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谁是河南艾滋病肆虐的首恶

Share on Google+

当今中国谁最有权,当然是党的一把手。党是决策首脑,政府是执行机构,河南发生艾滋病20多年,谁是罪魁祸首,为何迄今无人负责。下述文章涉及这个问题。

河南省艾滋病起源于-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掀起经济开放发展热潮。

河南省新上任的卫生厅长刘全喜在河南省大力推行了个世界独一无二的‘“血浆液经济’”,因这项工作投资小,见钱快,血站遍布全省,许多地方连妇幼保健院、工会,、妇联,、人大,、政协、,部队、文艺团体都要掺乎,民间血站更是星火燎原,蔚为壮观。许多官员尤其卫生系统首长们得天独厚资源在手,自己,家人办的血站那是风生水起,财源滚滚而来。

血站低成本投入,流程缺如,设备简陋,管理空置,灾难不可避免的降临了。

艾滋病魔在这片多灾多难的大地上,进入一个没有任何障碍的通道,在人为的制造了这么一个个体与个体,通过血与血的连接,构成的一个无法测算的互相连接的巨大群体,横冲直撞肆虐起来。如核弹引爆时的链式反应极速播散开来,造成了中原人类历史上人为的生物学灾难。

也可能是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人为的生物学灾难!

病程潜伏期时间长,这帮官员商人,数着这极易得来的票子,不断把这灾难推向更广更深的范围。

1995-1996年代中期,渡过潜伏期的无辜的卖血贫民的艾滋病逐渐开始发作和死亡逐渐开始发病了,输血感染者己在大地出现,其病人为数更多、切很分散。这帮灾难的制造者,不是动作起来,制止这灾难肆虐,而是千方百计掩饰,对泄漏出来的信息极力封锁,打压揭秘者,打击、开除周口王淑平等工作人员,甚至对披露消息的有关人员专家甚至抓捕判刑。

这已经超出了河南省卫生厅所能掌控的局面,首要的是河南省的首脑,国家一些威权,宣传部门的首脑,他们沆瀣一气,上下互动,动用了国家所有资源——卫生,、防疫,、公安,、宣传,、教育,、外交、,国安等等,极力封杀。具体指挥协调是一个维稳权力机构,党直接掌控的部门。和主要工作是生产,经济的政府部门关系不大。

更为恶劣的是1995,1996年代中期,感染艾滋病病毒者开始发病,他们除了封锁,并没有进行严格的疫情控制,血液制品管控,艾滋病疫情还在蔓延,罪恶继续深化。

也就是说,河南省卫生厅领导官员和商人勾结,甚至其家族人员及有关势力者齐上阵,在利益驱动干下了一件滔天大罪。

而河南省的首脑,及后来官至常委的大佬们,怕被追究责任,被这帮家伙们从政治,人格上绑架挟持,动用国家机器,操控维稳机构与他们一起作恶,扩展了艾滋病疫情,并越陷越深,并发生责任倒置,成为首恶。

整个事件的进展脉络表明,刘全喜,李长春是首恶,河南艾滋病疫情发生,蔓延就在他们主政期间。

1998年,李长春调任广东省委书记,马忠臣接任河南省书记。当年世界金融经济危机波及国内,河南三星公司资金链断裂,非法集资问题暴露,李长春夫妇与之关联的贪腐问题也显露。马忠臣在处理这些问题时,触及李长春在河南省许多问题。岂不知,因李长春早年出卖乔石,投靠江氏集团,并成为江氏集团核心分子,这个集团反手抓住马忠臣一些问题,几乎把马搞死,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免牢狱之苦。他在河南省委书记任上只干了惶惶不安的两年,就被调离,弄到京城就近安置。李长春夫妇也得以逃脱贪腐问题被揭示天下之危局,继续在他作恶的路上狂奔。

1996年4月7日高耀洁在外医院会诊时、发现一例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病人输的是医院血库的血,她意识到问题严重。从此,她前后开始关注艾滋病疫情,并开始了走访艾滋村,自费印刷防艾书藉及宣传资料,无赏发往全国各地,演讲防艾知识,救治助病人及艾滋孤儿等许多工作,(2002年引进香港智行基金会杜聪参于救助孤儿的工作,因他是孙中山先生的亲戚,十几年救了两万多名艾滋孤儿,未被遭阻止)其他人已经开始受到有组织的打压封锁。

李长春离开河南,马忠臣1998年出任河南省书记后,对高耀洁所开展的防艾工作管控打压情况还不是特别严厉,许多媒体来采访,各大学对她还是开放讲座的,原单位也有所支持,如下乡走访艾滋病村,她的原单位领导李真曾经派人派车随同她下乡搞调查。

