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春天沉默着,不说话
因为春天要说的话
大地上,那些返青的麦苗
已经替它说了
田野中,那些鲜艳的花儿
已经替它说了
山脚下,那条奔流的小溪
已经替它说了
哦,那天你也没有说话
因为你要说的话
你羞红的脸庞
已经替你说了

《向思想深处走去》

向思想深处走去
不用说
陪伴我的
只有痛苦与寂寞
我只想,在路边
那冷峻的崖壁上
刻上这样的字句:
“今天,我来过了!”
用来提醒后人

《通缉令》

发一道红色通缉令
围剿我离经叛道的思想
为什么要爱那个人?
在世界已经失去爱的时候
为什么要做那个梦?
梦见那蔚蓝色的诱惑
为什么要走那条路?
是怕大路上的人多吗?
还是想到了远方的草原
确信,三月到了
那里的野菊花已经开了

《距离》

不想在高处俯视你
可你却站在了低洼的地方
也许,对此,你不以为然
可我却在想着你的不以为然
我还在想
春天就要到了
山野中,那些树墩子是否会发出新芽
哦,那一天到来时
你只会看到一个呆呆的我
而我的灵魂却要在天地间飘荡

《证明自己》

有一天,所有的人都要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那天没有出门
证明自己,只会笑,不会哭泣
证明自己,身体是光洁的,没有隐藏的疤痕
于是,大家一起脱光衣服,互相检查
哦,那一刻
我还是在我的心底,读出了罪恶的念头
不想飘起来,却想有飘起来的感觉
我想让我身体的沉重,直接连着
我灵魂上的轻盈

《梦里回家》

在睡梦中产生了一个念头:回家
却不知家在何处
不再是那个村庄
不再是那座城市
对!是那个人
可那个人却早已把我遗忘
也许,我的家就是流浪
心动与心痛的感觉
也许,我的家就像那飘飞的云雾
我向前方扑过去
“抓住你啦,终于抓住你啦!”
我兴奋地尖叫着
可打开双手时,却发现
我两手空空

《将夏天劈成两半》

拿一把金色的斧头
将夏天劈成两半
一半归于春天
一半交给秋天
让娇艳直接与成熟相连
让一粒种子转瞬间就变作千百粒种子
只是不要说
我曾经在海中游泳
也不要再提起那一天
那天,我一个人在戈壁滩中跋涉
头顶上,骄阳似火

《习惯于凝重》

习惯于凝重
不想轻浮
可在我还没有拒绝世界之前
世界却先拒绝了我
如今,我不再坐在石头上托着下颚思考
花园里的那条小径上也长满了杂草
小径边,花无声地开了,寂寞地落了
梦永远是梦,与理想无关
举起右手时,我用拳头握住的
也不再是庄严
而是几滴虚幻的眼泪
只是,有时,我还会叹息:
我,因何而来?为何而去?

《甜蜜的世界》

想象着你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
我相信,那一定很美
因为你梦见了那个甜蜜的世界
因为,那个世界中,有我

《几十年不见了》

几十年不见了
不知话从何说起
年轻时的故事已模糊
背景却依然清晰
说说那时的时装
说说那时的发型
就说那时的这条街,不足百米
街中心只有一家小小的杂货店
不说时,就不停地喝茶
手握紧,又松开
二郎腿翘起来,又放下
还是当年那幅拘谨的模样
只是,心里明白
茶水喝得太多了
今晚,我肯定会失眠

《循循善诱》

循循善诱,与情色无关
也不要扶正我的肩膀
我要斜着眼睛看世界
对天,直接说出我的心愿
不要让我长大
我要变小
不要让我坚强
我要柔软
不要让我的心变硬
让我也会在感动中哭泣
啊,神答应了,全答应了!
那一刻
天很蓝,阳光很暖

《毅然决然》

我总是问自己的双脚,我该怎样
却不敢问我的心,我要怎样
甚至,有时,我不敢走出家门
因为门外等待着我的全是错误
我不敢惹,也说不清楚
可是,那天夜晚
我还是毅然决然地拿起了放在床边的电话
一个个按那些熟悉的号码
空气紧张地令人窒息

《不要说那个画面中没有你》

不要说那个画面中没有你
你就在那座山的后面
你就在那片云中
你就在那枝含苞欲放的玫瑰花的花心里
因为我已经听到了你的声音
从那个画面中传出来

那一天,我想用华丽的包装
包裹住你的转瞬即逝
可是,最后,你还是走了

2018-03-27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