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寻找乌托邦

Share on Google+

分歧者一天整个城市的人们突然从梦中醒来并开始拒绝旧暴力统治,于是一夜间革命爆发,于是城门关闭于是这个城市开始与世隔绝,于是制造谎言的暴力统治者在人民大众积郁已久的山呼海啸中一个个被暴力处决,只要有民众疯狂的呼叫声就有落地的人头滾动声,其中当然有死有余辜者,也有罪不当斩者,更有无辜的屈死陪葬者。从推翻血腥的旧暴力开始,新世界新的血腥依然甚至更加暴力,人民面临的暴力循环只有开始没有终止……

也就在大约一年前的一部《分歧者2》像一条漏网的鱼游进了中国观众的视野,通常被广电部允许进口的大都是些被韩寒称着娱乐至死的刺激型搏杀类灾难大片,基本如此,不基本的也是如此。

但也有例外,或许是故意遗漏或许是有条件表面宽容,比如去年的《分歧者2》和刚上映的《分歧者3》,就像文革是国产电影的心照不宣的当然禁区,也有偶尔会被《归来》中的张艺谋歪打正着个擦边小球或含沙射影的形而上姜文点到为止的文艺有范。

分歧者1这是一群具有先天感应的先觉行动者,当他们看到以革命的名义推翻旧暴力的新暴力统治集团甚至比旧暴力更凶狠且加倍残暴,他们和周围一些人开始了思考:我们究竟该不该接受这样的暴力循环统治。于是他们开始觉醒并投入抗争,他们连夜救出狱中的无辜者并成功翻越高墙逃离了这座城市远走高飞。他们一步步搜寻旧日的好时光,他们要找到城市以外的同类并最后解救城中受难的人们,一条洋溢着新美国精神的亡命天涯路由此展开。

没人怀疑一个社会太过民不聊生以至干柴烈火一触便是革命,比如一千年前的梁山聚首再比如大革命前后的中国大地;一个社会太过文艺绝对前卫于是矫情的左派盛行也容易革命,比如1968年巴黎的红色天空;一个社会太过风调雨顺以致波澜不惊到一根绣花针落地就是惊雷千里更容易全面革命,比如电影《分歧者》和千百年来差不多人文境遇的世界乌托邦大师者们。

逃离这座城市后的他们继续前行并急切寻找希望的火焰照耀未来,与其说最后他们找到了基因改造局不如说基因改造局早就找到了他们,这又是一个全新的让他们不知所措的世界。根据基因理论人类与生俱来的性格缺陷将引领地球人万劫不复的走向毁灭,要拯救人类必须改造我们的基因,要改造基因得先洗净内心污泥,我突然想起林彪元帅的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我们的世界永远不缺伟大的拯救者和被拯救,千百年来人类从没停下过渴望圣主寻找乌托邦的原始脚步,一如老男人心照不宣但却乌有的梦中情人。

于是在坚决放弃和全盘接纳中,在顺理成章的洗心革面杀灭灵魂后,在斩断过去六亲不认的凤凰涅磐上,最后在全体市民命悬一线的血色海洋中再次逃离,并且飞翔,飞回那座城池并拯救那里的人们,拯救我们的地球拯救人类残存的情感。

寻找乌托邦,从老男人梦中的情人开始,从小女人无边的性梦开始,从人类情感最原始的小红点开始,从上帝那深不可测的眼神开始……

2016-05-23/从美兰湖到静安寺

阅读次数:1,5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