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正下着滂沱大雨。
正良想着未来,偷偷地在房里笑着,因为他将要成为一个出名的作家。这个决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而成的,而是自己慢慢培养出来的。
犹记得以前,正良是个小说迷。渐渐地,他培养了阅读的习惯。在学校,喜欢华文作文课的他,就因为常常阅读而下笔成章。有一天,他因为看了一本小说而兴起了当作家的念头。而他那强烈的感觉告诉他,他必须当个出色的作家。是的,他只有那个愿望,再也没有第二个愿望了。
痛苦的日子悄悄地到来了。那时,他已经是个中学毕业的理科生了。
一天,正良的父亲把他叫到书房里来。
“正良,爸爸希望你以后可以当一个医生!你是否愿意呢?”父亲看着正良,问道。
正良一听,惊愕万分。半晌,他才开口回答:
“爸,我……不能当医生!我也不想当医生!请你允许我这样做!”
“为什么?”父亲瞪着正良,皱着眉头问:
“我们家里,你哥哥就已经当了教师,而你姐姐也嫁人了!现在,就剩下你而已!爸爸认为,你是最有出息的!而且,眼看爸爸的年纪渐渐大了,再加上,张家西药房总要有个继承人,你是否同意当爸爸的继承人呢?”
“爸爸,你要我当张家西药房的下一位医生吗?”正良愕然,急看他父亲。
父 亲点点头,再问:“你同意吗?”
眼泪立刻冲进正良的眼眶,顿时间,他连一句话也答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后母敲了敲房门。
“进来吧!”父亲说。
后母就端着两杯咖啡进来,关心地问:
“你们在商量什么?”
“关于张家西药房的事!”父亲回应着。
正良则坐在书桌前,愣了好久了。
后母见状,就怂恿父亲,说:
“依我看啊,道煌,你不用问正良的意思了!他是坐定这个位子了!除了他,还有谁更适合当咱们西药房的下一个医生呢?”
父亲听了后母的一番话以后,赞同地说:
“说的也是啊!毕竟,他理科的成绩也相当好啊!”
正良愣了好久,此时忽然意志坚决地、眼神恳切地说:
“不行!我不能当医生!我不可以当医生!爸爸,我告诉你,我有了一个很伟大的愿望!我的愿望就是当个有名的作家!”
“什么?当作家?当作家有什么好啊?”后母抬高声音问。
正良听了,敢怒而不敢言,继续注视着父亲。
父亲也看着他,蓦然说:
“爸爸不同意!对不起,正良!算是爸爸对不起你吧!爸爸……”
父亲的话还未说完,正良就已经起身,然后迅速地冲出书房去了。但是,他却不小心把后母用心端来的咖啡给撞下地了。倾刻间,玻璃杯打碎,咖啡也洒了一地。
“哎哟,我这花心思泡的咖啡全完了!”后母一声惊叫着。
而父亲,则紧跟着正良,也冲出书房去了。

正良正准备走进自己的房里去。以为正良会逃走的父亲却跟在正良身后。正良本想进房,奈何父亲却已经命令着:
“站住!”
正良站住了。半晌,他才慢慢地转过身来,凝视着眼前的父亲。
父亲就长叹一声,说:
“正良,爸爸知道,这个提议给你很大的打击!不过,爸爸希望你会去想清楚 !”说着,就去拍拍正良的肩,低语道:
“想清楚再给爸爸一个满意的答复吧!”
正良听了,想了想。是啊!他的确太冲动了!想清楚再回答也不迟啊!于是,他就惭愧地说:
“是!爸爸,我知道了!”
父亲就再次注视着正良,想起了玻璃杯与咖啡,就小声地教训着:
“以后就别把爸爸喜爱喝的咖啡给砸了,知道吗?”
“是!奴才知道了!”正良笑着答,心里已对他的父亲充满了感激。
这时,父亲笑了,正良也笑了。不过,只有在正良的笑声中,却隐藏着无数的痛楚、自责、懊悔与无奈了。

做了几经艰辛的分析与三思之后,正良终于有了答案。于是几天后,他就迫不 及待地,准备在吃晚餐的时候告诉他父亲。
晚餐开始了。父亲、后母、正良的哥哥,正强及正良都在桌。开饭后不久,正良 就开门见山地说:
“爸爸,我想明白了!我……”说到一半,父亲就打断他的话。
“吃饭不宜谈话!有话,吃完饭再说!”
正良一听,无奈极了,但还是忍不住要说:
“爸爸,我要告诉你,我依然是那句‘我不想当医生’!”
众人一听,都惊讶了。不一会儿,父亲就问:
“正良,爸爸要你想清楚,你怎么还是这个答案?”
这时,正强也接口:
“是啊!正良,我听爸爸前几天跟我说,你不想当咱们张家西药房的医生,到底是什么原因啊?当医生又有什么不妥呢?”
正良就正色地看着正强,说:
“哥!你不知道就别乱说了!其实,我的心里就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当个出色的作家!”说完,就去看父亲:
“爸爸,你要我想清楚,我已经做到了!你是否同意我当作家呢?”
“作家作家作家!”父亲一拍桌子,站起身子,怒吼着:
“你有没有为你爸爸着想啊?你是不是存心要气死爸爸才满意?”
三人听着、看着,都吓得惊呆了。尤其后母,真的又怒又急,此时也同样站起身了。她立刻拍着父亲的背,对着正良骂道:
“不当医生就不当医生!谁逼你啊?如果你真的不当下一位医生的话,你就等着张家西药房落在别人的手里吧!”
父亲听了,立刻瞪了后母一眼,后母就住口了。不一会儿,父亲又问:
“正良,爸爸再问你一次,你……要不要当张家西药房的医生?”