真正公开严厉打压封锁艾滋病疫情,是2000年陈奎元做河南省书记,事实求实讲,他初到河南,对调查处理艾滋病灾难做了些部署,工作。但已是政治局委员,又是江系核心成员的李长春他们为了掩盖这起民族性人为灾难,动用所有国家机器,给揭露艾滋病疫情者谎忸的戴上反华,反党这些吓人的罪名。陈奎元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失灭良知迅即转身,密切配合江、-李、-刘罪恶系统把恶做到极致,不顾公理公开严厉打击封锁高耀洁。在一次全省专门会议上,党的维稳权力机构把有关部门,、卫生,、教育,、防疫,、公检法司,等集合一起,刘全喜在会议上咆哮宣称‘“高耀洁配合国外反华势力恶毒攻击中国’”,杀气腾腾要严厉打击。以后召开多次会议,形成决议,并部署实施:其中除对她本人进行打压外,有对报道她披露艾滋病事情,宣讲艾滋病防治的媒体进行整治,有人为此受到处分,丢乌纱帽。后来事情逐步升级,展开了对高耀洁一系列打压、国宝围楼,厅级高官入室,公然禁止她出国领奖等,安全威胁事情发生了。

陈奎元主政河南是高耀洁教授女士一生最黑暗阶段之一。因为她的一切工作都被打上反华行为。整个河南,各行各业人士都对她避之不及,那时人们,、思想,、理论界人士都没关注这件事情,她一个人面对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强大,拥有各种资源的怪兽,她是那么孤独,可怜!犹如唐吉可德大战风车般不可思意,现在让人想象那个局面,都不寒而栗。

2003年,萨斯疫情骤起,全国一片狼藉,本年度初李克强由河南省长转任河南省书记,中央胡温主政(李长春的大老板江年前离任总书记),和萨斯折腾了大半年,10月份萨斯危情渐收。艾滋病疫情加重,病人上访省、市、北京,胡温他们总算想起还有被迫承认艾滋病这个恶魔还在河南肆虐,经过种种各方势力博弈,2003年末期吴仪付总理亲赴河南视察艾滋病疫情,郑州,12月18日在郑州接见并单独唔谈高耀洁,后者2004年被授予‘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奖。(河南宣传部部长孔玉芳三次赴北京反对,没有成功)国内官方不得不正面评价高耀洁的工作,不再公开讲她是反华势力了。

但那个大魔头——李长春已由广东省委书记转晋政治局常委,并把持宣传要津,通过河南省常委——主抓宣传的孔玉芳继续打压封锁高耀洁,经常动用国安人员围堵她的住宅,演讲厅驱离听众人群。掩盖他及他们集团的罪恶。为此他们把早在90年代积极参与他们开办血站,当时任漯河卫生局长的刘学州推上河南省卫生厅长位置,替他们把守河南省卫生大门,继续掩盖其罪恶。期间2004年接任李克强河南省书记的徐光春书记,为他们立下了汗马功劳,据说徐光春书记是靠给江氏拍照片从新华社起步的,他的外号叫“徐光吹”他专会吹牛,还会卖官,这是河南岀了名的。渊源颇深的李长春大人总是能掌控河南省的局面。

客观讲,李克强1998年到河南,他并不负责维稳事情,省长就是抓生产经济。2003年初,升任书记做一把手就遇到萨斯爆发,忙了大半年,2003年底至2004年大规模布局防治艾滋病,但也在2004年底离开了河南省。在河南期间,2004年2月23日曾找高耀洁曾当面和他谈过艾滋病疫情及防治、艾滋孤儿等问题,他也做了一些工作,但这是在中央因萨斯流行引起对艾滋病重视之后发生的,作为河南省的二把手,不负主要责任,但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反倒是李长春,河南艾滋病引爆,流行时,他是这里的一把手。封锁消息最严峻是那个陈奎元书记,他回北京就任社科院院长的表现大家都熟知,他和江氏,李长春渊源甚深,他在河南最卖力打压高耀洁。

徐光春书记是个人格有缺陷的人物,他说的好听,不作实事己出了名,外号:徐光吹,一切靠吹来完成,他献媚于江氏,服务于李长春-中央政治局常委大人。

不得不提到的一个人物,河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孔玉芳,她的学历是假的。咋说她呢!河南社会都知道一件匪夷所思的传闻:孔公然宣称她在河南团系工作,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和胡锦涛胡总书记有一腿,但有人考证,她提供的时间节点,两人不应该有交集。就是这个品格低下的女人掌控河南省宣传部门有10年,打压高耀洁教授女士除了强力部门,在宣传口就是她孔玉芳在力推执行。孔玉芳,李长春,陈奎元,徐光春上下互动,主导了一系列事情的发生,这笔累累的血债,何时才能讨还。

刘全喜,携同刘学周等一帮河南省卫生系统的败类,揭开了潘多拉盒子。艾滋病在河南省肆虐了多少年,杀害死了多少万人,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抽象数字,而是一串串真实的姓名和面孔,一幅幅惨不忍睹的场面,一声声绝望的哭声,和一片片连绵不断的新坟,完全可以证实艾滋病灾难的疫情·····

灾情远比全国其它省份严重。后来,国家为控制艾滋病投入了天文数字的资金,刘氏罪恶团体为私利造下的罪孽,让全国人民买单。李长春,陈奎元,孔玉芳等极力掩盖封锁,造成灾祸延续,罪不容恕。

但迟至今日,没有任何人负责更无人接受处罚,诡异之极。

人类正义审判的缺失,就是最大的不公。

人们不会忘记他们的!

历史也不会忘记他们的!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Wednesday,February 28,2018

阅读次数:3,8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