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

八月上旬的上海是炎热的。我和李国涛多次联系作家王一良和井蛙夫妇,都没有成功。大概他们休假去了。

后来我一个人再次到了上海,找到了他们。他们夫妇住在浦东的西渡,离奉贤区只有几公里。这里的房子便宜,他们便租住了一个套房,一起写作。

王一良上海人,大约六十年代初出生。大学毕业以后,一直从事文学创作,尤其是八十年代,是上海有名的年轻的小说家之一。二千年代开始,因为追求自由民主,被官方劳教了三年,劳教中,他被分在蔬菜队劳动,整天干类似于菜农干的农活。

劳教生涯结束以后,遇到了文学人井蛙,他们大概早已有了神交,便结为夫妇。

这是一对和睦的、好客的,拥有共同理念的,也从事同样工作的夫妇。一良身材高大,端庄憨厚,井蛙身材娇小,善良随和,为人皆热情待人,禀性仁义诚实。

他们做了好多美味菜肴。饭前饭后,我们一直谈到晚上。他们夫妇还一直将我送过黄浦江,直到我上了公车,他们才放心离去。

我们谈话的范围很广。以下是一良的言谈摘要-

“自由民主已经是世界大势,任何守旧的力量,也不能阻挡得了。但是我们处在举世追求和平理性的时代,因此中国的民运主流上必须是和平的理性的。”

“由于我们的力量还很弱小,我们就不能急躁,只能渐进。而目前尽量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谋求进展,尤其必要。”

“文学是我们夫妇目前的追求,我们尽力翻译有利于开启儿童智慧和民智的文学读物。每天都在紧张地工作,稿费是低廉的,我们必须为生存而奋斗。”

当我谈到辜鸿铭的一些观点时,一良非常赞同。辜鸿铭大致这样说过,真正的文明不是高楼大厦,不是汽车洋房,而是文明的男女老少。高楼大厦汽车洋房等等,只是文明的物质层面,而只有一个社会的人群,普遍地拥有教养,赋有仁义礼智之后,这个社会的文化状态才能称作为文明。

一良的悟性,品德,都是一流的。

他说:“上海的民运,杨勤恒是可歌可泣者。他受到的迫害深重,但是从来没有气馁,仍然在继续思考、参与、领导。其他如李国涛、戴学武戴学忠兄弟等,都是坚强的斗士。”

我本来很想拜访上海的民运先行者杨勤恒。但是时间限制了我的构想,迫使我不得不匆匆告别了一良夫妇,离开表面上显得庞大而杂乱的上海。

杨天水于云南昆明
2004年十月十日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