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10多少年来本人几乎不看CCTV,我总觉得那玩意有毒,如果说老马认为宗教是世界人民的精神鸦片,那么我们的CCTV就是中国人民家庭视觉的地沟油。如果不是当今风头扑面的邓小平剧,怕是我有生之年都不会也没可能光顾CCTV,我乃是天生的视觉地沟油绝缘者,就像犯贱千古的潘金莲从没属于过烧饼武大,就像伟大的共产主义从来不属于渺小的本国人民,看世界大势浩浩荡荡滚滚西去风,听中国人民自拉自唱千年苟且生,所谓春华秋实知多少,万水千山傻冒。

一个CCTV的神圣满怀让我明白,为何今日的中国大地铺天盖地皆脑残,因为他们都在CCTV的怀里尽余欢。

我们没理由不庆幸,三十年前的中国在毛泽东死后终于义无反顾的走上了曾被我们千夫所指万民诅咒且坚定不移的老死不相往来的资本主义道路,他们终于踏上万恶的资本主义贼船,尽管邓大人号召我们在变态中打左灯向右转,尽管我们的所谓资本主义很原始很山寨很黄很暴力,但我们的确告别了奶奶的原始社会主义,我们告别了比资本主义变态百倍千倍的早请示晚汇报三忠于四无限,从这一天开始男人可以大胆泡妞而不至于被判死刑,女人搔首弄姿也不会有人再把她游街示众,中国已不再是傻乎乎的中国,我们求财求知求飞求爱,我们一夜间脱帽脱傻。

中国注定出不了华盛顿林肯当然也生产不出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但老天在那个年代给中国人民及时送来了邓小平。如果没有邓小平,中国不可能如此大踏步的管他白猫黑猫甩开膀子干未来,当然若没有邓小平,也不会有后来让历史刻骨铭心的广场枪声。中国人不幸中的大幸和一个民族永生难忘的伤痛并存,天使和魔鬼不同时空的双重重叠,中华民族无言的劫难和深深欢欣。
一个邓丽君灭了万千唱红曲,一个许文强赶走了曾经不落的红太阳,一个民族亿万人心告别主义走向新生活。

2014-08-18深夜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