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民们丧心病狂了。最近他们在南非枪杀了很多法轮功信徒。

真善忍,再次遭到袭击。暴民们不但在中国大陆本土气焰嚣张,而且将这种对真善忍的仇恨扩展了遥远的南非。很多善良的人倒在血腥之中,那些杀人暴徒以及他们的幕后操纵者逍遥法外。

为什么中国的暴民和暴力如此之多?无可置疑,马列主义和专制制度,就是这些暴民和暴力的肥田沃土。

马列主义进入中国以后,喧嚣叫嚷无神论和暴力论,反对仁爱思想,提倡斗争学说,鼓动人不是相互爱护,而是相互坑害,造就了无数暴民。

暴民当道的地方,善的力量总是受到打击和压制,恶的力量总是得到保护和鼓励。在中国我们随时可以看到善良的人,为人正直,不做坏事,日夜勤劳,可是总是过着非常贫穷或者拮据的日子,就是在政府中供职,也不过是个任人宰制的清贫的老好人;而那些暴民趾高气昂,招摇过市,公开残害国民,公然抢劫国库,寻欢作乐超过历代任何特权阶层和流氓势力,可以说在世界历史上任何王朝,也找不到目前中国大陆这样的状况:暴民大权在握,除了少数抗争者之外,整个社会屈服在暴民的脚下。

无神论毁灭了人的信仰,将人驱赶到只受利益支配和引导的魔鬼状态。如果用兽性来类比腐败势力和暴民恶行,那就太简单了。一般的野兽,只有在极端的生存需要之下,或者极端危险的面前,才和别的动物争夺事物,或者相互撕杀。一旦吃饱,一旦自己的生命没有危险或安全有了保障,野兽们一般就再也没有贪欲,没有侵占,没有巧取豪夺,没有恐怖暴力。可是大陆的包括腐败势力在内的暴民们,就大不相同了。他们无止尽贪污受贿,无止尽地占有女子,无止尽地侵害国民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无论多少金钱,多少美女,多少轿车洋房,也满足不了他们的卑污的贪欲。尽管从来没有国民攻击他们的安全上的危险,他们由于做贼心虚,他们仍然以殴打,刑具,监禁中的各种折磨,直到监狱刑期或者这次南非式的谋杀为手段,对国民不断地发动肉体的进攻和侵害。所以我说无神论将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境界沦落到不是野兽的状态,而是魔鬼的状态。魔鬼有无尽的贪欲和无尽的暴力倾向。

暴力论彻底反叛了人类主流文明几千年来不懈的追求-博爱与和平。专制制度对国民实行恐怖统治,谁要求自由和民主权利,那么谁就会遭到无情的打压,无论你是平头百姓也好,官僚干部也好,概莫能外。它在整个社会建立了一种暴力能够享受的机制,即提供了一种暴力可以发财致富,可以压倒他人,可以青云直上的样板。看看成克杰王怀忠这样的官僚阶级中的弱势者的发家史,看看刘涌那样的社会黑帮是如何通过暴力和金钱,买官作恶的发家史,就可而已知道暴力论是怎样地实现了无神论的主张,是怎样推动了这个社会沉沦于罪恶的深渊!

良民失去了制度的依托,总是处在劣势,不得不默默忍受暴民的侵袭残害。

因为地方县乡政府中的黑帮,横征暴敛,无以为生的上访农民,维权不成,却经常遭到拳打脚踢,皮带警棍,监禁判刑,暴民们将多少非人的虐待摧残随意加到良民们的身心之上。只要看看陕西剩子洲县很多农民,仅仅因为在街头宣讲中共自己的文件,就惨遭很多毒打后,惨死于派出所看守所和监狱的事例,就可以略知暴民气焰嚣张。

当法轮功挺身而起,试图拯救中华民族的精神堕落时,同样遭到暴民的抵制打压直到百般地摧残。打压法轮功,摧残或者谋害法轮功的信徒,是暴民们的一个阴谋,一场无神论压制宗教信仰的,暴力论压制博爱论的阴谋。这个阴谋的核心愿望是要延续特权阶层的不劳而获的,为所欲为的,将整个社会踩在脚下的暴民垄断社会的生活方式。

杨天水于南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