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评共产党》研讨会上演讲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12月5日在纽约举行的《评共产党》研讨会上发表了有关“中共与共产国际”关系的演讲,下面是记者根据录音整理的发言内容。
——《大纪元》编按

有这样一句话,“千年易过,纳粹的罪过难消”。其实这句话对中共来说,恐怕是更合适不过了。中共建政五十几年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实在是磬竹难书。说来也是奇怪,天下的坏事有的是相反的,照理是不能由一个人干两件不同的坏事的,但中共却能把所有不同的坏事全干了。比如说,中共在夺取政权以后,将所有的私有财产变为公产,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产权侵犯。但几十年以后,它又搞所谓的改革,在专制政权的保护下,将公有资产变为他们自己的财产,化公为私。前面有一个血腥的化私为公,后面又来一个同样血腥的化公为私。这两件事情性质是完全相反的,居然让同一个党在50年内全做了。而别的党可能干了这件坏事,也可能干了那件坏事,它不太可能干了两件性质完全相反的坏事。

前些年法国出了一本有关共产党的黑皮书,其中特别提到共产党对人们的政治迫害。其中显示中共的政治迫害从数量上是最大的,被迫害的人数是最多的。中共的政治迫害有一个特点,历史上一些专制者在夺取政权以前杀了很多人,包括秦始皇在当政前杀了很多人。可是所有这些专制者在夺得政权以后,他们杀的人就少了。可是中共是相反的,正象毛泽东所说的,“夺取政权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大规模的杀人还在后头。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在夺取政权以后所杀的人要远远多于在夺取政权以前所杀的人。这也是我们认识中共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

下面谈一下共产国际和中共的关系。毛泽东说得很清楚,“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就是在共产国际以及苏联共产党的一手扶植下产生的。在共产国际解散以前,中国共产党所作的一切决议和一切重要人事安排,都是要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的,所以它根本不是一个独立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共产国际领导人就说得很清楚,说中国共产党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

中共为回报共产国际和苏联共产党的支持,而作出过许多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当然有人对我们批评中共和毛泽东卖国的事情提出异议,他们说毛泽东还是一个民族英雄,认为毛泽东60年代敢于反抗苏修还是很有民族尊严的。这一句话其实是完全说错了。一个人要想卖国都不会是心甘情愿的,一旦赢得了权力,羽翼丰满了,那当然他就不想卖国。到那时国家成了他自己的了,从这个意义上,他会比谁都“爱国”。但毕竟他是把一党之私放在首位。所以共产党当初打江山卖国是为了它自己的一己私利,它牺牲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后来共产党又打出“爱国”和“维护民族尊严”的姿态,实际上还是为了它的一党私利,还是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作为牺牲品。

60年代,中苏开始正式论战。实际上中苏之间的矛盾早就存在。在1956年,苏联赫鲁晓夫在20大作了反斯大林的报告,由于当时苏共在共产国际中的老大地位,所以当时也对中国产生了重大影响。毛泽东对苏共20大十分反感,因为他惧怕改革的浪潮,同时他也反感苏共20大的否定斯大林,因为这构成对毛泽东在中共党内绝对权威的挑战。出于这一目的,他才去反苏修的。我们可以看到,在苏联20大以后,全世界的共产主义都在走修正主义,也就是变得稍微温和和务实一点。唯有中共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进一步向极左方向发展,变得比以前更加可恶。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中共的“爱国主义”都是为了它的一己私利。

由于中共反苏修,中共在国内路线进一步向极端化方向发展,接著就是大跃进、三面红旗、庐山会议直到文化大革命。所以直到现在还有人将毛泽东称为一个民族英雄,那实在是荒谬的。所以把毛泽东当作民族英雄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把中国带入更大灾难的过程。

到了1976年,“四人帮”倒台,中共不得不采取一些以前被称为修正主义的路线。有些人又认为中共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我要说,中共在这一段时间所作出的还有一些积极意义的话,那和其它国家共产党相比,还是差得很远。比如说在1987年中共宣布要实行差额选举,好象是进步了,但实际上东欧国家的一些共产党早就这么做了,更不要说选举当然是要有差额的。所以中共这几年的所谓变化实际上还是差得很远。更不用说到了1989年,1989年是一个重要的分野。当年,前苏联和东欧国家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民间民主运动。

有一种说法是,苏联和东欧是先搞政治改革,再搞经济改革。而中国是先搞经济改革,再搞政治改革。这种说法实际上是没有根据的,因为我们没有见到中共在搞政治改革,而且它也没有告诉过我们,它要搞政治改革。实际上,当时苏联和东欧国家都面临著大规模的民间民主运动。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镇压还是不镇压。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共产党选择了不镇压,而中共却选择了镇压。这些是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共产党同中共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你杀不杀人。其实这些国家的共产党也是靠杀人起家的,但杀到后来实在是杀不下去了。不是因为这些国家没有武器来镇压,就是因为是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通过自己的反思,内心有愧,不好意思再杀人了,因为人都是有良心的。

而在89年六四运动中,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之所以敢堵军车,就是因为他们相信政府不会杀人,总觉得共产党会保持做人的最后一份天良,有这么一些幻想,但中共顽固地坚持镇压。当然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国际共产主义阵营已经土崩瓦解,国际仅存的共产国家所剩无几。中共现在也很夸耀,它现在还很强大,它还能坚持一党专政。其实这并不是中国的光荣,这是中国的耻辱。因为你从各国共产党的情况来看,越是好一点的共产党,它垮得越快;垮得越慢,你就越坏。现在留下的共产党国家只有中国、越南、朝鲜、古巴。垮了的共产党包括苏联和东欧国家,而这些国家总要比越南、朝鲜、古巴先进一点,文明一点。而中共还在此夸耀自己还没倒台,其实它的寿命也不一定很长,不一定比苏联共产党强。苏联共产党维持了70年,而中共刚50出头。仅剩的共产国家之一北朝鲜都比中共的历史长。北朝鲜从来没出现过民主抗争的麻烦,那么如果民主抗争少,到底是说明这个共产党治理得好呢?还是更坏?我想这个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民主抗争少不是因为你执政好,而是因为它太坏了,民众不敢去抗争。道理是很简单的。

中国共产党存在那么长时间同我们中国人民也有关系。有人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其实不然,为什么同一民族的南北朝鲜的差距如此之大?所以这话倒过来说可能更对,那就是:“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南北朝鲜在50年后,两国人民现在如此之不同。”我相信北朝鲜不会长久地接受共产党这种统治,就象中国人民不喜欢接受共产党一样。

在中共统治下的这样一个不正常的社会,你只有使自己变得也不正常,你才会同它合得来,你才能在那儿生存。你要坚持一个正常的心态,在那个不正常的社会里你就没法生存。所以我们反对共产党,也就是要重新使人心、人性复苏,使人性要重新回归,挽回我们民族的精神和我们民族的灵魂。

〔转载自《大纪元》2004.12.8 〕
《胡平文库》讲演·访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