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既得利益的要胁下,他们对政治异见分子的被抓被关视而不见,还情有可原;他们对自己同类的受整肃保持沉默,也还勉强可以原谅;但是,当他们眼睁睁地看自己的言论阵地被无理封杀之时,这样的沉默无论如何是得不到辩护的。(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