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是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代表人物哈贝马斯的代表性著作,是对第一代批判哲学的悲观主义的一种乐观的修正。哈贝马斯主张以自由的个人为单位的合理化交往,这种交往在理想的制度条件下,应该是不受国家干预的、不受金钱束缚的、不受大众传媒操纵的,以此达到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基本共识,使社会在充分的多元化的自由中,维持一种稳定的统一的超法律的规范化。这本书写于80年代,此时的资本主义已不同二战后第一代批判理论家所处的资本主义,更不要说马克思时代的资本主义了。(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