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今天,2009年4月25日,是11世班禅喇嘛20岁的生日。然而,早在1995年,他6岁之时,就神秘地被失踪了。从此他被称为“全球最年幼的政治犯”,在漫长的14年里受到世界的关注。

他是按照藏传佛教的传统和仪轨,由尊者达赖喇嘛认证的11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1995年5月17日,在尊者达赖喇嘛宣布他为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之后的第三天,这个出生于藏北羌塘草原的儿童被中国政府从家中带走,被永久监禁在无人知道的地方。14年来,国际社会的许多人权组织,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等,多次向中国政府要求释放或探视根敦•确吉尼玛,都被绑架他的中国政府以各种借口拒绝。

14年来,流亡海外的藏人和许多国家的人们,举着根敦•确吉尼玛唯一一张公诸于世的照片,要求中国政府还他自由,然而,已经年满20岁的十一世班禅喇嘛,至今还没有回到他的主寺——扎什伦布,至今还不能与亲人团聚,至今还不能回到他的信众当中。西藏宗教的第二大领袖,藏北羌塘草原一户普通人家的孩子,一个活生生的人,整整14年来,就这么公然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而世界却似乎一直都莫可奈何!最近,有传言说他已在如同人间蒸发的囚禁中病故(http://www.corriere.it/esteri/09_aprile_20/panchen_lama_vero_del_corona_4dbaa8e2-2d82-11de-b92c-00144f02aabc.shtml),可是,我们无法确定这个传言真实与否,惟有揪心的痛楚与无比的思念……

无论如何,今天是他20岁的生日。在漫长的失踪岁月里,他从一个儿童的年纪长到了一个青年的年纪,然而我们却不知他身在何处,甚至不知道他的生死,这对于遍及多卫康藏地以及境外藏地所有虔信他的藏人而言,可谓哀莫大焉!而将他与世隔绝地囚禁已经14年的那个政权,究竟何年何月何日,才肯给藏人一个明确的答案呢?才肯将11世班禅喇嘛还给藏人呢?

我曾在1995年和2005年,写过关于班禅喇嘛的两首诗。一首写于1995年12月的一天,当天我原来的单位——西藏文联召开大会传达有关新班禅被确立的文件,于是我当场写下这首诗。一首写于2005年10月的一天,刚读完英国一位女记者写的《寻找班禅喇嘛》一书,于是写下这首诗。这两首诗被A.E.Clark 先生译为英文。在这里一并贴出,以示对11世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的深深纪念。

十二月

1、
听哪,大谎就要弥天
林中的小鸟就要落下两只
他说:西藏,西藏,正在幸福

愤怒的女孩不节食
遍地的袈裟也在变色
他们说:为了保住这条命

但那一个,啊!
滚烫的血液,滚烫的血液
谁在来世放声恸哭?

2、
乌云!崩溃!
这是我此刻的幻象

我也知道,此刻沉默
就永远沉默

千万张拉长的脸啊
请敞开心扉

那颜色尤为绛红的人
牺牲一次

因为生命之树常青
灵魂,就是灵魂

3、
更大的挫折!
万木从未有过的凋零
小人物噤若寒蝉

那样合拢的双手
却被生生斩断
要填满鹰犬的胃

啊,一串无形的念珠
谁有资格,从肮脏的
尘世,毅然拾起?

1995-12,拉萨

班禅喇嘛

如果时间可以抹煞谎言,
十年是否足够?
一个儿童长成聪颖少年,
却像一只鹦鹉,喃喃学舌,
那是乞求主子欢心的说辞!

另一个儿童,他在哪里?
他手腕上与生俱来的伤痕,
是他的前世,在更早的十年
在北京某个暗无天日的牢房,
被一付手铐,紧紧地捆缚。
而今,渺无音讯的儿童,
是否已经遍体鳞伤?!

如果黑暗有九重,
他和他,身陷的是第几重?
如果光明有九重,
他和他,神往的是第几重?
也许就在黑暗与光明的每一重
他在身陷着,他在神往着……

贡觉松!如此颠倒的人世间,
怎样的无常之苦,
竟在班禅喇嘛的身上轮回示现!

(贡觉松:佛法僧三宝)
2005-10-12,北京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4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