计划生育进行援助,他们在中国的32个县设有工作点,并声称,在他们的监督下,中国妇女是“自愿”地遵循计划生育的规定,而接受堕胎、结扎的。他们还有其他对妇幼进行教育和保健的工作。但是计划生育是中国的国策,“谁超生,就叫谁家破人亡”(湖北)、“谁超生,就叫谁倾家荡产”(湖南)、“一胎环、二胎扎、三胎死胎杀杀杀”(广西)、“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江苏)、“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四川),这些计生口号很可以反映出中国的这项写进宪法的“国策”是以怎样残酷的手段来对付农村妇女的。计生干部如果完成不了人口“指标”,就要罚款、停薪甚至坐牢。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财力再雄厚,它在中国能违反“国策”吗?美国方面的研究机构和官员多次在中国调查,希望能找到中国农村妇女在计生问题上是自愿配合的线索,但是得到的都是相反的证据。

中国的人口增长率在“宁增十座坟,不增一个人”的人口政策思想的主导下,人的生命变成了简单的数字,农村人民的性命和财产完全操纵在素质低劣的计生干部手中,任其鱼肉宰割。有时干部为了征收高额超生费,甚至鼓励农民多生。贪婪、腐败、残忍和无知,主导了农村的计生政策。中国严重的三农问题之中,计生问题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在推行了计划生育工作二十多年之后,中国政府于2002年九月才公布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其中有一些“扶贫”、保护妇幼、禁止产前鉴别性别和惩治不法干部的规定。但是事实证明,这种强制性的手段还在继续着。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于7月6日寄给国会18位议员一封信, 指出中国计生政策的强制性和残酷性严重伤害人权,要求他们不要支持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拨款案。他在信中以广东碣石镇为例来展现当前中国执行计划生育的状况。碣石镇委办公室发布的2003年43号文件公布从2003年8月26日开始,用35天的时间,在这个人口只不过20万的镇开展秋季计生活动。

任务指标:结扎1369例,放环818例,引产108例,人流163例。全镇各村(社区)委会必须按时、按量、按质完成。35天内,每5天结算一次,每10天进行一次评比小结,要100%完成任务。完不成任务的村支书、主任,要扣发一半的工资,其他定编干部,停发工资。

文件还规定,这段期间“结扎的补助50元,每例大月份补救措施(即强制晚期堕胎)补助300元。”吴弘达用这一个例子证明中国的计划生育到今天还是当成一项经济工业的生产任务来规定和执行,这是违法联合国宪章,违反国际的《世界人口行动计划》,也是违反基本人权和人性尊严的。美国也是世界上唯一制定了保护中国的计划生育受害妇女的法规的国家,移民局每年为这些受害者保留了一千个名额。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可怜那些被计生干部追杀的中国农村孕妇并不知道如何能冲进美国为她们所开的大门。

布什总统下周将公布他对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是否拨款的决定,预计他也会拒绝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去支持一个强制中国妇女堕胎和结扎的项目。

《观察》7/10/20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