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文字的味道之梦回西厢

Share on Google+

西厢6最早让我感觉到文字能生出味道的竟是「西厢记」,那是品读妙手文章时无意闻到的,淡淡的若有若无又确实存在的一种香味。难怪明末大才子金圣叹夜读西厢读到入眼处竟魂不守舍的立马对书焚香叩拜,三日不食不寐,痴痴迷迷意念狂颠的成就了千古第一痴。

"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
酒批: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开场白,别说情窦待苞的少男少女按奈不住那蠢蠢欲动轻浮心,即便风蚀半百的老男人也热血向晚滚滚烟火尽干戈,有道是红了秋摇绿了春小,肥了骄阳瘦了芭蕉。

"恰便是檀口点樱桃,粉鼻儿倚琼瑶,淡白梨花面,轻盈杨柳腰。妖娆,满面儿扑堆着俏;苗条,一团儿真是娇"。
酒批:什么是女人香,诵读这样的文字你就能领略到扑鼻而来的纤纤女人香,这样的香味哪怕尘封千年,一旦重新打开,依然是挡不住的滚滚暗香涌,接不住的万紫千颜红,隔着漫无边际的秋之梦谣,西厢独念美人东,咫尺窒息千年心妖,那美人"一团儿真是娇"。

"碧云天,黄花地,
西风紧,北雁南飞。
晓来谁染霜林醉?
总是离人泪"

酒批:有人有景,有动有静,有神有形~~这样的人间绝唱可以承载岁月打磨的千古硝烟。谁染破霜林之晚,谁点燃离人之泪,眼前的风景摇晃,月落乌啼。

"淋漓襟袖啼红泪,比司马青衫更湿。伯劳东去燕西飞,未登程先问归期。虽然眼底人千里,且尽生前酒一杯。未饮心先醉,眼中流血,心内成灰"。
酒批:默默的内心成曲,竟竟的肺腑燃烧,寂寂的一路心灰,颤颤的满地碎银,"未饮心先醉",仅这一句便可醉万千看客于千年万年,这样的文字意象本身就飘逸色香饱含酒香摇曳视觉之清香。
那些年张生小子是"多愁多病身,怎当他倾国倾城貌",后来的宝黛偷读西厢竟也是直直的醉眼痴痴的款意劳劳的芳心,今天酒读西厢斯文,纵然是苍凉千古梦囊括寰宇先,有道是一字一句皆火候,枝枝叶叶总艳香,弯水温色意,梦展清流。

西厢7

阅读次数:1,72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