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媒近日报导,中共第19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将于本月召开,主要议程是讨论研究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有分析认为,此次修宪包括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宪法、确立国家监察委的宪法地位,并可能修订国家主席任期,使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可超越两届。依中国宪法规定,国家主席任期每届五年,不得超过两届。如果修宪延长国家主席任期,将意味着什么?习近平将把中国引向何方?

尽管自邓小平时代开始,中共每届领导任内都有修宪的先例,把最高领导人的理论或思想写入宪法,如“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理论。北京这次修宪,如把国家主席任期延长,意味将废除邓小平以来的主席任期限制,恢复毛泽东时代的“终身制”,意义非同寻常。这或将表明,习近平集权已达到某种“极致”状态,习团队对现存中央各部委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分权格局“深恶痛绝”,决意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

有消息称,“中办”已着手推动宪法修正工作,对国家主席任期或将有重大修订,修宪时可能删除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只留下“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的措词。不过,外媒对中共修宪内容的揣测,特别是预测国家主席任期制将改变,也可能是中共透过媒体向外放风,试探外界反应,为修宪内容做舆论铺垫。习近平有意延长任期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他有这种想法也“符合逻辑”和“自然”。

中国官媒称,从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队为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的指挥体制。这表明,习近平进一步将武装力量管辖权收归自己掌管,扩充手中权力,将军权从中央到地方政府手中“完全”夺走,以消除政府要员坐拥大权,可能与中央分庭抗礼的隐患。这也是在纠正胡锦涛当权时,军权由徐才厚、郭伯雄把持。习近平集权不断加大,也为今后“连任”和权力接续提供资产。

此外,习近平有连任想法,也是中共极权体制下权力掌控者的“合理”结果。况且,习近平上任以来,在中共内部大力反贪、整肃官员,几乎“冒犯”了整个官僚体系。如果习两任届满之后按规矩退下,则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今后不被后继者报复清算。所以只要有可能,并能做到,习完全有“理由”推动延长任期制。

依常识看,集权过程中,习近平一般会有两个选项和思想准备:一,集权成功,且其他条件也成熟,而实现超过两届的连任;二,如集权不理想,其他必要条件也得不到充分满足,就放弃“野心”,并为自己离任后不受整肃而选好可信任的接班人,在组织上为保全自己铺垫好路子。

然而,习近平是否真会或真能这样做,或是否这么快着手连任准备,还是不太明朗的议题。习自始自终都有改变任期,甚或“改朝换代”的想法,应该不假。但他因对自己的“之江新军”缺乏完全信任感,而没有在19大上强行推动自己的完整计划,譬如让王岐山留任常委等。尽管习集权程度已达到毛泽东以后的空前水准,说明习尚未完全具备“硬上弓”的条件和时机。

因此,中国今年3月人大会议如修宪废掉主席任期制(即删除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可能性不是那么大。既然19大上由于“习家军”班底不够牢靠,习未能强行实现自己所有打算,那么,时隔仅几个月,习的班底怎能如此快变得可靠而忠实?天有不测风云,当然,如果习认为集权程度及条件都已基本满足,强力固权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

将武警指挥权收归中央军委,也意味习近平集权又更上层楼。至少今后五年内,习团队着力改变国家主席任期制,或对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常委等制度进行改革,如进一步架空或虚化常委职能等,均大有可能。

这就引出习近平延长任期后,会有什么其他打算,或朝那个方向走的问题。从他的“社会化过程”(socialization process)看,习不大可能成为戈巴契夫(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第二”,朝民主化改革。集权成功后,即使“改制”,至多是“改朝换代”,换皇帝不换制度,即对毛、邓的遗绪做些“修正”,但集权制度的本质不会改变。

世界日报社论
2018年01月0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