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

一个殉难者的出现会彻底改变一个民族的灵魂,提升人的精神品质。甘地是偶然,哈维尔是偶然,二千年前那个生于马槽的农家孩子更是偶然。人的提升就是靠这些偶然诞生的个人完成的。天安门大屠杀

刘晓波就是一个挺身而出的道义巨人。刘晓波就是一个殉难者。我们的义务就是让刘晓波以及其他一些挺身而出的道义巨人,让这些殉难者,提升人的精神品质,改变一个民族的灵魂。也许,有人会争辩说,刘晓波还够不上道义巨人。但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刘晓波是否够得上道义巨人——我当然认为他够得上,而且我们还有不少这样的道义巨人。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是:在这样一个堕落的时代,有多少人还愿意追随道义巨人的脚步?殉难者还能不能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在今天,很多人已经失去了对道义良知的信心。他们认为,良知是无力的,理性是无力的;对付共产党这个流氓要靠流氓才行。我当然知道,在为正义而战的队伍里并非都是道德君子,而那些不是道德君子的人也会发挥积极作用。但是我坚信,正义的事业必须要有浩然正气,必须要有道义巨人的榜样,必须要有殉难者精神的激励。因此,正是在今天这样堕落的时代,我们纪念刘晓波格外必要。

作为老朋友,我至今仍很难相信,刘晓波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伟大的生命从死后开始。我们的责任就是让刘晓波永远活在人心之中。这部《刘晓波纪念文集》就凝结了我们的这一心愿。在读完廖亦武的《六四·我的证词》后,刘晓波写道:历史没有必然以后的沉寂与遗忘,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缺少挺身而出的道义巨人。也格外有意义。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Sunday,December 10,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