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姓黄,我妈姓梁。1985年,爸妈结婚一个月就造人成功。听妈说我出生一个月后才有名字,因爸在我出生之前准备的名字都是男孩子的名字。为了给我起一个具有差异性的名字,爸妈把《辞海》都翻烂了。一天,爸妈又翻《辞源》到深夜,妈突然说:“咱不费这个劲了,把咱俩的姓氏合在一起,就叫‘黄梁’吧。”爸听后笑得翻到床底下,妈莫名其妙,爸告诉她:“孩子长大上学后,同学们一定给她一个‘美梦’的绰号。”

成语黄粱美梦中的“粱”字下面是“米”而不是“木”,“黄粱”就是金黄的小米。唐朝沈既济《枕中记》记载:有个卢生在一个店里向一道士诉说了自己的贫困,道士从行李中取出一个枕头来,对卢生说:“你枕着这个枕头睡一觉,就可以获得荣华富贵。”这时,店主人正在煮小米饭, 卢生就枕着这个枕头睡过去了,在梦中享尽了荣华富贵。最后,卢生一梦醒来,发现小米饭还没煮熟。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美梦一直伴随着我,并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有不同的美梦。小学时,我的美梦是生病,生病了就可以不去上学了,爸妈也会请假陪我,在去医院看病的路上可能拐进儿童公园和饭店,另外我会得到爸妈的亲吻,还会得到很多好吃的小食品。上中学的时候,美梦就是考上重点高中,考上一所光宗耀祖的大学。大学毕业后,我的美梦就是能得到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在我考公务员、找工作和不断跳槽的过程中,我发现公平竞争的机会已经成为奢饰品。我爸那代平民出身的人,如果肚子里有点“墨水”,把赞歌写好,还有机会挤进“干部队伍”,而现在这种机会越来越少了。那些可怕的新闻已经不是新闻了,罗彩霞考上大学后被“官二代”冒名顶替,唐海情考公务员体检时“被梅毒”,史进利考公务员因与公安局长儿子竞争而遭跨省追捕,福建屏南财政局招聘条件是为副市长陈辉之女量身制定的,江西武宁县招公务员明文规定“非正科级干部子女不得入内”,汕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陈文铸把20多名亲戚聘入并为此解聘了7名贫病职工……这些现象说明,新权贵阶层已经形成,血统世袭已将阶层固化,社会阶层流动的道路受阻,向上的通道开始向底层关闭,统治利益集团的人世袭国家权力并利用权力寻租,任何资源、项目、工程必须通过关系与统治集团分享利益,权力与财富内封闭循环。

哪里有公平竞争的机会?我所在的公司老板对我说:“你就安心在我这里干吧,在中国已经没有公平竞争了,除非你到美国去。”我问老板为什么美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他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移民美国是很多中国人的美梦。自从刘欢唱了那首“千万里我追寻着你”之后,在纽约的北京人更多了。美国在2011年10月到2012年9月期间,一共发放了7641个投资移民签证,其中中国人拿到了6124个。电影《建国大业》里的演员多数是带着绿卡进行“建国”的,当年清华大学那个听克林顿演讲时当面批评美国民主制度的女生也嫁给了美国人。在118万“裸官”中,很多人已经成为美国人的爷爷和姥爷了。

为了找到为什么美国有平等竞争机会的答案,我问了很多人都不能解惑。我爸说我舍近求远,他有一个常识性的答案。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竞争机会,这是人类社会的一项基本人权,平等竞争权的核心是平等的市场准入权,也就是不加歧视的就业权、任职权。不平等是由于权力脱缰和权力世袭造成的,美国是一个宪政国家,宪政就是用宪法来限制权力脱缰和权力世袭的政治制度。而在中国,宪法被一党专政践踏得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中共不断宣示“决不搞西方那一套”,视宪政为“邪路”,拒绝人类最要的文明成果,坚持“摸着石头过河”。

我的祖国不能使我圆梦,在绝望的情况下,宪政常识让我变成了“汉奸”,我也准备“叛逃”美帝国主义。我个人的平等之梦,只有与宪政之梦相结合,才能找到圆梦的结合点。哪里有宪政,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我:“生活在这个国家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同样的机会,无论我们是谁,无论我们从哪里来,无论我们肤貌如何,无论我们爱的对象是谁。”(奥巴马夫人米歇尔在民主党代表大会上的演讲)

