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6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预料之中与预料之外》已经介绍了终于出笼的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名单中,还有一位杨传堂也和夏宝龙一样是在十九大上没有被安排继任中央委员的。如果说夏宝龙没有进入十九届中委名单,是因为他的年龄原因,十九大开完即年满六十五岁,但一九五四年出生,十九大召开时才满六十三岁的杨传堂没有连任中委似乎也不合“惯例”。当年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间的杨传堂被从中央候补委员中递补进入十六届中委,所以到十九大召开之前,他已经是连任了两届半中委。

说起来,这位杨传堂二十五年前即已经官至副省部级,职务是当时的山东省委常委,援藏一段时间后调升青海省长是二零零三年初的事情,十五年的时间在多个正省部级岗位轮换之后才满六十三岁,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应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之所以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即把他杨传堂的交通部长职务免去,任命了李鹏儿子李小鹏,说到底就是为了让李小鹏能够顺利进入十九届中央委员会。而当时把杨传堂继续留在交通部,让他专任部党组书记,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杨传堂在一个具体职务上等待十三届全国政协会议的召开。继而没有在十九大上安排他连任中央委员,同样也是为了给李小鹏腾位置的考虑。因为国务院各部都是只有一个中央委员名额。

如果说夏宝龙被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全都是因为当今圣上习近平“念旧”而“鸡犬升天”的话,比夏宝龙还年轻几岁的杨川堂如果不是当年因突发性脑溢血被从西藏送回北京抢救,捡回性命之后长时期不能回到一线岗位工作,如今他的官职肯定不止是区区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这位杨传堂如今进入全国政协副主席序列之后,当届政协副主席里就有两名前任西藏自治区委书记了。

2005年11月28日,中共新华社曾发布一则报道:中共中央日前决定由张庆黎代理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此前,张庆黎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常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

这条消息发布后,即有外界媒体报道说:原西藏书记杨传堂被视为中共政坛明日之星,今年9月传出脑溢血重度昏迷,中央派专机紧急接往北京就医,已稳住病情。消息称,杨可能因过劳导致脑溢血。

说起来,杨传堂和张庆黎双双都是山东省出来的援外干部,胡锦涛时代中共官场上有句顺口溜叫“干部去过西藏,升官当仁不让;干部去过新西兰,日后升官不畏难”。从胡锦涛往后,历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一把手,除了现在还在职的吴英杰,胡锦涛后面的六任全都先后进了中央。

杨传堂1993年即官至副省部级,升任山东省委常委才一个月即被接受援藏任务,西藏政治区党委常委兼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同时四川调去的郭金龙则出任自治区委副书记,此时的区委书记是1992年接替胡锦涛的陈奎元,日后的胡锦涛成为政治局常委、总书记,陈奎元则被胡锦涛犒赏了一个副国级,在十和十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上连任两届副主席。

陈奎元在西藏坚持到2000年,也和胡锦涛一样因为严重高原反应导致心脏病而被调回内地,改任河南省委书记。接替陈奎元的是郭金龙,而比郭金龙年轻七岁的杨传堂则接替了郭金龙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的岗位。

2002年召开十六大时,郭金龙和杨传堂双双入选“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不幸的是,郭金龙因为是在位一把手,所以顺利当选,而杨传堂虽然已经被在十六大之后就晋升正省部级,但却因为十六大召开时暂时还是副省部级,所以被党代表们差额进了候补中委。

当时在十六大上党内高层希望当选中央委员但事实上落选不得不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有:已经内定为西藏自治区委书记接班人选的时任西藏自治区委常务副书记杨传堂;已经内定接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时江苏省委副书记兼南京市委书记李源潮;已经内定为河南省长的时任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成玉;已经内定晋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时任军区参谋长朱文泉;已经内定出任中联部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时任中联部副部长王家瑞;已经定内升任海军司令员的时任海军副司令员张定发,以及时任副总参谋长熊光楷和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另外两位被差额掉的就是邓小平和陈云的两大公子。而无论是邓朴方还是陈元,当时都是以正部级负责人身份进入大会主席团,如此安排的目的代有强烈的暗示性但党代表们终究还是不买账。

如上在十六大上被差额进候补中委的人,杨传堂得票最高,所以才在十七大召开前被递补进入中委。

讽刺的是,如上这些在十六届中委选举过程中被差额掉的十个人里,有一半日后都出任副国级领导人,其中李源潮如今已经从政治局委员和国家副主席位置上退休,另外四人杨传堂是刚刚担任政协副主席,王家瑞和陈元以及邓朴方都是卸任政协副主席。

杨传堂在十六上被差额进候补中委名单后不久即调任青海省长,继而又奉命返藏,接替郭金龙自治区党委一把手职务,调后内地的郭金龙日后从安徽省委一把手升任北京市长、市委书记并因此进入中央政治局,直到十九大退休。

回到西藏之后的杨传堂如果不是因为突发脑溢血被送回北京治病,那么留在西藏坚持到2007年十七大召开时和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一同进入中央政治局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五年前比杨传堂早担任一届政协副主席,如今在新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已经排名第一的张庆黎可谓后来居上。他虽然比杨传堂年长七岁,但当年晋升副省部级的时间却比杨传堂晚整整五年,1998年才被从山东省的地市级领导岗位升任甘肃省省委常委,但过了仅仅一年时间调赴新疆兵团后成为正省部级干部,所以在十六大上能够顺利以新疆兵团一把手身份进入中央委员序列。2005年11月张庆黎被紧急调往西藏顶替杨传堂,五年之后,陈全国又顶替了张庆黎。

张庆黎当年从西藏调至河北省委书记之后,与卢展工均为十七届中央政治局新任委员的候选人,但在最后一轮“比选”过程中,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王歧山等人上位,张庆黎、卢展工都被比了下去,这就是为什么让他们继续留在正省部级岗位又坚持了五年之后,于五年前的十二届全国政协会议上分别给他们两人一人犒赏了一个副国级职位。五后后的今天,因为他们未到退休年龄,所以又能连任一届政协副主席。

张庆黎当年从西藏调回内地是与时任河北省长,原准备就地提拔为河北省委书记职务的陈全国互换。而陈全国调赴西藏之后也是坚持了五年时间即调赴新疆接替了张春贤,如今已经以新疆自治区委书记身份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至此,自胡锦涛以西藏自治区委书记身份直接跃升中央政治局常委继而成为两届中央总书记之后,历任西藏自治区委书记陈奎元、郭金龙、杨传堂、张庆黎、陈全国全都升任了副国级职务。另外,如今已经是两届政治委员的胡春华,本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第一副书记杨晓渡当年也都是援藏干部,在西藏担任过一段副省部级职务之后调回内地进一步高升的。

当然,通过志愿援藏达到仕途晋升目者也不是全都飞黄腾达了,比如十九大之前被习近平下令从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位置上撤换的秦宜智。

1965年12月出生的秦宜智早年曾在攀钢(集团)公司和四川省工作,2005年调西藏自治区任主席助理,后历任政府副主席、拉萨市委书记、自治区党委常委、政府常务副主席,2013年3月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如果当年不是误入团中央的话,这位秦宜智如今的仕途肯定也是步前述六人的后尘,官至“党和国家领导人”了。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