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社会主义乌托邦“基布兹”的诞生与演变

  犹太人获得土地并非巧取豪夺 我两次到以色列旅游,第一次到过死海和内盖夫沙漠,对这个中东国家的少雨和乾旱,印象非常深刻,因此待我第二次2011年中国春节旧地重游,来到以色列北方加利利地区,见到这片土地的丰润丶富饶和生机勃勃着实让我吃惊不小。 其实,除了一年四季都很乾燥的死海地区和内盖夫沙漠,以色列在冬天时候不是没有降雨,只是雨量较小,而且下得不是时候。和我们中国夏天潮湿多雨,冬天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