正良没有再考虑了,忽然也站起来,一字一句地说:
“爸爸,对不起!我……不能当医生!我心里已经先有了当作家的念头,再也容纳不下当医生的念头了!再说,我根本不喜欢当医生!如果我当了医生,我会生不如死啊!我……”话未说完,正良就被父亲打了一个耳光。顿时间,正良颊上的巴掌清晰可见。他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正强见到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对此状况也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就连忙打圆场:
“唉,好端端的一个晚餐,为什么要闹得不愉快呢?来来来!爸爸!妈妈!正良!大家坐下来吧!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三人都没有把正强的话听进耳里去,还呆呆地站着。忽然,正良先打破了沉默,说 :
“爸爸……”话还没说完,父亲又打断了:
“不要叫我‘爸爸’!我没有你这样不孝的儿子!从此,我们一刀两断,你我不相干!”
正良先是愕然,接着就是狠狠地回应着父亲:
“好!这样也好!‘你我不相干’是你说的!我会记住这句话!”说完,就迈开一步,往楼上走去。
这时,父亲更是气得直跳脚,急忙命令道:
“你给我站住!”
正良一听,就停下脚步了。正强和后母则惊得一蹋糊涂。蓦然间,父亲就从厨房里搜出了一条长藤鞭,走到正良面前。三人看了,忽然明白了。但是,只有正良摆着一副“死也不低头”的样子,依然口气坚决地说:
“我说过了,我永远也不会当医生的!不是因为我想不通,而是我想得太仔细了!我还是那句‘我死也要当作家’!”
父亲听了,不只理智飞了,还怫然作色,咬牙切齿地说:
“好!我知道了!你要当作家,是吗?可以!我成全你!你就下地狱去当你那‘伟大的作家’吧!”话音刚落,他就用藤鞭用力地扫向正良的背上去。
正良没有防备到父亲会有这样一招,已经被打得跌在地上了。但是,他的脾气却强得很,连一声“哎哟”也忍着,并没有叫出声来。父亲见正良的脾气那么强硬,整个脸孔也明显怄得厉害,就趁势对他的背部下手。
此时,看得吓呆的后母,深怕父亲会闹出人命来,便急忙上前劝着父亲:
“道煌,不要打了!快住手啊!你不怕把他打死吗?”
“是啊!正良只是嘴里说要当作家,其实,他内心里是多么渴望当医生的啊!爸爸!快住手吧!我求求你啊!我求求你啊……”正强也求着情,跑去抢父亲的藤鞭。
“你们别过来!走开!要不然,我就打死他!”父亲已经气得发疯了。这样一发疯,他就一直不停地挥着藤鞭,打向倒在地上的正良。
“哎哟……哎哟……”正良此时已经忍不住了,就一直呻吟着。
正强与后母惊看着,顿时,眼睛已经湿润了。正良也是一脸的泪痕,但是他还是口齿不清地说了句:
“不管……天上还是人间,我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当个伟大的作家!我今生今世再也不会有第二个愿望了!作家万岁!作家万岁……”还没说完,他已经昏了过去。
这时,正强和后母双双互看,都对彼此默契地点了个头。接着,后母就去抢父亲的藤鞭,而正强则跑去抱着正良一阵乱摇,还连声地叫:
“正良!正良……”
就在这危急的关头,客厅里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原来开门的是一个女子。迎面站着的她,无疑就是正强与正良的姐姐,梦婷。
梦婷原本要来张家一趟的,顺便送上一袋的水果。可是,当她还未进门之前,便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显然,她已经听见屋内大家的声音了。现在,什么兴致都已被这件事搞砸,更别说还有心情来探望家人了,就连梦婷手上的水果也掉落满地。
此时,正强再也顾不得正良,他立刻脱口惊呼:
“姐姐?”
正良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梦婷。父亲与后母也呆呆地注视着梦婷。好半晌,梦婷才开口:
“爸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难道正良的痛苦还不够多吗?以前,你也是这样!一直逼着我去嫁人!但是,我从未埋怨过!幸好,丈夫对我体贴、温柔!”她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说下去:
“现在,你又逼正良去当医生!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正良心中唯一的愿望吗?他曾告诉过我,如果他当不了作家,他就很可能去自杀!你忍心破坏他的幸福吗?你忍心看他去死吗?”
这话一出口,父亲和后母都踉跄一退,脸色苍白如死地凝视着梦婷。正强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唯有正良,还淌着泪,倒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喊:
“姐!不要说了!”
“不!姐如果不说,你会继续被爸爸欺负的!”梦婷也喊着,眼泪也不听使唤地滚下脸庞。
她又接下去说:
“爸爸!答应正良明年读文科班吧!这两年来,他一直问我他到底有没有选错理科课程,我就告诉他没有!你知道我也在痛苦着吗?我也是不想破坏他的幸福啊!爸爸,难道你没有看出正良在华文科的用心吗?再不然,你也没有察觉到他一直在找灵感投稿吗?他所为何来?你就连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吗?”
父亲听到这里,震惊已极,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了。他哑声地对正良点点头说:
“好吧!爸爸同意!爸爸再也不反对你了!正良……爸爸对不起你!”
听到这里,正良就飞快地爬起来,扑向父亲的怀里。父亲就一把把他拥在怀里。两人立刻紧紧地拥着对方。
“谢谢你的成全!爸爸,我太感动了!谢谢你!”正良哭着说。
正强此刻却惊魂未定,但,他很快就问了出来:
“那么,咱们张家西药房应该怎么办?”
“都让它去吧!”父亲笑着说:
“最重要我的孩子个个都幸福快乐!”
大家听了,个个脸上都挂着笑容,就连后母,也感动得笑了出来。不过,唯有正良的笑容是最自由自在、最无牵挂的,因为,他终于得到大家的同意,去当一个伟大的作家了。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