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0

香港祭奠刘晓波

文:邹幸彤(支联会副主席)

新会崖山,一个漆黑的晚上。

“啊呀!”“靠你怎么把我们带沟渠里去了!”“我也不知道海在哪儿呀……”

一行人在树丛中不辨方向的东闯西闯,想着时间快到了,都焦急万分。

同一时间,在南方的一个小岛上,数千人安然来到海旁,静静等着程序的开始。

在新会的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海,为那个在中国不存在的人献上了花,举起了象征抗争、自由、希望的三指。这个画面,翻过了国家的防火长城,即时出现在脸书上。同样在脸书上,另外一些帐号正在直播维港旁举起三指的人群。

然后,香港的朋友们,回家的回家,吃饭的吃饭,很快地回到各自的生活。但对新会的他们来说,那天晚上,就是旧生活的终结。

两日后的深夜,十数名执法人员来到卫小兵于陆丰的住所楼下将其带走。约两小时后,另外十数名公安国保突袭何霖于广州的住所,抄家拘捕。国保很快也找上了卓玉桢的家,侥幸他当时不在。之后几日,朋友陆续发现曾去过新会的佛山汐颜、秦明新、刘广晓和李舒嘉都不见了。

那晚去了新会的人立时陷入惶恐之中。他们只是普通人,有着普通的职业和家庭,躲避执法机关的追捕并不是他们的专长。家是不能回了,但能去哪里呢?火车飞机不能坐,酒店不能住,因为都要用身份证;银行卡不能用,手机不能开,社交媒体不能上,家人也不能联络,以免曝露行踪。这才发现,天地虽大,却没能躲避党国之处。

国家对此次刘晓波的海祭抓捕似乎乐于采取守株待兔策略。你们就躲吧,一个普通人,能一直抛下家人朋友工作科技身份活下去吗?果不然,约一个月后,他们等到在四川上微信的马强,也等到忍不住要回家看望怀孕太太的卓玉桢,把他们都送进新会看守所。

幸运的是,或许因有晓波的光环庇佑,或许因有世界各地朋友奔走呼吁,卫小兵、何霖等人在被关一个月后获保释,由国保亲自将他们由看守所送回老家。保释条件嘛,自然是不能再有类似的“犯法”行为,并且不能离开老家,定时定候报到。名义上是出来了,实际上却同样失去自由,只是囚牢由看守所换成了老家。至于他们在广东的家庭和事业嘛?对不起,你海祭了,你犯禁了,警察就能让你自此有家归不得。

你问他们后悔了么?为了一个死去的人,牺牲自己的人生,值得吗?马强在获释后第一张发在推特上的自拍照就很清楚地说明了他的态度:在相中,他举着三只手指。

2017.10.21“刘晓波百日祭”追思会
https://www.facebook.com/hkalliance/posts/1649432175091207

《港支联通讯》其他文章: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