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回忆与思考(诗五首)

当人民从干酪上站起 歌声,省略了革命的血腥 八月像一张残忍的弓 恶毒的儿子走出农舍 携带着烟草和干燥的喉咙 牲口被蒙上了野蛮的眼罩 屁股上挂着发黑的尸体像肿大的鼓 直到篱笆后面的牺牲也渐渐模糊 远远地,又开来冒烟的队伍…… 1972 无题 一个阶级的血流尽了 一个阶级的箭手仍在发射 那空漠的没有灵感的天空 那阴魂萦绕的古旧的中国的梦 当那枚灰色的变质的月亮 从荒漠的历史边际升起 在这座漆黑的空空...

雪迪:决不是因为不再爱

——评多多的诗集《里程》 “我爱你 我永不收回去” 孤独、悲愤,心灵中积满黑暗与爱情,一个诗人,在中国贫瘠、哀伤的国土上行走。前方是黑暗,身后的田野,人群翻滚。 一九八 九年四月一个夜晚,我读完多多的《里程》。当我合上被划乱的诗集,我的两眼流出泪水。 一个诗人,有着深深的绝望。置身人类,我们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堕落,心中有着多么强烈的愿望!“窗外天空洁净呀/匣内思想辉煌”。“快好好地好好地/贴一下我...

周舵:当年最好的朋友——记诗人多多

2018-03-29 周舵 新三届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 周舵,独立学者、自由撰稿人,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专业,原北京大学社会学研究所研究人员、北京四通集团公司高管、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原题 当年最好的朋友 西谚云:“要想失去你的朋友,你就借钱给他。”其实还有比这更糟的。你只须写一篇回忆录之类的文字拿去发表。 “朋友”的含义,照一般国人的理解,就是自认为有权向你要求最惠国待遇的那些...