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听见新年的钟声吗,在异域它乡这间低矮的小屋里?

漫天的飞雪,在新旧交替的夜空里挥洒着寒冷的迷乱。

心中那一团期盼的炉火又在熊熊燃烧,它炽烈的焰火照见我泪光迷蒙的双眼。

期盼,刻骨铭心的期盼,飞越太平洋万里波涛,奔腾回荡在我那魂牵梦萦的苍凉大地。

2018,你好吗?

讲台上的诵读,此时已是遥远的回忆,但那华光四射的诗句仍让我热泪盈眶:

“给我吧,你疲惫而贫穷的大众
你蜷(全)缩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人们
那些在你拥挤的岸边被遗弃的不幸者
那无家可归、饱受磨难的人们,都给我吧
我在金色的大门,高举自由的明灯!”

如今,我跨越万里波涛,来到你的身旁自由地呼吸。可是,你高举的火炬为什么没有化解我眼中绵长的忧伤?“哪儿有自由,哪儿就是祖国”的千古名句,为什么没有拂去我心中刻骨的乡愁?

逃离了故土的恐惧,又拥抱流亡的寒凉。2018,你将怎样帮我翻过我生命中这沉重的一页?

都说“寒冷的冬天来了,希望的春天还会远吗?”我在这动人诗句的抚慰下,年复一年,从希望走向失望,从寒冷走向更加寒冷。

2018,我将如何迎候你,期盼你?

在这我听不见钟声、望不见故土的雪白大地上,我别无选择,唯有把这陈旧的美丽期盼,作为抚慰我、拯救我的圣殿烛光!

2018,你好吗?

你能否作一次正确的选择,在万古不变的沉闷里,在红歌颠狂的绝望中,奋身而起,面向自由的火炬,开辟出华夏全新的文明走向?!

还会有多少中华的优秀儿女,祭献在奔赴自由火炬的路上? 我不愿做铁窗下又一个病亡的殉道;心中燃烧的,是金戈铁马、仰卧疆场的壮烈!

2018,在你365个日夜里,无论是寒风凛冽的清晨,还是血色厚重的黄昏,你一声战斗的号角,将是我生命中神圣的召唤!

2018,我向你虔诚地跪拜:

归来,归来!不要让我等到满头白发,步履踉跄;
归来,归来!不要让父兄前辈的啼血期盼,又化作子孙后代的无奈哀叹;
归来,归来!让我在生养我的辽阔大地上,燃尽我生命的最后焰光!

2018,你好吗?

2017年底于美国西雅图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anuary 3,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