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腑幽灵阙。
溯猿人同心共享,
采集游猎。
温饱勉强随幸运,
上下不思僭越。
竟孕育催生妖孽。
私有家庭丛林远,
起邪说,
返祖思饕餮。
公有制,
窃及掠。

书斋志士曾商榷。
建农庄情同父子,
万年基业。
无雨绿洲敌荒漠,
梦换人民笑靥。
工业化高歌一阕。
革命狂人名马列,
赤乾坤,
不屑文明灭。
曰共产,
虎狼界。


工业文明盛。
富人奢苦工困惑,
染农耕病。
邪路哲人思造反,
共产天堂可梦。
推暴力尊阶级性。
愚昧狂徒兴绝裂,
祖宗扔,
唯党人专政。
民主稚,
穷人憎。

腥风血雨头离颈。
恶魔缠人成野兽,
自称神圣。
天下万国求渔利,
侥幸旁观鹬蚌。
一刹那燃眉乘胜。
动荡百年飘摇史,
苦人民,
贫富都干净。
逃地狱,
要革命。


陷阱曰过渡。
谎言多未期兑现,
诈欺初步。
入社合营剥夺尽,
莫辨赤贫暴富。
惊壮举官民同祝。
盛世和平趋冷战,
梦当家,
干劲冲如瀑。
期百代,
似乎目。
囊中世界须逐鹿。
驭民心焉能错过,
窃诗填赋。
跃进三年疯狂事,
饿死英雄无数。
从此后人民觉悟。
官吏谋私群众盗,
大家穷,
圣殿蛆虫蛀。
嗟壮志,
弃坟墓。


劫难濒崩溃。
傲狂徒西方叩首,
再读学位。
松绑工农开市场,
引爆愚民智慧。
做看客官僚迷醉。
无惧监督思染指,
作黑箱,
逐臭蝇贪贿。
一刹那,
重刑罪。

功成天下身难退。
叹儿孙无能败落,
令人狼狈。
权位掌中急交易,
巧取豪夺鬼祟。
贼性劣群英联袂。
腐败盛行成文化,
道德失,
资本何污秽。
名主义,
号权贵。


帝制脱胎版。
逆潮流冥顽倒退,
运途多舛。
贪腐盘剥欺民众,
天下皆曰可斩。
恨宵小不知恩典。
官享肉糜民啃骨,
要公平,
造反只缺胆。
绝路走,
蓄鹰犬。

暴君逝世阴魂返。
号集权饰专制恶,
扮威权脸。
民主思潮洪水猛,
谁敢锚湾解缆。
时代路只需空喊。
对立成仇何人解,
比今昔,
舆论高空瞰。
新世界,
欲分娩。


信仰灵魂丧。
看官商锒铛入狱,
谁甘陪葬。
自古倾心均贫富,
擦掌摩拳滚烫。
叹耳目今难屏障。
世界潮流趋民主,
欲追求,
腐败官家犟。
投死路,
大灾醸。

笑馊主意当时尚。
祭民族美曰主义,
谎言混账。
恶鬼欺压仇恨聚,
泄愤他国冤枉。
华夏傲腾飞开放。
蒙混过关犹窃喜,
未提防,
拳脚反相向。
能造反,
虎作伥。


普世价值忌。
人类争自由民主,
打压屏蔽。
无法无天流氓横,
万事皆难顺利。
楚歌起风声鹤唳。
无计可施如自缢,
牧牛羊,
拼命抓经济。
施乞丐,
撒金币。

慌不择路求一役。
拜金银六亲不认,
道德遗弃。
废气废渣与废水,
充斥蓝天大地。
矿产毁管他娘的。
假货奔千家万户,
更兼毒,
伤害刑责匿。
不造反,
眼睛闭。


恐怖国家暴。
恶官商跖明盗晦,
鼠钻蛇翘。
百姓谋生何辛苦,
怪话牢骚焦躁。
凶相露如雷暴跳。
专政骨髓鲜血沸,
保家国,
穷鬼须开窍。
牢底坐,
灌良药。

百年修炼妖得道。
器官割死刑暴利,
救人需要。
巧列严刑圈与套,
酷法毋庸吵闹。
屡试验好辞绝妙。
苛政路宽嘻无阻,
反其来,
大瓮请君烙。
人性善,
恶相效。


解放全人类。
祸国民刀枪入库,
讳言狼狈。
开放改革抓经济,
诈死蛰伏韬晦。
春日暖枯枝呈蕊。
巧取豪夺吞福利,
幻强国,
冷血趋腾沸。
敌世界,
野心窥。

扩充军备传国粹。
撒金银穷国贿买,
小人无愧。
胁迫商家公平弃,
恶霸流氓作祟。
做买卖人伦荒废。
一变摇身新头面,
想当年,
壮志英雄辈。
曾记否,
大无畏。


旧地新编剧。
溯根源千年百代,
恶魔牢狱。
圣战死灰沙暴起,
孤寡嚎哭向隅。
仇恨切皆无根据。
锁链挣脱人嗜血,
罪何方,
人性难毁誉。
杀勿赦,
尽情趣。

糊涂暴躁呼啸聚。
恨白人东征十字,
远哉何虑。
嫉妒西方剥削重,
敌我难分富裕。
争教派俱焚石玉。
混战荒唐杀红眼,
遇人群,
车撞一人驭。
诘教友,
慎情绪。

十一
冷战人民胜。
铁幕熔通商友好,
幸哉非幸。
暴政集权推改悔,
经济一条路径。
做买卖同床异梦。
虐内扰邻敌世界,
制裁虚,
健忘冥顽症。
发展好,
道理硬。

大国崛起流氓横。
悔多年形同养虎,
叫天不应。
撒手关门求避祸,
鸡蛋石头勿碰。
赌注掷筹码悄赠。
与虎谋皮黑交易,
祸嫁人,
自保欺百姓。
约天下,
献龙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