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峭岭:前四张是为了人的尊严和生命抗争的前辈,向她们致敬……

前辈与年龄无关,与坚韧的程度有关。一提到坚韧,必然与时间相连。她们没有高言大志,只有简单的信念:为了给亲人寻找到公义,把自己的生命都豁了出去。这本身就是公义的彰显了。一念至此,热泪盈睫。

709还有一位王全璋,他的妻子李文足(第五张)坚持了快1000天了。这近三年来,她起诉了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公安局,巴东县公安局,共青团中央,环球时报……控告了天津二中院、二分检,公安部……信息公开了天津第二看守所……与709家属们一起寄出了三百多封控告信,去最高司法机关24次……她被抓进派出所七八次,被拖拽,被撞伤……我们不知道还要坚持多久,但知道不能放弃。

今天我们若放弃自己的丈夫,明日我们会愧对儿女的质疑……我们无法打开监狱的大门,救出来自己的亲人。但我们必不停止呼吁,不停止控告,不停止一切我们能做的!

王峭岭

2018年3月20日

截图1 截图2 截图3 截图4 截图5 截图6 李文足

王峭岭:要说709这近三年的时间,李文足是在法律程序上进入最多的——谁叫她被抹黑的最多。她在天津二中院举牌要求释放709家属刘二敏的镜头,被多个部门公布的视频采用。最狠的一次是被抹成“颜色革命”者。她看了视频,问我:“姐,啥叫颜色革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