移民美国只有三条路可走——投资移民、技术移民、政治避难。很多中国贪官的孩子就是通过投资移民实现“美国梦”的。而我没有“好爹”,他在体制之外当自由撰稿人,没有机会贪污受贿,此路不通。关于技术移民,我没有什么技术,只会在网上骂美国,而且没有一点技术含量,都是格式化的语言,如“打卡扎菲是为了石油”,“哪个国家都没有完美的人权”,“美国亡我之心不死”,“你说美国好,你为什么不去美国呢”……关于最后一条路,政治避难更是走不通,王立军那么大的官带了那么多的重要情报都被驱赶出领事馆。再说,美国中情局可能早已掌握我骂美国的秘密了,小心眼儿的骆家辉是不会为我签证的。

在我愁眉苦脸时,公司老板对我说:“在洛杉矶华人区有一个‘二奶村’,如果你同意做我的二奶,我就立即把你送到洛杉矶。”老板是跟我开玩笑,即使是真的,我做二奶也晚了,因我在上大二时就被一个穷小子征服了,两人发誓不离不弃。当年,那个美国外教请我做他的二奶,我都没答应。

后来又有人给我出主意——偷渡美国生一个孩子。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在美国领土上出生的孩子,无论他的父母是否为美国公民,孩子从出生那一天起就是美国公民。早在1984年,邓小平的次子邓质方之妻刘小元在美国留学期间生下一孩,于是小平就名正言顺地成为美国人的爷爷。

我爸说这条路既辛苦又危险。美国法律同时规定,偷渡到美国生的孩子,21周岁的时候,父母才可以申请绿卡。按这样的规定,我要在美国餐馆洗21年的碗,而且要在没有被美国警察发现的情况下才能留在美国。据媒体报道,很多中国人为了去美国生孩子和洗盘子,要先给蛇头6万元,登上渔船或货船后,要被关进船舱底部或集装箱里,在海上颠簸半个月,有人病死在船舱,有人被蛇头强奸,有人被蛇头敲诈后丢弃在中转国,有人刚到美国就被移民局遣返。2012年10月21日,一名中国内地旅客乘上海浦东到台北桃园的CI504航班,到达桃园后他没有下飞机,从空乘人员休息室的床铺隔板爬入卫生间夹层躲藏起来。这架飞机在桃园机场又以CI004的航班号载客飞往旧金山。偷渡客在卫生间夹层里躲藏了16小时,在旧金山机场出关时被发现持假护照,他的美国梦破碎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爸为我策划了一个不用做二奶、不用花蛇头费、不用藏卫生间夹层的追梦方案。他的策划灵感来自“邵氏弃儿案”。邵阳市计划生育干部为征收 “超生社会抚养费”(罚款),强行抱走多名村民婴儿,送至社会福利院统一改成“邵”姓名字,再以每个孩子3万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领养者。

我爸让我快结婚,快生孩子,把我儿无偿地献给邵阳市计生委,再由计生委通过福利院卖给美国收养家庭。孩子长大了自然要找生母,到那时我自然是美国人的母亲了,我爸自然是美国人的姥爷了,可与百万“裸官”平起平坐了。我把自己的梦寄托在儿子身上,我儿能得到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就等于我自己实现了宪政梦。

另外还有更多的好处。我儿能卖3万美元,既为邵阳政府出口创汇做了贡献,也为吃喝嫖赌全报销的“公仆”们提供了“三公消费”基金,同时也为我个人省下了幼儿园赞助费、择校费、天价大学费等无数座大山的压力。更大的好处是我儿将来很可能被选举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人总统。原来,我爸搞这个策划也不是完全为我好,也有他的私心:他在电脑上看美国总统大选时,就像太监看三级片抓耳挠裆,当他的外孙成为美国总统时,他再也不会有这种难言之隐了!

我十分佩服我爸的策划方案,建议命名为《追梦一步曲》,并认为这个方案可能成为“中国模式”。但是,我还是担心儿子到美国会受苦,爸劝我:“美国的食品里面没有三聚氰胺和地沟油,果冻和药胶囊里没有皮鞋。学校没有那么多的作业和考试,连“小九九”都不用背诵,可以使用计算器,每天上下学不用带书包,有最安全的校车接送。美国一年有好几次高考机会,一科优秀就可上大学。美国法律规定如果家长打孩子,孩子可报警,法院要判刑。家长被判刑后,孩子由福利院收养,但绝不会被统一改姓为“华盛顿”,更不会被卖到外国去。”我还是疑惑:“难道美国什么都好吗?”爸告诉我:“也有一样不好的东西,就是社会制度不好,没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就连政府厕所里用什么样的卫生纸都要与公民商量。”我顺着爸的意思往下说:“这么好的国家选择了一个坏制度太可惜了!”

