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毕康:任期制与政治文明的思考

邓聿文先生在今年三月二日的《联合早报》上发表“任期制与政治文明”,他如是阐述了政治文明与任期制的关联,这篇文章发人深思,不禁让我想起了美国制宪会议上关于总统任期制及总统是否在任期内得到弹劾的辩论与最终达成的宪法动议。 周日,执政党的权力机构在向中国的国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的修宪建议中扔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将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两届任期限制取消。此举为习近平在2023年到期后继续执政扫清了宪法...

宋鲁郑:西方过于主观 中共不会打破任期制

宋鲁郑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2017年10月31日 中共新一届常委一经产生,立即震动全球。因为这份名单打破了执政党长达二十多年的惯例:没有下一代领导人入常。西方立即解读为中共的任期制将不复存在,集体领导倒退回一人决策,中国将进入新的政治不确定期甚至动荡期。 应该说,西方的结论过于主观。中国政治体制正处于发展演变期,出现不同于往的变化实属正常,不应过度解读。而且过去下一代领导人提前五年进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