2013年初,我正准备结婚造一个美国总统(儿子)时,新登基的我皇习胖子提出了一个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真想向他进贡一碗“黄粱饭”。我皇“太有才了”,太有水平了,太幽默了,他的“外国人吃饱了没事干”已经震惊世界一次了,这次又搞出了一个空洞的中国梦,又一次为“敌对势力”提供了惊诧和笑柄。词典解释:“复兴”,衰落后再兴盛起来。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了,不是“从胜利走向胜利”吗?不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吗?不是已经“世界老二”吗?怎么能说衰落呢?词典上还有一种解释:“复兴”,就是恢复以往的兴盛。我们要恢复到大唐,还是大清?这两个朝代的确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强大的时代,但那毕竟是帝国时代和封建时代,毕竟是以生存权和发展权为人权的时代。以“反帝反封建”为口号的中国共产党,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怎么能走回头路呢?

我皇从哪里搞来的中国梦?原来这个梦是一个舶来品,是“西方那一套” ,是“西化”的东西。王立军和陈光诚跑进了美国使领馆,我皇能不受刺激吗?他要吸取世界上除了宪政以外的所有文明成果,就把“美国梦”的形式引进中国,并把美国梦的基本原理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梦。

我皇玩梦,臣民感到无比骄傲:美国有的中国也有,中国人是最幸福的。我妈对我说:“咱们国家也有自己的梦了,你何必去追美国梦?”我一听“咱们”两个字就感到不是一般的别扭,我确信我的祖国早已经沦陷了,我只是一个亡国奴和丧家犬。你看,由118万美国鬼子(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国鬼子)带领我们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是中国梦还是美国梦?这是山寨梦还是殖民地梦?毛泽东说:“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我皇说“中国梦是人民的梦”。谁是人民?人民在哪里?公司里的同事都说我长得像人民,在去美国之前,我首先要搞清楚我自己是不是人民。在独裁国家,你只能见到虚拟的人民,却看不到一个一个的人,“人民”是一个抽象的名词,与个体没有关系。我爸给我讲过一个故事:院长在办公室与一名来访者吵了起来:来访者问:“你为什么不能接待我?你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院长说:“我是为人民服务的,但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的,你这样的精神病也配人民?”

大胆臣民请问我皇:有近百名“小三”的杭州市长“许三多”与中国几千万光棍,两者之间能有一样的梦想吗?有29套房产和4个户口的陕西“房姐”与露宿街头被冻死的拾荒者,两者之间能有一样的梦想吗?到商务会所玩艺术院校女生的官员们与到“10元店”玩55岁大妈的农民工,两者之间能有一样的梦想吗?我只知道“10元店”里的农民工到派出所写下的检查与领导干部写给纪委的检查是一样的:“主要是放松了学习,把自己混同于某些党员干部,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群众,以为可以和领导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美国梦与中国梦到底有什么区别?美国梦体现个人奋斗,中国梦体现集体无意识;美国梦是美国人个人奋斗故事的总结,中国梦是7个常委意淫出来的;美国梦具体到民生中的一台车、一套房子,中国梦是一句空洞的政治口号。民间有个段子诠释了中国梦。老光棍病入膏肓,就差一口气咽不下去,弟问:“还有话要说吗?”哥说:“莎士比亚。”弟问妻:“咱哥没文化,为啥提起莎士比亚?”妻泪流满面,拉着老光棍的手说:“哥呀,我对不起你啊,当年咱家就一份彩礼,你把先结婚的机会让给了我们,你说等咱家有钱了你再结婚也不晚,结果咱家一直也没有钱,你活了一辈子连啥是B呀都不知道。今天我要让你共享发展成果,让你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让你亲手摸一下中国梦!”说着,她脱下了裤子。老光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但眼睛没有闭上。

听了这个心酸的段子后,我跪求我皇,不要再给我托梦了!我有我自己的梦,就是被广东省委宣传部篡改的那个梦——宪政梦。我皇可以强奸《南方周末》 ,但万万不能强奸我的梦!谢主隆恩,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